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泡沫的孩子 08

想穿越守株待兔的记者们实在不是件容易事。不晓得是否仍旧是田柾国的指示,早晨在窗外又瞧见朴智旻和金泰亨,因为昨天露了面,记者敏感察觉到这也是几个知情人物,追着他们一窝蜂地涌去,给闵玧其制造了逃脱的机会。这两个孩子还有特长就是跑得快,留朴智旻在原地周旋,金泰亨趁机带闵玧其从小花园的围栏缺口溜走,住在这里三年,闵玧其头一回晓得还有这处捷径。朴智旻随后也跟了上来。 时隔一天再返回校园,踏入校门,觉得空气也变得陌生。曝光那份文件的话,这两个孩子失而复得的求学机会又要散失。本身这二人不在他的怜悯范畴,但有过接触之后,就像Holly,哪怕是对一只小狗,喂过一次骨头也不忍心它再流浪。他跟在两人身后,突然开口问:“想过没学上的生活吗?”走到教学楼前才听见朴智旻的回答:“想过。很久之前就想过。”隔了一会儿,又说:“我们呢,对学习这件事完全不感兴趣。打架也不是非要打的,就是觉得比学习有意思。也不是学习好才有出路,哦,不是借口,学习不好也不是值得炫耀的事。但是人生嘛,人生都有自己的轨迹,我觉得还是自己的感受和决定比较重要。” 金泰亨点头应和,闵玧其又问:“我现在要做一件事,顾不得考虑你们,也可以?”朴智旻笑起来:“想做就做吧,前瞻后顾的,你好像老头!”闵玧其给了他一记眼刀,又询问他田柾国眼下行踪。他想过,应该在医院里,但他现在出行太过引人瞩目,到哪里去讲什么悄悄话也会马上变成公众消息,希望他们能叫田柾国来,放学之后,他在这栋楼的楼顶等他。他二人又接下闵玧其的任务,护送到他班级里之后转眼就消失。 闵玧其在位置上坐下来,很快听见校门口传出门房老师的喊打,他们这是迫不及待地完成任务去了。 回过神,班级里只有呼吸声。早读课从没这么安静过。多亏了他闵玧其,叫第三中学的孩子们经历了这么不同的学生时代,之后说起高中生活,总会说起来:我们学校有一个家伙,他爸爸,他还是…… 闵玧其的桌面上更新了一些新词汇。前些天的笔迹还没消失,他准备清理,忽然找上一伙人来。 是在体育仓库打算教训闵玧其的孩子们。闵玧其的手还放在桌肚里,摸到一角有两块柔软物体,那应该就是田柾国托付的红豆面包,再往旁边,还有两包盒装鲜牛奶。领头的孩子大叫起来:“想不到你和高二的金泰亨朴智旻还有牵扯,闵玧其,你真够有种。你和他们也是那个关系吧?”他身后的孩子们装作不懂的样子,推搡他,非要他讲明“那个”是哪个。他笑的很得意:“那个么,同性恋啊!同性恋都不知道?”他把闵玧其放在桌面的书拨开,露出最底下盖着的“同性恋”三个大字:“就是说,男人爱男人,女人爱女人。奇怪得很,你不好奇吗,你和男人该怎么……”这个怎么说的极慢,尾音拉的好长,最后他环顾一圈班级,道:“什么意思,大家都知道吧!” 他这样举动,激起一些女同学的不满。有一个这些日子里坚持给闵玧其递创可贴的反驳道:“是你自己想的太龌龊了,真恶心。”他把目光转过去,看见那个留着齐刘海的孩子,意味深长地哦了声:“你也是?”随后用双手把桌子拍的好响,“恶心的是你们。大家都注意了,尤其是咱们班的女生,她喜欢女的,都小心自己的安全!” 那孩子显然给他的回答震碎,下意识地反驳她不是,可又想起来,这样回答分明在说她也不愿意与同性恋为伍,横竖她不是人。情绪冲上脑袋,眼泪是顺其自然的事,那孩子的朋友上去安慰她,领头的这个颇为得意,又指着闵玧其说:“你和你爸就是一样的人。” 那根手指上下抖动,将将指点到闵玧其的鼻子上。令他没想到的是,此前毫无反应的闵玧其,下一刻居然学会反抗。他的手指被闵玧其用课本拍开了,他意识到对于他的挑衅,闵玧其此前原是不要搭理,现在更甚。他彻底罢免了和他的肢体接触。领头的那小子在全班面前丢了脸,极为愤怒,两手用力扳动课桌一沿,想掀翻闵玧其的课桌。没成想后者比他反应更迅速,一把把桌面压下,那小子之后感到脸上火辣的疼。闵玧其用这本书给了他狠狠一耳光。他紧接着听到他说:“幼稚。” 这一下,他的脸面算是完全丢尽了。他要奋不顾身地去反击,上课铃正好打响。手还没抓到闵玧其的衣领先被老师喝令一声,只得放过这一次,心里盘算下了课再找闵玧其好好算账。老师看着他和他身后的孩子回到座位去,又对闵玧其说:“去办公室一趟吧。” 那小子在座位上偷笑,以为闵玧其是要领罚。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旷课,在闵玧其的学生生涯中,绝没有今年一样频繁。说到底都是家事,如果没有商业诈骗这一出,这件事本身根本没必要流传出去。 他走到办公室,瞧见班主任正坐在办公桌后叹气。看到他来了,很快调整表情再招呼他落座:“老师又耽误你上课了。” “什么事?”他坐的还是那张板凳,小电视机没有开,再看到她的桌面上已然空无一物,忽然明白她叫他来的意思。紧接着印证了他的想法:“老师呢,老师要辞职了。”又踌躇一阵,说:“这段时间在学校,虽然承诺了说要保护你,可是这件事老师似乎也没能做到。还是叫你受了很多伤害……实在是不太称职。” 