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泡沫的孩子 06

在骑车奔跑到学校的路上,田柾国想起一件事。  直播给他暴力暂停,小姐话说一半,但整个济州岛都该晓得这件事情。他爸爸贪财又偷腥;他儿子是同性恋。这样的劲爆,把岛民们的生活热情点燃,日常之中有这样一点口舌可嚼,即成为邻里之间增进感情的乐事话题。因得他速度够快,在直播里没叫自己暴露太多,反倒是声音比脸蛋出门。来的路上不乏有看了新闻的人猜测他的身份,这样一个穿着第三中学校服的孩子,实在没办法同新闻里的傻瓜分割。 路过东景小区的时候碰见了他妈妈。她看到新闻了,显得憔悴非常,她入住东景小区只几天,同邻居相处好像老朋友。如此表面感情禁不住一则天大的事故,他看见她从小区大门走出来,一些人拿扇子掩面而过,他认出来那就是昨晚还打过招呼的对门,关心闵玧其的腿又夸奖他田柾国为人乐道好帮助瘦小;他和闵玧其从前住在东景小区里,对门帮他们修过水管,做了锅炖菜,也要拿一份同他们分来吃。田柾国不晓得如何掌管心中情感了,自保是人的本能,此刻同他们划清界限甚至日后为求清白来倒踩一脚,反而这样才不觉得突兀。似乎这才是人之常情,普通人的为人之道。 他把车子骑到大门前,他妈妈已经站在门边好一会儿。他要首先安抚这个伤心欲绝的女人,田柾国从车上下来,对她微微鞠一躬。他和她见面什么话也没说。这时候他发现自己高她一头多,从她头顶的发丝之间他看到不少银白发根,甚至没等到她自己来察觉。他恍然了。原来在正常生育年龄生产的女人,子女到他的这个年纪,她是要开始长白发的。又回忆起小霞,小霞的头发仍然奕奕焕发,他今年将十八岁,再过一年,小霞在明年的他的年龄做了他的妈。 不能不认同的是,小霞对他的伟大应该万人敬仰。哪怕她是以卖身求财来生活,哪怕她给他的好日子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小霞是个值得尊敬的女人。她在昨晚终于展现出未成熟女性的一面,向她的儿子大哭一场。小霞也确是个未成熟的女人。她最终的心理年龄永远停在十九岁,只有保持这样从里到外的年轻,小霞才好在男人之间如鱼得水。小霞的确美貌,她的这份美貌凭空遗传给田柾国,在他看到她哭累了哭晕了直直睡去时甚至真正料想过是否他真的就是小霞的孩子。他们的血缘远没有父母亲厚,可他想要小霞比他更幸福。可眼下小霞的幸福关乎到闵玧其和他妈妈的生活的存亡,两者相冲,田柾国分不出孰重孰轻。他爸爸得到这样的惩罚,在闵玧其看来或许是刚刚好的,他伤害了他生命中举足轻重的女人,换做是他爸爸伤害了小霞,田柾国肯定要比闵玧其的想法更更过分。 他这会儿走在她身边,不敢多想了,只能强迫自己在这时全数放空。他推着车子同他妈妈走到先前他们买草莓买桃子的水果店,老板娘把他妈妈拉住,向她手里塞进两只桃子。卖相老好,一看就是好品种。她打算给她钱,老板娘不要,同他妈妈摆摆手,说是他们的水果没有按个卖的说法,一只桃子几斤几两她不晓得,所以不要钱。他妈妈站在水果店门口目送老板娘向店内走去,店里有些黑,为了省钱,水果店一家不常开灯。 她只有在她走进柜台后向里头喊一声谢谢,田柾国站在她身后,看见她有了个举的动作。但没有咬下去,他看见她肩膀忽然颤抖起来,发丝抖的好厉害。她哭了,田柾国浑身上下找纸巾,最后只翻得一张小霞缝的手帕,从她身后递给她。她没有转头,用手帕擦干眼泪,再转回来,她的脸又和小霞重叠。 他这时候才发现世界上的每一个伤心女人都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时常为了男人变得千疮百孔。