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泡沫的孩子 07

第三中学的孩子们分成了两派。一派快乐学校继续办学,一派对这件事感到扫兴。但大家都有同一个感兴趣的话题。

济州岛的舆论主人公闵玧其还在坚持上学。同时的,学校里最会打架的田柾国不见了。两人关系要好,难免想到个中关联。轻松的是,没有了田柾国的暴力威胁,想拿闵玧其来消遣,这时候也不再是件难事。这一下登上风口浪尖,再想下船,似乎除了按计划出国这一条,闵玧其再无选择。

早晨到校时发现桌子一角多了一处他人字迹,写的不好,仔细辨认才晓得内容。疯子,这个人写到,你是个疯子。他来时四眼仔已经到了,闵玧其当然不会希望从他嘴里知晓真正凶手,不过好在他不会告诉他凶手,他就像往常一样给闵玧其让座,不耐烦地等他拖着两条破腿坐进座位,随后坐下来,继续写他的高考题目。闵玧其没去探究到底是谁写的。只把字迹擦掉,还是一样上课,一样摆张臭脸。晓得这一点,凶手更加猖狂起来,校园是无责任社会,桌面立刻变成涂鸦板,随之而来有专门用来对付他的恶作剧。他是想到了这一点的。闵玧其不在乎。

第一次月考结束,闵玧其考了第一名。早晨开晨会,校长在台上做表彰,台下一片呼倒,第二天就在布告栏上看见一份揭露闵玧其的大字报。说是作弊所以才能每回考第一,这么大的坏境压力,闵玧其怎么可能还是第一?再有一点,他爸爸搞商业诈骗,他是同性恋,多么叫人产生不信任的两点,最最可怜的就是他妈。这么看来,闵玧其是不孝子了。一个不孝顺的人怎么可能考试第一名呢?写到后来慷慨激昂,要求老师们彻查闵玧其的成绩,或者叫他一个人重新考一次,不过大家都清楚,重考也是一样的结果。闵玧其这样高超的作弊技术,能凭着这样的技术霸占状元三年,哪怕是老师们围的水泄不通,他也能成功作弊。或者说,大家在这个时候想到默默无闻的人,想到他的那个四眼仔同桌,怎么他学习那么用功,考试竟然考不出名次?顺着这一点想,大家都明白了。闵玧其一定是威胁人家,叫四眼仔把试卷名字写成自己的,他就恰好霸占四眼仔的成绩。四眼仔原来做了他三年的枪手。

好一个闵玧其,孩子们群情激愤起来,原来好模样都是表演出来的。就这样一个人,他们校长竟然拿他当学校的明星希望,不晓得是该可怜校长还是同情校长,总之,闵玧其不是好人。这张大字报在宣传板上停留了一周,期间下了一场大雨把板块吹塌了,这才从学校里消失。因为不可抗力消失而非有人清理,孩子们又发现原来老师也是站在他们这边,站在惩恶扬善的这边,老师是他们的顶梁柱。于是脊梁骨又更加硬挺,做这些事,是老师允许的。闵玧其算是彻底完蛋了。

第二张大字报写的更夸张,整整占据一半黑板。清理掉的原因是挤得真正重要的消息没有地方粘贴,号召大家为了群体着想,不要霸占公用设施,为了群体利益,这才暂时停下来。大字报事件结束之后,第三中学的孩子们迎来第一次体育测试。

闵玧其的伤口开始掉痂了。仍然不好运动,没办法跑步,因此有了赦免权利。孩子们又眼红起来:做了坏事还能不考测试,他们这些好孩子,怎么偏偏要跑一千米。大家想不通的还有一点,到现在为止,似乎能惩罚他的手段都用过了,闵玧其还是来去自如,丝毫不受他们牵制。大家要看的不是这个。需要闵玧其的失魂落魄,需要他的失败和投降,只有这样,孩子们才算干了一件大事。也有不愿意参与的人,孩子么,就是孩子,善恶不定,为了不牵扯自己,只敢在私下里偷偷给闵玧其递一块创口贴。但今天不同。体育测试这天,孩子们决定做一件大事。

跑完步还有半节课休息时间,孩子们打算教育闵玧其。他们已经在仓库里准备好一桶水,昨晚值日生用来涮拖把的,借口取篮球,把闵玧其押到这里,泼了水打一顿再锁门,之后同老师说是闵玧其自己跑掉了,计划就位,只等行动。

