top of page

一起之后



我坐在副驾驶,车后座太脏了,小孩子吃过的零食渣掉在车垫子里,还有一只童鞋。 “有时间收拾一下吧。那是你姑妈的孙子,你还记得吗?你那个表姐,她生的小孩。你和你表姐小时候经常一起玩的。” “不记得。”我说。

其实我记得。我爸坐在驾驶座,手掌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躲了他一下,又回头看了一眼后座,看到那只踩变形的鞋子就再不想看下去了。 我爸把车子开出去了,我从后视镜里第三次看到那只鞋子,说:“这是我的车。”我爸哈哈笑了几下,还在给他姐姐我姑妈打掩护。我爸说没办法了,公司临时有事连我的车都借出去用,答应好带她的孩子出去玩一天的。你姑妈经济水平不比我们,能省的车费还是省一下吧。最开始商量的时候你不也同意了吗?我说我是同意了,但我不知道她的孩子这么没教养,这是我的车,凭什么弄的这么脏? 我爸沉默下来。

他今天来接我去吃饭局,桌上有一些什么什么的老板,是我未来实习公司的负责人。因为今年的疫情我没能参加英国高考,学校给出的评估成绩我很不满意,分值不漂亮,报不上什么好大学。我爸让我先回国,找个单位边实习边复习,届时再回英国考试。但我只是高中毕业生,什么单位要我,还得看我爸的手腕到什么程度。 最开始,我爸希望我到他的公司实习,我没看上。后来说让我到ZA广告部,做广告设计,和我的专业对口。我拒绝了。我不喜欢ZA。

ZA这个地方,给我的印象并不好。我爸把车开到酒店楼下,发了条消息给我。一条洗车行的预约订单。 “你去洗车,这周末。开销都记在我的帐上吧,报我的手机号,爸是会员。” 我爸走到副驾驶这边撑着车门等我下车,我从车里钻出来,身高几乎要和他持平。我爸把车门关上,我还看着他,他突然在我后背拍了一巴掌,背挺直,我爸说,小年轻不要驼背。 他一巴掌没有轻重,走到酒店门前我的后背都还在疼。我和我爸走进酒店的旋转门,他在嘱咐前台龙虾要两只最大的时,我跟在他身后,我说我有钱,你不用替我预约。 有什么钱,我爸说,凭你卖画儿的钱呀?我爸玩味地对我摇头:“这次是爸爸不对。应该考虑到你的个人想法,这个洗车钱就当作是我在赔礼道歉了,好吗?” 我爸表现的很诚恳,他应该也是这么哄过闵玧其的。他带我坐电梯,预约的包厢在十三楼,我们是最先到的。 来的太早了,我说,包厢一边是餐桌一边是沙发茶几,我把外套脱了,整个人摔进沙发里,我爸说脱鞋,要上沙发就要脱鞋。哦,我习惯了,我回答他,把鞋子脱掉,露出里面的黑色小熊袜子。 你最近......我爸看着我的袜子有些迟疑,我抬起一只脚给他看。 女朋友送的,她的是棕色。 我爸听完之后点点头,问她是哪里人呀,我说也是韩国人,我们一个学校的。我爸又问我谈多久了,我说三年,今年是我们的第四年。他这才很夸张地说四年前你才十五岁,我说对,十五岁,我和你们说过。 “是说过,”我爸也把外套脱下来挂到衣帽架上,“没想到还是她。” 我说:“我想和她结婚。” 我从沙发上坐起来,盘着腿面对我爸。我爸说好啊,没问题。 “我现在就想和她结婚。” 我爸这回不说好了。 他两手抱在胸前,一只脚在点地面。过了一会儿他说:“你还是有些冲动。” 我顶上去:“你也是大学毕业就和闵玧其结了婚的。” 我爸说:“住哪里呢?” “租房子。” “没有房子的话,人家才不会和你结婚。” 我满不以为然:“你不也没房子?” 我爸回答我:“因为我们都是成年人,你爷爷给了我房子。” “我也是成年人。” “在韩国你还没有。” “那我们就在国外结婚。” 我爸笑了一声,认命一样地点头:“你的确是我闺女。” 我也嘿嘿了几下,我说我开玩笑的。不过我真的想过要和她结婚,不是现在就是将来。我爸说那你要努力工作才行啊,你要努力工作,让你婆婆至少没办法从这方面挑刺,要给她房子车子,等你有把握做到这些再说结婚吧。 那车就是我自己买的,我说。我爸从他的口袋里掏出我的车钥匙,拿在耳边晃了晃:十几万的车里面还有爸的补贴,田一南,你认真的?我又说这是我们的婚姻,她家里人的态度没有她的意愿重要。我爸摇了摇头,不一样。曾经他和闵玧其也是这么认为的。我说我知道奶奶不喜欢闵玧其,可那是你爸妈,又不是天下的婆婆都和奶奶一样。 欸,我爸嗔怪了一下,怎么说话的。 我撇了撇嘴。他不会训我。