他决定带她去见她的小男人,田柾国跨上车子,叫他妈妈坐车后座。他妈妈出门来还系着围裙,把桃子一骨碌放进围裙前头的口袋里,她的双手犹豫一阵,最后只把一只手搭在田柾国肩膀,她晓得这里有一块地方永远是她儿子的地盘。 这一路骑到第三中学,路途并不远,田柾国思考过是否要把其实小霞就是她的继承人这件事告诉她,总好过让闵玧其亲自开口。最后还是没说,事关重大,他不敢逾越。 到了学校门口,班主任已经陪同闵玧其等在门房了。田柾国把车子靠边停,他妈妈要和老师交涉,拥抱闵玧其的事情他来做。但他不好抱他,他发现闵玧其也哭过,那么红,他要么是狠狠哭了一场,要么就是的确掉了眼泪,但不想叫他发现,于是拿手背用力擦,最后仍然落得一个结果。但他没点破他,两只手捏住他的肩膀揉捏。他知道他喜欢,闵玧其跑步成绩不大优秀,每每测试前难免紧张,他用这一招帮他缓解压力,也是每次都凑效的。 闵玧其抬起头来,他终于正式看到他火红火红的眼角。有一把火在这里烧了一场,他甚至想到闵玧其就是从老师办公室里的小电视机上看到小姐的,他因为调皮和成绩常常光顾,知道那台电视机并非摆设。一般用来看新闻,男老师不在,女老师用它来追当时大火的肥皂剧。有这么多用途,偏偏轮到闵玧其这里就是叫他哭。偏偏是这台电视机先他一步看到闵玧其的脆弱,他破坏直播现场毫发无伤,可闵玧其谁都没伤害过,已经被整个济州岛的人看破了。 田柾国背后泛起一阵鸡皮疙瘩。 他正念想如何让闵玧其好过一些,手还搭在对方肩膀上,结果是闵玧其主动靠近,一把搂住他的脖子,脑袋埋在他颈窝里,手臂越收越紧。他们身高有些差距,田柾国本能的欠身,也有些怔住。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抱他,这样他才感觉到他在发抖。田柾国这时候想起来他在路上思考的那件事了,他在路上不断回忆闵玧其对他的好,事情都很小,小到是一本漫画他都觉得这是闵玧其的让步。他越想越觉得喜欢闵玧其,哪怕是一点小事他都觉得幸福。喜欢他也找不出理由,喜欢就是喜欢,因为闵玧其不愿意给他看自己的柔弱,这就是闵玧其的铠甲,可闵玧其现在这么主动地抱住他,田柾国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他一边拍他的背一边说:“我替你收拾,你不要怕。”他感觉到闵玧其在他的脖颈边摇头,他这回不打算听闵玧其的话了,如果接下来还有谁要伤害闵玧其,他一定要挺身而出。 他们这样抱了很久,该是闵玧其听到班主任和他妈妈的交谈已然进入尾声,这才终于把田柾国放开。班主任给了一些承诺,他妈妈表示万分感谢,场景这样和平,被一则校广播通知打断。 一阵忙音。下来一阵是校长的声音。 “同学们,” 他的疲惫一扫而空,在广播里神采非常,“我们学校的经济危机正式解除了。请各位同学通知家长,也就是说,我们要继续办下去。我们不会倒闭。” 听起来神气得很。 没等几人反应,他又在广播末尾通知要见面班主任和闵玧其。都猜到了,正是因为新闻上的事。班主任叫他妈妈带着他二人先回家,她来应付学校里的事,他妈妈意见相反,要去看看校长,看看他心里打的什么算盘。班主任笑起来,我们校长也一定是要保护同学的,他人很好,但小孩现在心里面难过,还是先回家休息。他妈妈的脸上刚刚的失魂落魄一扫而空,回敬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人不要只看表象。 班主任拦不住,则带他妈妈一同去到校长办公室。一进门,老头正坐在一边沙发,面目和善,正恭候他几人到来。不晓得他是否已经料到她的出现,也不避讳,左右寒暄一阵,说一些关切体贴的官话,话锋一转,眼神来到站在沙发后的闵玧其身上:“我知道你。