前头做的好顺利,甚至闵玧其没表现出迟疑,放弃抵抗似的。来到仓库后才发现异常。

仓库里还有两个非本年级的孩子。大家都认识,金泰亨和朴智旻,除了田柾国之外,最会打架的就是他二人。这会儿不是高二年级的上课时间,对于他们的出现,孩子们有些警惕,但秉持着学长的身份,又是人多势众,要把他们赶出去,快快把计划走完,否则他们也要被老师怀疑。或者是干脆叫他们加入这场行动好了,心里头看不惯闵玧其的人很多,他两人也只是校园混混,打架这件事,他们比较在行。

领头的孩子上前去,打算同金泰亨做交涉,他竟然越过学长,伸手去拉闵玧其出列。他们这时候发现金泰亨的个头早和他们一般高,他这样举动,形式已然明了。孩子们这时候想起找他们早早藏好的道具,这才发现变化,只等朴智旻拍一拍身后木箱,上头盖了块塑料蓝布,他把布掀开来,他们的道具全躺在里面。原来他们的计划早早败露。

事已至此,不得不动手了。领头的大喊一声,孩子们知道这是摔杯为号一样的号令,瞧见金泰亨把闵玧其向身后一藏,正好同朴智旻肩并肩,他们看出来这是挑衅。他金泰亨居然连帮手都不要就能同他们这一伙人势均力敌,何况他们是学长,有两个过了生日的成年人,怎么能被他小看?孩子们果然被点燃了,这时候讲究不了什么江湖道义,杀呀打呀的乱喊,结果齐齐倒下,朴智旻已经恭候多时,抹布水重现天日,全泼在孩子们脸上。

这一仗打的出奇精彩。把孩子们独个儿留在仓库,三人从门内出来,闵玧其才想起来询问:“小朋友们,高三的事情也知道。”

“准确一点,”朴智旻背着手踱步,模样像背诵课文,“不是我们知道,是田柾国知道。”

闵玧其顿了顿,问道:“他在学校里?”朴智旻摇头,这件事也是校外的朋友告诉他们的。又说是田柾国拜托他二人救闵玧其于水火之中,捂不住嘴巴,至少叫他少挨打。他觉得更奇怪。田柾国不在学校里,如何知道这件连他本人都不知道的事情?

他觉得蹊跷,但不再多问。金泰亨不晓得从哪里变出一袋面包,拍在闵玧其手里,道:“吩咐我们负责你的早餐,这是今天的份。”闵玧其握在手心,红豆面包,他最喜欢吃这个。

什么啊,闵玧其的心几乎快烧成灰。往常只有田柾国跟在他身后,只知道田柾国会做饭,学习和生活的事情,很多事情还要仰仗他来做。没想到分离之后他竟然有这么神通广大,他时常在田柾国身上获得一些优越感,归根结底的,他就是知道田柾国喜欢他,愿意为了他付出,因此才能这么肆无忌惮。在学校里给田柾国万般保护,哪怕是校外,田柾国有为了他和全济州岛为敌,甚至是与他为敌的觉悟,但他不知道见好就收,不晓得珍惜。田柾国知道他正在受伤,所以拐弯抹角地来设法拯救,反观闵玧其就太不同了。最简单的,他甚至不晓得田柾国现在在哪儿,他先前跑到小霞住处,发现早人走楼空,搬进另一家住户。他又返去他爸爸的家里,发现已经给人查封,门口贴着黄色封条,配有警察站岗。他没辙了,这才放弃打听,反倒是今天,反倒是在学校的每一天,他被田柾国不晓得在济州岛的那一处默默保护。他真的感到心碎。

下午放学,金泰亨同朴智旻护送闵玧其回家。说着也是田柾国的交代,因为有一个早晨要接他上学的约定他还没完成,他二人来替田柾国代办。闵玧其叫他们留下吃个晚饭,金泰亨嘴馋,给朴智旻拽走,说是明天准时接送。他站在家门前,田柾国颇有大哥做派,以前他瞧不起这套,现在全要仰仗他了。

他掏出钥匙开门,发现他妈妈不在家。桌上扣着饭菜,碗筷下压了张字条,说她今天有事,晚些时候回家,叫他自己吃。闵玧其没什么胃口,打算摘了书包先坐下休息,他家小狗这时跑出来,嘴里叼了根什么物品。总之不是吃的,闵玧其捉住小狗,从它嘴里夺下,这才看清,原是把钥匙。

