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泡沫的孩子 02

田柾国知道他妈妈做流动二奶的最后一个目标是闵玧其他爸的时候也很震惊。那时候他已经和闵玧其睡了几个来回,两个人在床上你侬我侬,田柾国说荤话,说闵玧其做爱的时候像个婊子,闵玧其一般不理会他,只有那一次他插他的时候闵玧其回话了,说我不是婊子,你妈才是婊子。

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小霞不是亲妈,是父母在乡下的远方亲戚,意外之后才正式成为小霞的孩子。小霞来城里打工,没文化,工作单位不要她,收养田柾国的时候小霞十九岁,那时候青春貌美,跑去夜总会当小姐钓大老板。小霞要照顾田柾国,分身乏术,后来倾向于做短期二奶,有时候带田柾国见老板,从那时起就为了闵玧其的这句“你妈是婊子”做好了准备。

闵玧其的父母离婚了,就在上个月。原因是他爸包二奶,小霞不是第一个,但是最后一个。实则小霞不知道自己其实连三都算不上,在她之前同时还有小四小五。但小霞漂亮,做饭好吃,最可怜的是竟然带着孩子。他爸是入驁的,总觉得家里的婆娘仗着钱多横行霸道,小霞这样的女人体贴少事,没见过世面,让他在她面前总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再回头看看原配,年老色衰了,当年是怎么看上她的呢?想了想,是钱吧,但他现在打下一份事业,有一家公司,他的这个婆娘很早就晓得他的这些花花世界,说离婚就在小霞搬进他买的新房子的第二天。

其中的很多细节田柾国已经不想再纠结了,关系一层一层的缠绕,总的来说,他和闵玧其不应该像这一晚这么的如胶似漆。

事后田柾国问闵玧其你也会恨我吗,闵玧其说可能吧,但现在不会。小三又不是你,或许以后什么时候人生不顺利了,那个时候再恨你也不迟。田柾国说,你的人生不顺利为什么怪我啊?闵玧其回答他,没有你妈的话,我也用不着出国了。

闵玧其决定要出国留学是二月份的事情。四月份开始写的愿望清单,闵玧其把那个叫做遗愿清单,其中“和田柾国做爱”占了整整一页,闵玧其告诉田柾国,从他离开这里到美国去之前,每做一次都要划一笔正字。

到那天为止,已经画了两个多一笔。没想到这是最后一次。

第二天到校,闵玧其和田柾国说:“我妈来和我住了。”

田柾国回答他:“意思是以后我都不能到你家和你做爱了,是这个意思吗?”

闵玧其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也只能是这个意思。和家里出柜之后,他爸的反应尤其强烈。自己搬出来住是妈妈的决定,之所以到美国去是因为妈妈是那个年代很少见的留学生,喜欢男生就喜欢男生吧,妈妈说,在学校附近给闵玧其找了套房子,每月按时打生活费,也是从那个时候,从初中开始和田柾国做爱,维持到现在的生活在爸妈离婚之后被打破了。

用田柾国的话来说,闵玧其是已经被他“操熟了”,“习惯了”,不是他的话一定不行。闵玧其没心思在1990年找到同性恋群体的地下组织,和别人上床以证明并非不是非田柾国不可,他晓得那是男人的一种自我满足感,他也是男人,常常也想,田柾国也是非他不可的。

晚上田柾国跑到闵玧其楼下喊他出来去舞厅跳迪斯科,闵玧其推开窗户对他摇了摇头。田柾国大声问为什么啊,闵玧其回答他:少来,我要写作业,你自己去泡妹吧。

说完就把窗户关上了,田柾国想闵玧其这招真是绝门。明知道他从和他第一次做爱开始就注定这辈子不能再过“正常人”的生活还要这么恶心他,恶心完了窗户一关,还有个亲妈在里头给闵玧其端小水果,就留他一人在楼外头吹冷风,真够狠的。

一个人跳舞实在没什么意思,从闵玧其家楼下回程的路上路过小卖铺,看见外头放了一大纸箱的管状物,包装纸上写着“泡泡水”,心里一转,花五毛钱在小卖铺摊上买了一罐。

他心想得让闵玧其知道自己确实会吹泡泡啊,又折回闵玧其的窗下来,那窗户就在二楼的位置,楼下什么动静听得门儿清。田柾国头一回接触这个,装模作样地把瓶盖打开,模具在水里沾一沾,拉出来,塑料圆圈之间多出一层透明薄膜。

田柾国把这层薄膜放在嘴边,力气全灌到嘴巴里,用鼻腔猛地一吸气再奋力从嘴巴喷出,吹到有些缺氧,泡泡没见着,那层膜已经消失了。

好吧,他可能确实不太会吹泡泡。但他说好要在春游那天给闵玧其吹泡泡的,虽然是他单方面的约定,但牛逼已经吹下,丢的也是他的面子。

之后尝试了第二次,第三次,从嘴巴里发出的声音类似放屁,直到二楼那扇窗户又打开,闵玧其探出头来骂他:“田柾国你他妈的有什么毛病?”