闵玧其想安慰她,又被她打断:“这么紧急叫你来是因为现在就要走了,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还能再见面。老师想告诉你的是,喜欢男生或是女生都不是错。虽然很多人不能理解,但你要坚持自己,有迷茫的时候就想想这段日子吧。坚持到现在,我们玧其呢,也是为了自己而奋斗的。本身就是健康的孩子,你要坚信这一点。”又前前后后把他看一遍,很珍惜地,像是她的孩子。最后她说:“你妈妈说的没错,校长的确有些隐情。” 她说完之后,门外有老师在喊她名字。该是催促她快点走了,这里的位置马上就要住进新的班主任。闵玧其对她竟然产生了一些不舍。他把她送到学校门口,她今年也只有三十几岁,想到刘霞也是这个年龄,这个年龄的她们从一个自己的世界离开了,都是因为另一个不够坚强的男人。他觉得心里不是滋味。车来的时候,他对着她的背影鞠了一躬,喊她:“老师!”他老师转回头来,他又接着说:“谢谢老师,真的谢谢。” 她一只脚已经跨进车子,留给他一个美满笑容。 一直等到下午,朴智旻和金泰亨才返回学校。他们首先来高三年级找到闵玧其,刚刚放学,那小子本打算来找茬,看见这两个害他吃抹布水的家伙又站在门口,只能看着闵玧其从容离开。 闵玧其问他们:“他来了吗?”金泰亨耸耸肩膀,朴智旻回答他:“他在医院里处理一些事情。还有就是,嗯,你爸爸……”话说到一半,朴智旻结结巴巴地停下了。这一停停了很久,该是不晓得如何开口,最后朴智旻碰了碰金泰亨的肩膀,说:“你说吧。我讲不出来。” “就是,是这样。”金泰亨在脑内措辞一番,这任务最终交给他,他得替心软的朴智旻完成,“……你爸爸去世了。今天中午的时候,监狱的人说他在爱人过世之后好几天没有吃饭,因为体位性低血压没有站稳,脑袋磕到洗手台上,也走掉了。我们在医院还见到了你妈妈。” “去世了?”闵玧其几乎要笑出来,心里觉得空洞,“就这样?” “嗯,就这样。”朴智旻答他,似乎想要安慰这一刻痛失生父的闵玧其,“你不要太难过。” 闵玧其摇了摇头:“我不是难过,他是证人,明白吗,他没犯罪。” “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他出轨了,但没犯罪,有人栽赃他。” 闵玧其浑身几乎要失去力气。他的计划还没实行就立刻发生这么大的变故,诚然,他爸爸是个抛妻弃子的人渣,可他同时也晓得他的商业口碑极好,做生意这么久,除了在大邱的被冤枉的事故,这么多年,他爸爸的商业诚信都是极好的。他要把这两件事分开看。是很难,但在这件事上,他是一个无辜的人。他的有罪牵扯到他妈妈的未来,他的未来,刘霞的清白——她的确是小三没错,但媒体已经公开发表质疑她也是诈骗案中的一员了。她是个使其他家庭破裂的罪人,可不代表她要承担这样无故的罪。闵玧其不是要在心里给她洗脱罪名,也不是因为她的死而对她有所宽容,刘霞是个坏蛋,为了田柾国生存的坏蛋,哪怕是这样的背景,同一个有妇之夫亲密,这是她一生的标签。就当是为了他自己吧,为了他心中难得的正义,或者就当为了田柾国。他不要田柾国一辈子活在从刘霞那里继承的罪名之中。 有人要死无对证,他就得挺身而出。他昨晚想了一夜,如果知情的他充耳不闻,让他爸爸以诈骗犯的罪在监狱中长个记性,或许之后他会明白,他对他妈妈犯下的错,总有人叫他以另一种方式偿还。有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可现在似乎已经不是他爸爸一人的磨难了。这件事牵连甚广,几乎是把他妈妈和田柾国一同打进监狱,再一个,他最原本的良心也过意不去。 他简单地同二人道谢,要回东景小区联系记者。朴智旻和金泰亨拦不住他,只得一起跟在他身后。 跑到小区门口的时候,闵玧其听见有人叫他:闵玧其! 想都不用想,就是那个人了。 这些时间不见面,田柾国的头发几乎长成疯草,颇有浪子势头。闵玧其看见他那张脸,发觉他是忽然长大许多。眼睛怎么没有那么亮了,肩膀也宽了不少,是十七岁吧,是还没过生日的准成年人吧,这么说,田柾国,你还是个孩子,而闵玧其已经是成年人了。 “你是不是长高了?”闵玧其走过去,不等回答,田柾国一把拉上他的手腕,对他身后喊:“你们回去吧,交给我了!”他身后的跟班二人这就得令。 闵玧其看着他的后背,想到他把自己从医院背回家,对他说:“谢谢你。” 田柾国不回答。他这样不知目的地跑,一直跑进一处小巷里,闵玧其这才反应过来。田柾国把他领回了原先小霞的住处。他从窗户看进去,里面空空荡荡,先前那户人家已经搬走,田柾国说:“我把它又买下来了。” 闵玧其问他:“哪儿来的钱?”田柾国从口袋掏出一张银行卡,那是小霞的:“我现在也是有钱人。” 他掏出钥匙把房门打开,两人钻进去,空气里有一股不同的味道。该是上一家人留下的,到现在还没消散。房子里只剩些桌椅板凳,那是原本就属于小霞的家具。他把他领到自己房间来,关了门,问他:“听说你求着他俩要和我见面。” 闵玧其想白他一眼,但忍下来,答道:“我是想和你见面。”