奶奶对闵玧其不好,我爸和我一直都清楚。田弈北也明白,但总归不比我的感受强烈。因为我是女的,生下来的小孩不姓田,不过还好,我很早就出去读书了,因此矛盾少了很多。 我爸问我卡里还有钱吗,我说有,够用,问我有想买的衣服包包吗,我说都买过了,不用操心。我爸哦了声,问我买的什么包,我说是网购二十块一个的包,黑色的,有很多链条。 嗯.....好吧。我爸说,显得有些无奈。他说完我听到门外有脚步声,看来是人到了。 我很快穿好鞋子站起,跟我爸一起走到门边。那脚步声果然是往这里来的,包厢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一名中年男子。大约四十多岁的年龄,那是我爸的合作伙伴。后面又陆续进来一些人,我爸领着我认人,叫叔叔伯伯好,具体都姓什么,我没怎么记清楚。

但我记得,大家在餐桌落座后,坐在我爸身边的男人,就是第一个进门的男人,比我爸高,精瘦无比,有些秃顶,总习惯性地摸头理头发。起先他坐我旁边,我爸冲我打手势叫我让位置,说他要和这个老板叙叙旧,我就移到我爸爸旁边。席间聊了客套话,事实上,替我找个实习单位是次要的,谈下来一桩合作项目,这才是主要目的。 亚洲人的酒桌让我很头疼,我不大习惯,找了个去卫生间的借口偷溜。我真去卫生间了,回来之后我又在包厢门边站了会儿,瘦男人这时候也从包厢里走出来,见我站在门边,他很是惊喜的样子,问我怎么不进去,我说包厢里太闷了,我呼吸几口新鲜空气。 他走过来,很快把我上下打量一遍。我被他看的发毛,他伸手像今天我爸拍我肩膀一样捏住我的肩膀,好像我是块儿什么肥皂似的用他的手掌心上下搓我。我立刻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我恶心透了,也很生气。我爸,田柾国,他要我在这种人的公司里实习吗? 我把他的手拨掉,稍微颔首就逃进包厢里。那男的过了一会儿才回来。 我爸见我出去之后脸色突然变好差,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讲完我的事就快点放我回去吧,我还要复习。我爸笑着说是不是着急约会啊,我说不是,别瞎猜了。 他点点头,很大的手掌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背。我爸说:其实我呢,今天也有私人的事.....把来龙去脉讲了一通,又把我画的画拿出来看,尽管用人就行,不用迁就她。 瘦男人对这件事很感兴趣。他替我倒了红酒,把自己的杯子一举,绕过我爸走到了我身边。我的位置正靠墙壁死角处,他举杯,说:这件事情叔叔帮定了!明天就可以来公司上班......哦,还不行,后天吧。我要给你准备一张员工卡,今天回家把你的照片发给叔叔,叔叔替你做张卡出来。全首尔除了ZA找不到第二家叔叔这里这么好的广告公司了!况且你看,你爸爸和我又是这么好的合作伙伴,放到别的地方我们都不放心...就这么办! 介于刚刚门外那件事我不知道该如何表情面对,但他很澎湃,一口气干了红酒。 按理来说我也得干,但那酒我没喝,转身泼了出去。

