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浪人之城 07 尾声

亲爱的小田先生:

信有收到,阿拉一切安好。 我们头一回书信相通,是听得你在战区收信也困难,一直 盼望你平安归来,前些日子收到你的信,这才好放心回一封。 不晓得说什么,就与你讲讲最近的情况。 泰亨的额头留了一块小疤,不晓得你军队里有什么好用去疤药?臭美呀,担心脸蛋比不过你,劝说不动。不过我看这一回草原旅行倒是蛮好,回来竟变居家男,缠阿姨要学烧饭,好学的不得了。金硕珍生了龙凤胎,托我感谢你请的什么师父, 我忘记了,总之,金硕珍替她儿女感谢你。 至于朴班主,你安排给他的西洋医生开的药方,药品实在难寻,不过尽力。治不好实则是我的麻烦,我与你最后一面只在你出发去草原的前一天,对,就是你通知我要前往边境打仗的那次。负责护送泰亨的是你的郑副官,朴智旻得的是精神疾病,晓得么,竟然跪在身边认我做娘!我听泰亨说过草原的遭遇,总不好真的将他扭送精神院,待遇不好。我已将他留在身边,精神科我比你懂得一些,九成朴智旻痴傻一辈子,报答他在草原照顾泰亨的恩情,唔要担心,我养他一辈子。 你在来信里提到的事,替郑副官谋得佳人,这一事我已办妥。成败全在郑副官,我明白你良苦用心,但强求的感情终究不能算在爱情范围。 而我本人关心的事情,国仔,还好么?草原马贼一事多亏你提前一日出发接送泰亨才赶上现场,他们厉害么?自硕珍婚礼一别,与你已有一些时日不曾见面。因为你与我的绯闻而被迫调动到战场去,此前种种,你的恩情这辈子我也没法还清。 对你我有愧,其实你原本可以清白一生…我算不算你的祸水? 不过成也好,败也罢,有些事不必要你我亲自说出口。 有许多话想对你说,落在纸上竟然只有寥寥几笔了。


柾国,我很好,你也要好。回上海的时候,我会去接你。


一九六九年 八月十三日


闵玧其

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请在天亮前打碎那盏灯

那个孩子,闵玧其,就坐在靠窗的最角落。   原本她坐在靠窗的第一排,那是个很光亮的位置,阳光很好,只是看黑板有些斜视。很多学生都希望坐到那里,那首先代表某一人是公认的好学生,其次,那里还贴着暖气,是冬天的一块宝地。不过闵玧其在乎的不是那些,她只是单纯喜欢挨着窗户坐。闵玧其不是总会听讲的,虽然是绩优生,但在多半的课堂时间里,闵玧其都习惯对着左手边的窗户发呆。   透过那扇窗户,闵玧其看到过很多东西:

金蛇狂舞 11

地牢昏暗,闵玧其转转手腕,耳侧传来滴水声。 手脚给两条腕子粗的铁链牵住,闵玧其没有逃脱的本事,这会儿坐在草席子上,湿气袭身,给衣裳烘的半干不干,黏在皮肤,冷进膝盖骨。 这小半辈子,原以为穿越就是最深刻的记忆,没想到临了到头还能住一遭古代人造的牢房,给铁链磨破皮肤。因着是建在地下的牢房,光线只有外头墙上挂着的火把,一团火,熊熊燃烧。 进牢前还是下午,太阳烈的很,毒辣辣地烤他头皮。这会儿早把时间同方位

金蛇狂舞 10

闵玧其向昔翰星认了命,真不再打听金蛇绞的下落。风寒三日,于昔翰星而言也算场蜕变,有着这层安慰,昔翰星的心里总算好过一些。 他这就要下床打理家务去,闵玧其说,既然你真心想我一辈子留在这里,那就得听我的。他要他接着回去歇息,昔翰星说,田家仍然有田勇仁把持,他做不了田柾国,他早早就该独立。闵玧其问他,你信不信得过我?昔翰星晓得这话什么意思,回答他,你能吗?闵玧其心想,昔翰星太入戏,真把他当作昔府女主人,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