这么好的同学。但你们在耍朋友,是不是?” 他眼神里没有波痕,叫闵玧其忽然感到一阵眩晕感。田柾国在沙发背后握了握他的手,替他回答:“我们没有谈恋爱。” “喔,那就是说,早晨直播,你冲到镜头前破坏现场是单纯为了好朋友。”他笑了笑,表情没有变化,还是诚恳万分的模样。田柾国读出他言下之意,校长看出来了,他确实和闵玧其有染,且有染好几年,辗转到现在,他和他甚至没有个正式身份。他这时候发觉他妈妈的话不假,在心法算计这方面,他绝比不过校长。他一方面以此坐实了他二人的身份,一个是同性恋,一个是同性恋的帮凶,或者反过来,一个是乖同学,被他田柾国带成浪种。哪种说法全看他妈妈和班主任的理解,他已经把意思表达到头,至于他二人,闵玧其或许能赦免,田柾国扰乱新闻拍摄和暴力这一点就足够他吃个惩罚。 班主任要出面打个圆场,他妈妈这时开口:“拐弯抹角的,不如有话就说。”校长捋了捋胡子,发白了,指一指闵玧其:“他……”他妈妈点点头,态度理直气壮:“我儿子喜欢男人,和他的人品有什么关系?” 校长的眼睛瞪了瞪,随即笑起来:哪里是这个意思!学校现在要继续办学,闵玧其是我们学校重点培养的学生,在未来的高考之中可以说是和学校的名誉直直挂钩。质疑他的话,那就是在质疑学校的教育了。“但,”他用了个但字,咬的很重,“即使我们相信,外界评论会影响到第三中学的孩子们。为了保全孩子们的课堂,如果可以,你,”他把眼神从闵玧其这一头转到田柾国身上去,表情变成了很抱歉的,“要委屈你暂时从学校里停课了。” “我……” 闵玧其的“我”字说到一半,被田柾国半路拦下。他要校长同他保证闵玧其的在校安全,他这样一个小子,已经预见了他不在的闵玧其的未来。他妈妈转头拉他手臂,说他不能停课,两个人都没有错的事情,怎么非要一个人承担呢?田柾国只管把校长这一要求应下来,他决定了,他要替小霞赎这个罪。 非要牺牲一个人,那就来牺牲他吧。 这一番唇枪舌战结束,从校长办公室走出来,班主任要回去上课,先一步离开。闵玧其有些抱歉地看向田柾国,但嘴巴不放过:“你知道我要出国,上不上课对我没有意义。”他摇摇头,回答他:“你不能停课。你不去上课就是认输了,大家就会觉得你喜欢男生有错,甚至是其他的错,莫须有的事情……”他停了停,又说:“我会叫朴智旻和金泰亨保护你的。” 还想说什么,闵玧其欲言又止的,田柾国把他打断。他在这时看闵玧其最后一眼,有一丝诀别的意味。似乎闵玧其这才突然意识到田柾国刚刚答应停课决定是为了什么,同他使眼色,绝不要他讲出口,但他同他妈妈深深鞠一躬,还是说:“阿姨,我有件事情要说。”他妈妈看着他的悲壮神情此时正疑惑,他接着说:“刘霞是我妈。” 闵玧其听见一道惊雷在头顶打闪。他只是扶着她,没去看她的表情。他不敢。现在他妈妈也知道了,他是在她痛苦之上完善自己快乐的逆子,他瞒着她和她丈夫情人的儿子偷欢,甚至她不会想到他们已经做过无数次爱,在她纠结如何对他进行行教育的时候,他已经先她一步体会过了。这难说不是一种背叛,或许她能体谅原谅他,因为这是他的幸福。为了成全他的幸福,妈妈宁愿忍气吞声一些,让他去放手一搏。但他现在把她也变成了敌人,觉得她不能够信任,原来从始至终她都在圆圈外。任谁遭遇此事都无法轻易绕过,他感到他妈妈的胳膊正在颤抖,比刚刚他在田柾国怀里抖得更厉害。他再回过神,打算拯救他的人也消失了,田柾国早走失到天涯海角,最后留给他的只有他离开的一阵脚步。来匆匆去匆匆,一边是远离的爱,一边是几乎破碎的爱,不晓得如何弥补她的灵魂,再转过头来,闵玧其在今天终于打算向田柾国丢盔弃甲,而田柾国呢,温柔一刀,直直砍破他的脊梁。 今天,这一年,十八岁。