别动我,你经常性骚扰女员工吗? 他是被我戳破了但依然装出很无辜的样子,我说你刚刚搂我的腰,我有女友,请你尊重我。他立刻很愤怒地说自己怎么会做那种事,我问他刚刚在包厢门外也是这个意思吧,可我看不上年龄太大的。年龄大的都不怎么行。 他气坏了,冲过来就要挥拳。这个时候,我爸爸——田柾国,他抓着他的后领将那男人摔在地上,其他老板也都冲出来劝架拉人。 妈的,田柾国冲着他骂脏话,声音很大。 我很少听到田柾国骂脏话,大多是闵玧其骂他。随后服务生们也冲进来拉人,那瘦子挨了田柾国几拳给人架出去了,老板们就围着我爸劝话。 田柾国说实在对不住,今天失态了,实在不好意思。但大家似乎都没有要怪田柾国的意思。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瘦子是和ZA做对的一家广告公司的副总,平常就有这种毛病。这次算被我打脸了。 他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老板们说要么今天就算了吧,这个气氛实在不好。田柾国又说了几句抱歉,拿上我的和他的外套,带着我从包厢里离开了。





“我不想回家。” 我的车子没油了。点不燃发动机,我爸打电话叫了拖车公司,他和我都不想站在这里等拖车子的来,田柾国想了想,说他酒店里有田柾国的熟人,随后又打了个电话。很快从酒店里出来一名年轻的男服务生,田总,把车钥匙交给我就行。我爸把我的车钥匙交到他手里,我回头看了一眼我的车,车身上溅的泥点,轮胎里也是。我想起来了,她还没坐过我的车。 田柾国说:“不回家我们去哪里啊。”快餐店,我们去KFC。我没吃饱,我爸说好吧,但你别告诉你爸。 闵玧其管的太多了,我说。我用手机查最近的门店地点,和田柾国说这话的时候我在看地图导航,田柾国从我身后走过来用手盖住了我的手机,说:“你不能老是叫他闵玧其。” 我把手机从他手掌下抽出来:“那我叫什么?” “叫他爸。” “我不叫。” 怎么总是提些扫兴的话题呢,这个人,明明知道我和闵玧其的关系不大好,非要提起他吗? 我还在看导航,田柾国别看了,跟我走。 我有些生气:“你知道在哪儿为什么不早说?” “你在手机上查到位置了吗?”田柾国反问我,我说没有,田柾国又说:“附近没有你要吃的那个。这里刚刚拆迁,只留下一家私人馆子,去不去?” 我饿的不行了,我说随便是什么都好,田柾国说:“没有我和你闵爸爸,你还是不行。” 和闵玧其又有什么关系?我嗓门大了,田柾国说好了好了,手掌上下挥,我们去吃饭。

我和我爸坐在餐馆靠角落的位置,馆子里人很多,刚进门看到坐在靠门边的客人桌子上的豚骨拉面,坐在座位上我脑子里还是那碗拉面上撒的葱花。 我爸还在看菜单,我叫服务员先把我的菜上上来。他看了半天也没决定要吃什么,最后只点了一份牛肉铁板烧。 “我很喜欢这个餐馆。”我爸说,这时服务员端来一盘生鲜寿司,说是老板送给老顾客的,我爸道谢之后把寿司推给我又抽了一副筷子给我,说你先吃,我不饿。 他接着说:“闵爸爸......”说到一半被我瞪回去了,立刻改口:“闵玧其。闵玧其怀你的时候也喜欢吃拉面。那个时候我才二十几岁,才和闵玧其结婚不久,时间过的真快。这家店搬家了你也十九岁了,我姑娘明年就是大学生啦。” 我说:“你还是一起吃好了。” 田柾国说:“今天也正好趁这个机会,我想和你说说闵玧其的事。” “今晚我真的很不开心。”我说,“能不能不说?” “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我的拉面上桌了,热腾腾的,白气从我俩之间冒出来。田柾国把筷子扣到桌上:“对我来说呢,到今天这个局面,不是我想要的家。” 我顶回去:“所以就拿我开刀,是吗,还是因为我是你孩子吧。你怎么不给闵玧其下功夫?” 田柾国说:“我不喜欢你的说话方式。你和你朋友或者你女友说话也这样吗?” “不是。” “和我和闵玧其的时候为什么态度就不一样了呢?” “因为和你们有代沟。” “不是代沟,田一南。”我爸难得对我表情很严肃,“你的成长有些太野了。” 我不同意他这话,把筷子插进面里,说:“是你和闵玧其把我扔到国外的。” “不是我们扔的,你这个小孩......”田柾国叹了一口气,给我的碟子里夹了一块三文鱼寿司,“最开始也是征求了你的意见,闵...玧其问你需不需要陪读,你和我说的“和他在一起不自在”,说这话的是不是你?” “那你怎么不能来陪读呢?” “因为我在忙着还债,田一南。”他的铁板烧上了桌,牛油给烤的火花四溅。田柾国切了一块给我,说:“你知道那个时候我们家的状况。平常你说什么我都觉得是可以包容的,但也希望你懂事一点。” 我不吃了,把筷子放下回他:“我还不懂事吗?从中学开始我就是一个人生活,国外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好。爸你应该不知道晚上睡觉卧室门上要别根铁棍的感觉吧?我在英国,每天只能吃学校的食堂,别人的妈给做便当做午饭,我问谁要?我妈?我妈忙着挣钱呢,这些年来闵玧其想过我没有?” 我动静很大,隔壁桌的看过来了。我爸没有火上浇油,等我把那枚寿司吃掉了他才接着说:“你最开始在国外的花销,都是闵玧其掏的。”