田柾国装出意味深长的模样,说:“我们玧其,你想我了?” “是,我想你了。” 这回轮到田柾国吃惊。没等他回答,闵玧其接着说:“我想你了。你想笑就笑吧,我想你了,我也是……不能没有你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闵玧其没敢抬头。他听见田柾国正在吸鼻子,这才勇敢地抬起头来,发现他眼眶活像小兔。他想起来那条手链,正躺在他的校服口袋里,他想就现在把手链交给他,但被田柾国打断:“你说真的吗,闵玧其,你骗我还是哄我?” “我没有骗你也没有哄你,你听好,”闵玧其学他昨晚模样,深深吸一口气,大喊道:“我是第三中学的高三学生,我叫闵玧其。田柾国说的不对,不是只有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从前开始我就喜欢他了,没有他的话,没他不行,没他我也活不成。”然后他看向他,说:“我想和你生活。” 闵玧其把话说完,看见田柾国流下许多眼泪。田柾国蹲下去,浑身抖得厉害,肉眼可见地发颤。闵玧其又重复好几次“没你不行”,他是故意的,说完了他也蹲下去。他想给田柾国擦眼泪,后者干脆坐在地上背靠床板,似乎有个什么东西依靠,他就能少发抖一些。闵玧其对他说:“谢谢你啊,一直喜欢我实在很辛苦,对吧?如果现在你要放弃我还是会好好回报你的,你想要的,你需要的,我都会给你。” “我不想放弃,”田柾国开口说话,声音也不平稳,“我不想放弃。我从来都没想过要放弃,哪怕有一刻我都不敢想。我怕我后悔,放弃的话我就要错过你了,除了能和你站在一起这件事之外我什么都不要。你再说一次喜欢我吧,闵玧其,你别骗我,你别觉得我可怜就骗我,我一点都不可怜,喜欢你就足够幸福了。这些事都是我自愿替你做的,你要接受和不要接受我都快乐,但是,”他抬起头来,泪眼朦胧的,“你也喜欢我,是不是?” “我喜欢你。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田柾国终于大哭起来,“我差点以为我真的就要变成一个人。” “想接吻吗?”闵玧其问他,自己已经把嘴唇凑上去。田柾国靠在床边,闵玧其叫他把眼睛闭上吧他就乖乖闭起来,很快,感到两片柔软的唇就着他的眼泪同他亲吻。闵玧其没伸舌头,就是咬他的嘴巴,又去亲他额头,最后紧紧抱住他,说着什么我们柾国,我们国仔,做的真好啊,一个人面对这些,已经够好了。就这样休息吧,这样睡一觉,明天醒来的时候就是晴天了。田柾国也抱住他,他问他:“可以抱你吗?”闵玧其晓得他说的抱是哪个抱,点点头,田柾国就这样把他抱上床去。 他还是第一次躺在田柾国的这张床上。以往的日子里,做爱这件事都在东景小区完成,他的床只从窗外被看见过。东景小区离学校很近,但闵玧其还是有辆自行车,因为他要来喊田柾国起床,然后他骑车载他上学。他从床单上闻到了田柾国的味道。 田柾国很快把他的衣服剥下来,从脖颈开始去吻他的全身。闵玧其觉得浑身上下的皮肤都被田柾国点燃了,在告白之后,似乎这次做爱才是初夜。亲到大腿的时候田柾国看了一会儿他在膝盖的伤疤,用嘴唇碰了碰,说:“我会小心一点的。”带着很重的鼻音。闵玧其冲他笑,说不用那么小心也没关系,看见他从床头柜里翻出避孕套,一条六个,拆开之后发现避孕套上的润滑剂已经有些干了,闵玧其看出来,连它们也有些年头。 田柾国回答他,之前就想过要带闵玧其回家,但是迟迟没有实现,这把避孕套因此一直没有派上用场。床头柜里还有一瓶润滑剂,闵玧其把避孕套从他手里夺走,扔到床下去,把润滑剂塞到他手里,说:“有这个就够了。” 无异于火上浇油。 那一瓶润滑剂最后只剩一层,即使这样,进去的时候还是有痛感。可有空前的满足,他感到田柾国的一部分在他身体里进退,真好啊,这么滚烫的田柾国,这么热烈的田柾国。他躲懂进退,前后有度地追着他到现在,哪怕晓得闵玧其的心思,他也心甘情愿地在这条路上一气走到底。都是男生,是男生也无所谓,这副身体还能够承载爱意,他开始叫床的时候田柾国又哭了,他让田柾国搂住他,他来把他的眼泪吻掉。这一次做的很疯。最后他说:“你射进来吧。”田柾国的力气忽然变得好大,令他觉得似乎是一床摇篮,马上的,他也到达天堂。 做完之后,田柾国从橱柜里翻出一床被子。闵玧其恍惚中认出花纹来,就是平常他瞧见田柾国盖的那一套,他把它抖在两人身上,抱着闵玧其,两人紧紧缩在被子里。 闵玧其说:“我困了。”田柾国嗯了声,说:“我给你唱摇篮曲吧。小时候睡不着,小霞给我唱的。” 他说完,闵玧其已经闭上眼睛。他看见他的睫毛,真漂亮,两对蝴蝶,他终于把他抓住了。 他唱到:“亲爱的/有一天我将乘风远去/起风的时候/你会记得我吗/有一天我将随根而归/尽头的时候/你会拥抱我吗/如果能够暂停时间的话/就让它停在这里吧/住在摇篮里/你最美丽的房子 亲爱的/就让我做你的种子吧/就让我做你的风吧/就让我/成为你的梦吧/这样睡着的时候也能见面了/就这样睡吧 睡吧/亲爱的/做一个好梦/梦里我就是风和花/如果太阳也出现的话/明天就会天晴了/如果你是太阳的话/我也成为晴天了”