田柾国装出一副委屈极了的样子,挥了挥手里的模具,大声回应:“我他妈的想你了,闵玧其!”然后看见闵玧其在窗户里头愣了愣,随即传来一声女人声音,问闵玧其是谁,男朋友吧?闵玧其转头回答那声音:“妈,不是世界上所有男的都是我男朋友!”最后和田柾国说:“明天收拾你。”啪地一声关了窗。

这下是真的有点委屈了。

很多事例如这一件,他喜欢闵玧其,虽然从来没说过,但闵玧其肯定知道。就像他隐瞒自己知道闵玧其真正的生日还要陪闵玧其演戏一样,闵玧其也对他喜欢他装作不之情。互相之间同时隐瞒着,爸爸和很多女人出轨的这件事,养母给别人做二奶这件事,还有田柾国喜欢闵玧其这件事,在某一天一起真相大白。

是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有了父母的这层纠葛,打算在闵玧其生日那天说“我们在一起吧”试试看,因为这场大人们的飞来横祸变成泡影。

很像泡泡吧,之前在学校里看到有谁拿了管泡泡水吹,飘出很多泡泡来。很梦幻的,透明液体在阳光下竟然可以反射出七彩光斑,但泡泡的一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飞到一半就破了,哗啦啦地变成水珠,他的告白在将要开花的时候被弹破,现在闵玧其的生日也真相大白了,田柾国在失去和闵玧其做爱的机会之后又失去了一起过生日的资格,就因为他妈勾搭上的新大款是闵玧其他爸,这消息加在一起,够天雷了。

被闵玧其下了逐客令,灰溜溜地走回家里,小霞给他开的门。田柾国问她:“你不住新家?”

小霞有些嗔怪地瞪他,随后把田柾国迎进来:“我儿子还没吃饭呢。”

她的这张脸不复十九岁盛况,仍有余韵,田柾国看着小霞,不知道是该爱她还是恨她了。

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请在天亮前打碎那盏灯

那个孩子,闵玧其,就坐在靠窗的最角落。   原本她坐在靠窗的第一排,那是个很光亮的位置,阳光很好,只是看黑板有些斜视。很多学生都希望坐到那里,那首先代表某一人是公认的好学生,其次,那里还贴着暖气,是冬天的一块宝地。不过闵玧其在乎的不是那些,她只是单纯喜欢挨着窗户坐。闵玧其不是总会听讲的,虽然是绩优生,但在多半的课堂时间里,闵玧其都习惯对着左手边的窗户发呆。   透过那扇窗户,闵玧其看到过很多东西:

金蛇狂舞 11

地牢昏暗,闵玧其转转手腕,耳侧传来滴水声。 手脚给两条腕子粗的铁链牵住,闵玧其没有逃脱的本事,这会儿坐在草席子上,湿气袭身,给衣裳烘的半干不干,黏在皮肤,冷进膝盖骨。 这小半辈子,原以为穿越就是最深刻的记忆,没想到临了到头还能住一遭古代人造的牢房,给铁链磨破皮肤。因着是建在地下的牢房,光线只有外头墙上挂着的火把,一团火,熊熊燃烧。 进牢前还是下午,太阳烈的很,毒辣辣地烤他头皮。这会儿早把时间同方位

金蛇狂舞 10

闵玧其向昔翰星认了命,真不再打听金蛇绞的下落。风寒三日,于昔翰星而言也算场蜕变,有着这层安慰,昔翰星的心里总算好过一些。 他这就要下床打理家务去,闵玧其说,既然你真心想我一辈子留在这里,那就得听我的。他要他接着回去歇息,昔翰星说,田家仍然有田勇仁把持,他做不了田柾国,他早早就该独立。闵玧其问他,你信不信得过我?昔翰星晓得这话什么意思,回答他,你能吗?闵玧其心想,昔翰星太入戏,真把他当作昔府女主人,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