啊..... 我拉的很长,他想打感情牌,我不吃这套。“哪儿来那么多钱。” “对啊。”田柾国说,“你都明白。你们学校一学期将近十万的学费,你的房租,你在国外惹的祸家里花钱找关系给你解决问题的那些钱,都是闵玧其出的。” “我......” 我有些迟疑了。 这些,他从来没和我说过。

田柾国说的很风轻云淡,但那时候,我现在大约知道是我爸的公司项目出了问题,资金没能跟上,差点宣布破产。在那之后,为了给我爸还债,闵玧其的工作就去了大邱。 在大邱的分公司他职位高,能赚的更多。六岁的时候我们把房子卖了和爷爷奶奶一起住。奶奶对我也不太好,田柾国在外面跑业务,每晚还是要回家的,但从六岁开始我几乎没怎么见过闵玧其。十二岁我去了英国,寄宿家庭并不好,他们家的大儿子总欺负我,但我不能说。外公外婆是在我十三岁那年去世的。那一年我们家的情况最差,田柾国被讨债的追上门了,为了不影响他爸他妈只能把田弈北寄养在父母家里,自己出来租房子住。 那么按田柾国的说法,他在那个时候的房租应当也是闵玧其给出的。 我对外公外婆有很深的感情,知道这件事后我偷偷买了机票,之后才知道我不满十六岁,没办法一个人过海关坐飞机。葬礼的时候,田柾国给我拍了视频,我看到他俩躺在两座棺木里,皮肤很僵硬地白着,很多人在哭,我寄宿家庭的女主人比我先哭。她告诉我说Zoe,他们只是到天堂去了,那里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没有疾病和贫穷。我没有打断她。 他们去世了,而我没能参加我最爱的人的葬礼。我哭不出来,到了晚上我缩在被子里,想到我外婆炖的汤,我喜欢吃里面的白萝卜,很有味道,想到这里,眼泪才唰唰地流。