“关于这件事,我有话要说。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我是闵玧其,我是第三中学的学生,关于我们济州岛上的企业家诈骗案一事,我有话要说。 我的手里现在有一份文件,详细记录了我父亲公司的出入账与交易记录,财务报表一类,有各方的负责人签字作证。我父亲从几年前开始就与这家公司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我手上有两方负责人签过字的合同。而最近我们新闻报道出来的诈骗案,这一案所涉及的商业项目由两家公司合作完成。经过我母亲的调查和走访,项目是共同分担的,如果说我父亲做了诈骗行为的话,这家公司必然也做出了一样的举动。但经过我们自己的私下调查发现我们两家公司同合作商的三方资料所显示的数据,在建筑材料方面,我们三方的账本一模一样。奇怪的是,警方所持的那一份材料中,属于我父亲的那一份多出了很多不必要的东西,不过现在可以确认了,那份文件是伪造的。我父亲的公司出具相关重要文件时用的都是特制纸张,还有一点,那份属于我父亲公司的印章,仔细对比的话,就能发现和以往的都不一样。 也就是说,我父亲是被冤枉的。 除此之外,我父亲对我母亲做下的孽到此已经结束了。在对待我母亲这一方面他永远有罪。我不会原谅他,也不想再记得刘霞。但现在我们都有了新生活,田柾国,也就是刘霞的孩子,从头到尾他都是无辜的。至于前些天同时上了新闻的第三中学广播的事情,我要说的是,对全济州岛……不对。对全韩国。我喜欢男生,我也喜欢田柾国,我喜欢他,我没有错。所有的事情到这里就结束吧,我和我母亲还有田柾国会一起到美国去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实现,就把这些事情也留在这里吧。如果还有像我一样的人,不要变得对自己失望了,我们所有人都有爱情的自由。 就到这里吧。希望济州岛幸福。