他仔细观察钥匙锯齿模样,想不起来这是对应家里的哪一把。他没什么好向田柾国隐瞒,除了自行车和家门钥匙,他再没什么东西需要上锁了。闵玧其打算找个究竟。

绕到他妈妈的房间里,这才发现是换了个能上锁的床头柜。钥匙正好插进锁孔,一旋转,抽屉解了锁,闵玧其拉开,里头躺着一叠文件。他有替人保密的自觉,可不知怎么的,发现了她的秘密似的,闵玧其想拿出来看看。这心情迫不及待,他把文件拿出来,前前后后翻阅一遍,从上头看到好些熟悉人名,起先觉得莫名其妙,读完之后思索一番,闵玧其一震,他全都想通了。

他爸爸突然入狱的事,学校又能继续办学的事,再牵扯到之前,他们家原先在大邱的事……

最令他想不到的是,他妈妈原来有这么多打算。

他得把它们握在自己手里。但不好叫她发现,又把文件翻阅一边,决定抽出至关重要的有决定性的一张,抽出来,把剩下的归回原位,锁了抽屉再起身,讲这一张收在自己的清单笔记本里。他又想到自己不晓得这把钥匙原来放在什么地方,她发现钥匙的位置有变动,一定先去查看抽屉内容。他出了卧室门又看到小狗,心里立刻有了计划。

就坐在沙发上等,直等到听见他妈妈上楼的脚步声,他把钥匙一丢,随即大喊他们小狗的名字。等她开门看见的就是她儿子追着小狗乱跑,她的爱犬嘴里叼着她的那把钥匙,他妈妈大惊失色,也加入到追逐小狗的队伍中。这样一来就是她自己给钥匙重新找个地方放置了。

如果要起疑心,那也是很久之后。他想到这一点,又想到那两个孩子明天一定要同他见面,他不能像和田柾国相处一样的白拿人家好处,又下楼去,准备买两块面包,算是给他们的谢礼。他妈妈又喊他买水果上来,刚刚走出单元门,闵玧其看见了陌生脸孔。

住在东景小区将近三年,邻居都晓得六单元二楼住着第三中学的尖子生。去年还替五单元的孩子补过功课,小区里住着什么人,他应该都晓得。这个人他没见过,似乎在单元门口等了好久,回家时闵玧其上下看了他一眼,大概记住了相貌。叫他没想到的是,第二天竟然又遇见了。

叫醒闵玧其的不是金泰亨和朴智旻,睡醒的时候,单元楼下已经聚集起来。闵玧其趴在窗户看,看清长枪大炮,有人举话筒,正对这栋居民楼进行报道。他隐约听清女记者的介绍:这里就是其妻儿避居的小区……他看到昨天那个男人也在队伍中。

他明白了。不晓得从哪里泄露的消息,总之,他们是来抢第一手新闻的。

他妈妈叫他不要出门,他这才忆起金泰亨和朴智旻马上就要到站,果不其然,瞧见两个小子从大门外悠悠走来。没办法,他只能冒险拉开窗户叫他二人先走,记者们因此确认了他的动向,立刻拥挤上楼。声音从木制大门后响起:太太,您是如何面对这件事的呢?面对你丈夫的背叛和儿子的性取向,你是如何处理的呢?大家都说你是命犯灾星,对于儿子的病情,你又怎么看待?这些声音成为背景,他从窗户看下去,邻居们也聚集起来,纷纷讨论这件事。渐渐地声音甚至盖过记着的提问声,有人说是学习学出来的病,学的那么好,最后还是这种结果;有人大喊,他分出来那是对门邻居的声音:我老早怀疑他和那个小子有关系!哪有小孩子独居,哎呦,丢死人了,说出来害臊……

一切都乱套了。全乱了,从最开始,似乎是从他和田柾国住在东景小区开始,这就是一切的开端。说他是变态也好,说他是生病也罢,是他喜欢男人,是他让田柾国掉进来,全是他。是他害田柾国喜欢他的。是他害的他们之间变成这种局面,他的痛苦,田柾国的痛苦,妈妈的痛苦,归根结底,全是他的错。从头到尾他都坚信自己没错,如果喜欢同性是个错误,从出生那天起他就入了狱,拥有名字那刻起,他就是登记在册的嫌疑人。甚至是说,是他的出柜引发爸爸的出轨,老子喜欢女人,儿子喜欢男人,所以怀疑到他妈妈头上。觉得妻子不忠,他不相信她,细细想来,爸爸的出轨就是在他搬出去住之后开始。从出轨到离婚总共三年,两本红册就是妈妈的少女时代,凝聚到现在成为一个这样的女人,成为一个为了她的孩子挡住枪口的女人,是宁愿现在就化作灰尘,如果这样就能叫这些糟心事从世上消失,如果这样就能让她的孩子成为普罗大众的一员,如果事情这样简单,她会立刻点起一把火,然后烧了吧。