我有些想哭,田柾国说快吃吧,面坨了。又说:“闵玧其一直不让我告诉你。外公外婆去世的那一年,有段时间给你的生活费一下变得很少了,你都还记得吧?”我说我记得,那段时间我还申请了学校的贫困生资助,申请了奖学金,其实都是变向给我的补助。田柾国说:“那段时间,闵玧其都在住院。” “很吓人.....那一年我以为我差点要失去他了。葬礼之后他在饭桌上喝了很多酒,混在一起喝,喝完拉着我说他看见他爸他妈了,站在台子上,说要带他走。我吓坏了,打了好久的车带他去医院,车上闵玧其靠着我流眼泪,很平静地和我说:你为什么不让我和我爸我妈走啊。”然后有一段好长的停顿,我听出来他有些哽咽,但田柾国立刻咽回去了:“对于外公外婆,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但希望你想想我的爱人,田一南,他从那一刻开始就没有爸妈了。” “那是你第一次直面生死,对吗,这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但你很幸运,你还小,即使难过的要死也还有我和闵玧其挡在你面前。我和闵玧其是你面对死亡的最后一道阀门,但是闵玧其没有了,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他的铁板烧不冒热气了,我给他要了一杯水。田柾国接过去一口气喝光,问我能不能喝酒,我说可以,他要了两瓶烧酒,先给我倒上再给他自己倒。我喝了一口,说:“还完债之后,闵玧其为什么不回首尔?” “你不如去问他本人吧。” “我和他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你还是没明白。”田柾国喝的很快又容易上头,我在餐桌下轻轻踢他小腿,少喝点,我说,回家就找闵玧其的骂。田柾国说:“好吧。其实这个问题,我和闵玧其也说过。” 面已经失去了原有的筋道韧性,不吃了,我把碗推到一边,把酒杯摆到我俩中间:“那我也坦白吧。我不喜欢闵玧其居高临上地命令我,像使唤你一样。” “就是这个问题。”田柾国还在吃凉了的牛肉,筷头指向我,“他是个不太会表达的人。其实他很关心你,你问他要钱的时候闵玧其不是也从来不过问你要用钱做什么吗?一是他的确有愧疚,另一个原因,你和他分开的太早太久了,在他的记忆里,你还是那个会叫闵爸爸的田一南,因此对你总是布置任务的相处模式。我觉得,你们应该好好谈谈。” “......好吧。”我还是败下阵来,田柾国今晚太掏心掏肺了,“什么时候?” “等一下回家。” “......” 好吧。






事实上,ZA的金南俊邀请过我去ZA实习。后来我拒绝掉了,因为这件事闵玧其还和我发了火,问我到底想干什么?我什么也没说,就把他晾在那里。 我和我爸还是先走回酒店,我的车已经被拖走。我们让酒店前台帮忙叫计程车,路上我爸一直对着手机在干什么,不知道在和谁发消息。我说你最好别被闵玧其发现和别人聊天,我爸说不敢的,你会和他告状吗? 我也不敢的,我说,下次要钱就不方便了。我爸笑着讲了我几句,下车路过小区附近的便利店的时候我爸又进去买了两根烤肠。快点吃掉啊,我爸说,闵玧其知道我带着你晚上又喝酒又吃夜宵一定会生气。我说那就让他生气好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值得生气的事。我爸说诶呀,你根本不懂。还没结婚的家伙,根本不懂老婆的关心。我听的浑身起鸡皮疙瘩,我说你对着他也能叫得出口,田柾国把那根烤肠三两下解决掉,就是你这个家伙总是让我老婆生气吧。 不是我,明明是你。我回答他,一边去按电梯。很巧的是正有人坐电梯下来,一开门,是闵玧其。 我的烤肠还没吃完,闵玧其看着我,没说什么,把电梯按了暂停,站在里面等我们进去。 “这么晚干什么去?” 闵玧其只穿了一件很薄的衬衫,我爸站进去,把自己的外套脱了给他披上。我站在他俩身后,闵玧其说要去找你,我爸一下开心起来,把胳膊搂在闵玧其脖子上。到了楼层他又搂着他出去,家门才换了密码锁,闵玧其开了门,先叫我爸进去,后面是我,最后是他自己。 “去哪里了?”我爸一坐下闵玧其就发问,我爸说带我去吃饭了,闵玧其愣了愣。“下次在外面吃早点发消息。”又凑在我爸身边闻,“你喝酒了?” “和你姑娘喝了一点。”田柾国用拇指和食指比了个很小的意思,闵玧其就来看我,我耸耸肩,意思是确实是这样。闵玧其就对着我说:“你谈女朋友了?”我才有些惊讶,然后看到我爸坐在沙发上冲我挤眼。原来刚刚是给闵玧其发消息的。 “哦,是。”我应下来,“我谈了,是韩国人。” “哪里人啊。” “釜山的。” “哦。”闵玧其点点头,“好好谈。” 我在这个时候终于感到闵玧其的局促了。我鼓起勇气,说:“我有些话想和你说。”闵玧其显得很意外,我爸很识相,说他还想再吃一根烤肠,急匆匆地又出了门。 闵玧其和我就这样面对面站着,我说:“我今年十九岁,闵玧其,明年二十。”闵玧其说我知道,我接着说:“我长大了。” 我知道,闵玧其说,想说什么呢? “意思是我是成年人了,再过几年,最多十年,我也会结婚的。我想和她结婚,抱着这个想法和这个前提,我希望你......给我一些成年人的看待和眼光。” 我一口气说出来,发现开口原来没那么难。我等闵玧其的回答,但闵玧其迟迟不开口。他好像还是在拒绝。 我问他没什么想说的吗?觉得很头痛,所以闭起眼睛揉太阳穴。就在这个时候被拥抱了,闵玧其抱上来,我比他矮一点,但矮不了多少,他抱住我后轻轻拍我后背,好瘦啊,他,可能比我还要瘦。 “我知道,”他终于开口了,“一直以来没考虑过要怎么样才能面对长大的你。缺失的时间很难找回来吧,的确是这样的。对于我不在场的那些日子你不用多虑,就全怪在我身上好了。 我很想你。你在英国的每一天我都在想你,很想给你打电话,但是太忙了,经常忘记洗漱在沙发上睡着的。可以打电话的时间你还在睡觉,对于做父母的来说,我的确不合格。 还有之前的事。你拒绝了金南俊的邀请也好,到哪里工作想做什么,其实都无所谓。我和你爸做的一切都是希望你们未来的路能好走,不管你喜欢男生还是女生,要和谁结婚,幸福快乐就够了。下次把她带回家吃饭吧。” 闵玧其抱着我,我问他:“真的支持我吗?韩国对于同性婚姻还是很严苛吧。” “嗯。”闵玧其说,“支持你。” “去纹身呢?” “嗯。” “去做音乐,做艺术呢?” “嗯。” “假如我以后生活的一塌糊涂?” “不会一塌糊涂。”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这时将我完全裹住了。我大概是抱了回去,埋在他的怀里,偷偷叫了一声爸,眼泪立刻流了出来。