痛苦的十八岁。一招一式推杯换盏之间,田柾国总念想如何拼补他被小霞破坏的生活,他把这件事放在了自己的幸福之后,希望闵玧其幸福快乐,那么他也幸福快乐。闵玧其是知道这一点的。到现在为止,他最卑鄙。田柾国真恨不得把自己的骨肉揉碎了融给他,只为让闵玧其比铠甲还坚硬,而他知道田柾国喜欢自己,是闵玧其不愿意勇敢面对。他绝对也喜欢田柾国,你喜欢我也喜欢,我们就在一起,可他竟然没这个勇气。他就放任田柾国做自我奉献,促使到这一天他不得不找了个自以为伤害最小的方法来保全他闵玧其,甚至到现在为止,他还觉得能接受小霞和他的闵玧其是个英雄。给了他一份默认的爱的英雄。绽放在他青春期的英雄。 说英雄,谁是英雄。

回家的路上,他妈妈替他挡下一块石头。 如果这块石头真的砸到自己身上,他才不觉得痛;但这块石头砸的是她,正正砸到手背,破掉一块很小的皮肤。这一瞬间不大不小,但足以叫闵玧其的神经断掉。彻底失了控,他看见是常常在小区里作弄野猫的坏小子们,年龄不大,十四五岁。他从地上捡起那块石头,他妈妈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飞奔出去,完全忘记膝盖的疼痛,一把抓住其中一个,按在地上狠狠揍了一顿。看起来像个疯子,一边喊一边打,闵玧其觉得自己哭了可一滴眼泪都没流,那小子起初还有些要翻身的劲头,后来双手捂着头求饶,但他不要停,其他的小孩吓得不敢上前拉架,最后还是他妈妈把他拉开的。 那小子躺在地上哭,鼻血流了一脸,半个脸颊肿起来,石头被他放在一边分毫未动。孩子的家长很快找来,女人一边哭一边骂街,男人负责暴力,越过闵玧其来揪住他妈妈的领子,这就要质问她怎么教育的孩子。闵玧其踹了那男人一脚,他把她放开了,男人这时候也不要什么男人尊严,和闵玧其在地面扭打作一团。往日他连跑步都只能堪堪压住及格线,这时候浑身有了力气,又忆起田柾国同他描述的一些出招,拳拳到肉,竟然获得一点要胜利的势头。结果是女人把男人拉开要换自己上场,她嘴巴里又讲些对他妈妈的咒骂,闵玧其也把面子丢到地上,一巴掌抡圆了停在半空,没能真正打下去。又是他妈妈把他抓住,这时有人站出来发声:我刚刚看见了,是他们家小孩先对人家妈妈丢石头,活该! 他夫妻二人这才明白状况。再回过头来,他妈妈早早拽他撤离人群,把混乱丢给他们一家处理。 他妈妈走在前头,闵玧其跟在后头,她把他抓的好紧,好像怕他走丢。走到家门口插进钥匙才发现连房门都没关紧,好在没丢什么东西,他妈妈叫他去沙发上候着,她去拿医药箱,他嘴角破了,刚刚结痂的伤口又撕裂,瞬间血肉模糊。他坐在沙发上,痛感迟来好久,他妈妈很快从卧室里找来医药箱,打开来看,药品样样俱全。是她先笑出来:“你男朋友打架这么凶,酒精都用完一瓶的。” 闵玧其说不出话。他看着她替自己擦伤口,想起来有过那么多的日子,李医生和校医务室都不在的日子,他给田柾国擦酒精贴OK绷,他的这个床伴就用眼睛盯着他,他的手伸到哪里田柾国就看到哪里,好像他在做的事情不是给他上药,他的伤口在那时都变成好的借口,让他们得以那么温馨,距离那么接近。回头看看她,她给他这样擦酒精的时候何尝不是满怀爱意。一个人总有违心时间,可能同一个不爱的人做爱,但不能给一个不爱的人包扎。你是无所谓让自己受伤,可绝不容忍让他破皮。 这样思想,他一定要和她道个歉。但他不晓得如何开口,直到她替他做完所有善后工作,她把医药箱盖上打算把它放回原位,闵玧其叫住她,就发声了一个字:妈。她就立刻晓得他的意思。 她有些无奈,又不得不放过他:“你听好,小子。你爱上的是男人或是女人,都无所谓,我不在乎他的身份。我只要他对你好。