换做是田柾国,他想要保护闵玧其,他要保护他,所以答应了校长的要求。他原本可以拒绝的。这件事本身同他无关,可还是为了闵玧其放弃学校,放弃在一起时的好生活。再往前回想,怎么会有人愿意把你从医院背到家,怎么会有一个年轻男孩想到你摔破了腿没办法站着刷牙,怎么会记得你喜欢吃红豆面包,怎么会暗恋你好几年,可为了你的幸福快乐,才没让自己的爱情开花结果。一个年轻男孩,闵玧其,你也是,他也是,你妈妈和班主任曾经都是年轻女孩。有人拿她的青春成就你,有人在他的青春成就你,如果说化成灰就能结束一切,那么一起点火吧,一起成为灰尘,一起住进空气里,那么就能让你不再难过。

可你呢,闵玧其,你有没有这个勇气?

他有一种欲哭无泪的冲动。一直呆坐到下午,外头有人敲门,想都不要想,全是记者。他妈妈也来敲他的房门。闵玧其回过神来,没有哭,像是哭过一样的憔悴,他妈妈摸了摸他的头发,同他说晚饭已经做好了,现在就去吃吧。

下了床踩上拖鞋,开门才发现餐桌上放了块奶油蛋糕。今天没有人过生日,但上面插着数字十八的蜡烛,他妈妈把他拉到桌前,说这是补给他的生日蛋糕。他今年十八岁,至关重要的一年,先前因为离婚手续繁多没能陪他过,她昨天回来的那么晚,就是去取生日礼物去了。

她叫他切蛋糕,蛋糕上站着樱桃小丸子,他正好把小丸子切下。切好之后她祝他十八岁生日快乐,给他唱英文的生日快乐歌。她口音真好听,和学校的英语老师大不同,他这才终于记起他妈妈的身份。她又把生日礼物交给他,两条纯金手链。上有卡通吊坠,一条是小猫,一条是兔子,他妈妈说:“一条是给你小男朋友的。”

“因为呢,”她同他解释,把小猫那一条系在闵玧其手腕上,“妈妈觉得你像只小猫,明明是个柔软的孩子,非要装冷酷。他呢,那么有活力的,门牙长得很可爱,是不是?妈妈的希望是你能健康长大,很好地过完一生,完成你想做的事。我从来不觉得年轻的感情就不值得推敲,当然,成功率是一方面,最最重要的是,无论面对哪个年龄的哪段感情,你要问心无愧。”她把他抱住,很用力地抱住,“不一定他就是正确的,可如果你觉得现在对你来说他就是正确的,妈妈希望你能像个男人一样,有什么话和什么决定,你要在离开前就告诉他。”

他被她这样抱着,感到浑身上下的血液都重新奔跑起来。他想到田柾国的换牙期了,一笑就有两块黑洞,有一种滑稽的可爱。再大一点,他替田柾国完成美术作业,田柾国帮他在初中的体育测试表上画及格。上了高中他们就正式住在一起,有一次他闹胃病,田柾国半夜跑去给他买速效药,起一大早给他熬粥喝,有一段时间学校食堂整改,他的那份中午饭也是田柾国做的。他想到这些,又想到田柾国叫他闵玧其,玧其呀,玧其啊,声音从脑海伸出源源不断地滚动出来,催的他终于明白。

他想和他拥抱了。他想田柾国了。不是只有田柾国喜欢他,他也喜欢田柾国,他也不能没有田柾国就像田柾国不能没有他一样,他就是要面子,害羞,不愿意说出口。这辈子不幸运,没能出生在一个可以无畏爱情的年代,他妈妈也不幸运,没能把他爸爸真的认出来。可如果大家更勇敢一些,像他妈妈一样,说走就走,他也要说爱就爱。勇敢一些,想做什么就做吧,变得坦诚一些,不要再让他爱的人痛苦了,也不要让自己再痛苦了,在这个艰难的环境下,至少让大家都好过一些吧。他现在奔向他改变不了爸爸入狱的事实,至少他已经把盔甲用在了该用的地方。在这个环境下,让在爱他的人好过一些吧。

这样想着,窗外忽然传来一阵躁动。不知道是谁在用广播说话,那么破的音效,似乎也只有第三中学才有了。其实第三中学和东景小区只隔了两三条街,早晨做体操,小区里全能听到。这时候也听到专属学校广播的调试音,紧接着是一阵刺响。最后才听见有人在广播里说话,对闵玧其来说,声音最熟悉不过。