1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请在天亮前打碎那盏灯

那个孩子,闵玧其,就坐在靠窗的最角落。   原本她坐在靠窗的第一排,那是个很光亮的位置,阳光很好,只是看黑板有些斜视。很多学生都希望坐到那里,那首先代表某一人是公认的好学生,其次,那里还贴着暖气,是冬天的一块宝地。不过闵玧其在乎的不是那些,她只是单纯喜欢挨着窗户坐。闵玧其不是总会听讲的,虽然是绩优生,但在多半的课堂时间里,闵玧其都习惯对着左手边的窗户发呆。   透过那扇窗户,闵玧其看到过很多东西:

金蛇狂舞 11

地牢昏暗,闵玧其转转手腕,耳侧传来滴水声。 手脚给两条腕子粗的铁链牵住,闵玧其没有逃脱的本事,这会儿坐在草席子上,湿气袭身,给衣裳烘的半干不干,黏在皮肤,冷进膝盖骨。 这小半辈子,原以为穿越就是最深刻的记忆,没想到临了到头还能住一遭古代人造的牢房,给铁链磨破皮肤。因着是建在地下的牢房,光线只有外头墙上挂着的火把,一团火,熊熊燃烧。 进牢前还是下午,太阳烈的很,毒辣辣地烤他头皮。这会儿早把时间同方位

金蛇狂舞 10

闵玧其向昔翰星认了命,真不再打听金蛇绞的下落。风寒三日,于昔翰星而言也算场蜕变,有着这层安慰,昔翰星的心里总算好过一些。 他这就要下床打理家务去,闵玧其说,既然你真心想我一辈子留在这里,那就得听我的。他要他接着回去歇息,昔翰星说,田家仍然有田勇仁把持,他做不了田柾国,他早早就该独立。闵玧其问他,你信不信得过我?昔翰星晓得这话什么意思,回答他,你能吗?闵玧其心想,昔翰星太入戏,真把他当作昔府女主人,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