我是第三中学的高三学生,我叫闵玧其。我喜欢田柾国,我没有错。”

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请在天亮前打碎那盏灯

那个孩子,闵玧其,就坐在靠窗的最角落。   原本她坐在靠窗的第一排,那是个很光亮的位置,阳光很好,只是看黑板有些斜视。很多学生都希望坐到那里,那首先代表某一人是公认的好学生,其次,那里还贴着暖气,是冬天的一块宝地。不过闵玧其在乎的不是那些,她只是单纯喜欢挨着窗户坐。闵玧其不是总会听讲的,虽然是绩优生,但在多半的课堂时间里,闵玧其都习惯对着左手边的窗户发呆。   透过那扇窗户,闵玧其看到过很多东西:

金蛇狂舞 11

地牢昏暗,闵玧其转转手腕,耳侧传来滴水声。 手脚给两条腕子粗的铁链牵住,闵玧其没有逃脱的本事,这会儿坐在草席子上,湿气袭身,给衣裳烘的半干不干,黏在皮肤,冷进膝盖骨。 这小半辈子,原以为穿越就是最深刻的记忆,没想到临了到头还能住一遭古代人造的牢房,给铁链磨破皮肤。因着是建在地下的牢房,光线只有外头墙上挂着的火把,一团火,熊熊燃烧。 进牢前还是下午,太阳烈的很,毒辣辣地烤他头皮。这会儿早把时间同方位

金蛇狂舞 10

闵玧其向昔翰星认了命,真不再打听金蛇绞的下落。风寒三日,于昔翰星而言也算场蜕变,有着这层安慰,昔翰星的心里总算好过一些。 他这就要下床打理家务去,闵玧其说,既然你真心想我一辈子留在这里,那就得听我的。他要他接着回去歇息,昔翰星说,田家仍然有田勇仁把持,他做不了田柾国,他早早就该独立。闵玧其问他,你信不信得过我?昔翰星晓得这话什么意思,回答他,你能吗?闵玧其心想,昔翰星太入戏,真把他当作昔府女主人,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