“我看看,哦,这个是放大。都能听见吧,听不见也没办法,已经是最大声了。”广播里自顾自地说着,闵玧其管不得那么多,立刻拉开窗帘去看第三中学。楼下的记者们也被吸引,摄像机镜头也对准过去。

“大家好,我是第三中学的高三学生,我叫田柾国。请门房老师不要来播音室了,说完这段话我会自己走的。”

这句话说完,闵玧其看到一些记者在笑,有一些人已经奔赴第三中学。广播里接着说:“最近在济州岛全市内发生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关于这个,我有一些话要说。第一件事,关于我们市内的企业家商业犯罪的这件事,似乎大家都觉得一个人的罪需要他的家人来共同分担。大家应该也都做了,把你们的情绪发泄在别人的家庭上,哪怕是说对此完全是受害者的他的前妻,希望大家好好思考,要恨的话就去恨真正犯罪的人吧,不过现在法院还没有开庭,有没有罪也不是我们市民能够决定的。这是第一件事。”顿了顿,他又说:“第二件事就是,那天破坏直播的人就是我。”

“闵玧其是个好人,他真的很听话。学习很好,画画也很好,拿过很多奖,每年都是学校第一。嗯,这样讲好像也不对……总之这件事和他没关系。破坏现场的是我,喜欢他的也是我,我们没有交往,是我要喜欢他的。非要有一个目标拿来作弄的话,那就换成是我吧。要骂就骂我吧。记者也好,同学也好,都来骂我吧。是我非要喜欢他所以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我的错,闵玧其从来没说喜欢我。要惩罚就惩罚我好了,我是刘霞的孩子,因为最近的事,我妈妈去世了。医院说是突发的心肌梗塞,她今年只有三十七岁,她是我的养母,我今天是从医院跑过来的。就是那家我们都经常去的医院,很谢谢李医生平常替我包扎,但是以后都不会来了。等我妈妈火化之后我们就会离开济州岛。我们是这次事件的导火索……非常对不起。非常。可有一件事我绝对不要撤回。如果记者们也在,就把摄像机对准这里,就把这句话好好录下来。”他在麦克风前头深深呼吸一口气,用尽力气说道:“我喜欢闵玧其,我不要改。这件事从来没有错,喜欢一个人,从来都没有错。”

广播声好大,闵玧其听在耳朵里,忽然觉得好远。在空中飘啊飘,没有落地的时候。简直是一场闹剧,不过无所谓了,他都不要管了,他现在就要田柾国,他要为了他做一次彻头彻尾的坏蛋。

他决定,要把昨天发现的文件全部说出去。

1 view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请在天亮前打碎那盏灯

那个孩子,闵玧其,就坐在靠窗的最角落。   原本她坐在靠窗的第一排,那是个很光亮的位置,阳光很好,只是看黑板有些斜视。很多学生都希望坐到那里,那首先代表某一人是公认的好学生,其次,那里还贴着暖气,是冬天的一块宝地。不过闵玧其在乎的不是那些,她只是单纯喜欢挨着窗户坐。闵玧其不是总会听讲的,虽然是绩优生,但在多半的课堂时间里,闵玧其都习惯对着左手边的窗户发呆。   透过那扇窗户,闵玧其看到过很多东西:

金蛇狂舞 11

地牢昏暗,闵玧其转转手腕,耳侧传来滴水声。 手脚给两条腕子粗的铁链牵住,闵玧其没有逃脱的本事,这会儿坐在草席子上,湿气袭身,给衣裳烘的半干不干,黏在皮肤,冷进膝盖骨。 这小半辈子,原以为穿越就是最深刻的记忆,没想到临了到头还能住一遭古代人造的牢房,给铁链磨破皮肤。因着是建在地下的牢房,光线只有外头墙上挂着的火把,一团火,熊熊燃烧。 进牢前还是下午,太阳烈的很,毒辣辣地烤他头皮。这会儿早把时间同方位

金蛇狂舞 10

闵玧其向昔翰星认了命,真不再打听金蛇绞的下落。风寒三日,于昔翰星而言也算场蜕变,有着这层安慰,昔翰星的心里总算好过一些。 他这就要下床打理家务去,闵玧其说,既然你真心想我一辈子留在这里,那就得听我的。他要他接着回去歇息,昔翰星说,田家仍然有田勇仁把持,他做不了田柾国,他早早就该独立。闵玧其问他,你信不信得过我?昔翰星晓得这话什么意思,回答他,你能吗?闵玧其心想,昔翰星太入戏,真把他当作昔府女主人,

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