我想你幸福,想你这辈子都像十几岁一样精彩,你可以去打架你可以学习不好,你可以很叛逆地打耳洞染头发,做纹身,去玩什么音乐或者写诗,如果你要玩赛车,我会给你买一辆最好最好的赛车。哪次我没有支持你?哪次不是我在支持你?正因为如此你就该早早告诉我他是什么人,我不要管他是小三的儿子还是谁的儿子,他对你好,我只要这点。但你不告诉我,你应该清楚不是我要知道,是你们好像当这件事是炸弹一样,好像是我会因此苛责你的爱情,但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喜欢他喜欢的要死,我会忍心剥开你们吗?是,我的婚姻很不幸,老公拿着我的钱玩乐,成功之后又背叛我,可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你要恨他也好继续喊他爸也好,你喜欢谁都好,那是你的决定。我能做的事情就是,我能做的就是好好爱你,看到你有一个美满人生。因为这件事很复杂,我也很累,不想理了也不要理了。现在就一件事特别明了,就是我和这个男人从此无关,我和他的新生活无关,他是我的前夫,仅此而已。但你要相信我,我无条件做你后盾,闵玧其,”说到这里,她有些哽咽,深深呼吸一口,接着说:“我是你妈。” 她模样坚定又伟岸,闵玧其终于认识到这一点。他伤掉很多人的心。 她的和田柾国的,班主任的,他就这样躲在人墙之后,拿着他的清单一一落款。很多事情他都没做过,去大邱看看,打一次架,逃一次课,像她说的一样染头发打耳洞,做个坏孩子,做个放肆的孩子,他做不到。因此把他们写进愿望清单,祈祷以这种方式祭奠他已经走完的十八年青春。这十八年做过最叛逆的事情就是搬出来自己住,还是她的提议,她给他撑腰。这十八年只做过一件大胆事就是把自己给了田柾国。除了这两件,他似乎一直在惶惶度日。现在终于发现真相。 能过的这么舒服,是因为有人替他挡下痛苦。

1 view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请在天亮前打碎那盏灯

那个孩子,闵玧其,就坐在靠窗的最角落。   原本她坐在靠窗的第一排,那是个很光亮的位置,阳光很好,只是看黑板有些斜视。很多学生都希望坐到那里,那首先代表某一人是公认的好学生,其次,那里还贴着暖气,是冬天的一块宝地。不过闵玧其在乎的不是那些,她只是单纯喜欢挨着窗户坐。闵玧其不是总会听讲的,虽然是绩优生,但在多半的课堂时间里,闵玧其都习惯对着左手边的窗户发呆。   透过那扇窗户,闵玧其看到过很多东西:

金蛇狂舞 11

地牢昏暗,闵玧其转转手腕,耳侧传来滴水声。 手脚给两条腕子粗的铁链牵住,闵玧其没有逃脱的本事,这会儿坐在草席子上,湿气袭身,给衣裳烘的半干不干,黏在皮肤,冷进膝盖骨。 这小半辈子,原以为穿越就是最深刻的记忆,没想到临了到头还能住一遭古代人造的牢房,给铁链磨破皮肤。因着是建在地下的牢房,光线只有外头墙上挂着的火把,一团火,熊熊燃烧。 进牢前还是下午,太阳烈的很,毒辣辣地烤他头皮。这会儿早把时间同方位

金蛇狂舞 10

闵玧其向昔翰星认了命,真不再打听金蛇绞的下落。风寒三日,于昔翰星而言也算场蜕变,有着这层安慰,昔翰星的心里总算好过一些。 他这就要下床打理家务去,闵玧其说,既然你真心想我一辈子留在这里,那就得听我的。他要他接着回去歇息,昔翰星说,田家仍然有田勇仁把持,他做不了田柾国,他早早就该独立。闵玧其问他,你信不信得过我?昔翰星晓得这话什么意思,回答他,你能吗?闵玧其心想,昔翰星太入戏,真把他当作昔府女主人,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