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泡沫的孩子 01

闵玧其有一个硬壳笔记本,一半用来上课传小话,一半用来写信。撕的差不多了,打算用剩下的几页做个清单。就那么几张纸,被前后两面的壳完美保护着,在那之间的第一页写下:我在1990年四月的遗愿。

田柾国不喜欢这个清单的名字。很不好吧,闵玧其身体健康,遗愿这件事,只是出国而已,闵玧其又不是要去死。至少现在不要,他的那个遗愿清单上有一项占了整整一页纸,写的是“和田柾国做爱”。刚刚做完,闵玧其说累了不做了,现在躺在他的枕头旁边。田柾国的一半身体在外面露着,另一半躲在被子里,不到开空调的时候,今年的温度已经提前热起来,田柾国躺在靠窗的位置,做完之后开了窗,能借助这点凉风降温。但是又想享受闵玧其身体在的空间和温度,所以身体被被子边划出界限,田柾国用还在杯子里的那只手戳闵玧其后背,闵玧其没反应,田柾国当下立断,干脆地转身抱上去:“后天学校组织的那个什么活动,告别校园的,不是组织要出去春游吗,我买个泡泡水给你吹泡泡吧。”

“我累了,我要睡觉。”闵玧其浑身一挣扎,田柾国流沙似的让他逃不脱,闵玧其又说:“吹什么泡泡,你只会吹牛逼。”

田柾国一撇嘴,脑袋顶上闵玧其的后颈:“我不仅会吹牛逼,我还会吹你的.....”

“打住,”闵玧其在被子里踹了一脚田柾国的小腿,脚底板一路向上,最后顶在田柾国的鸟上,“也别顶我。”

“我不讲究,脚也行,脚不累吧,你用脚给我撸一次,好不好?”

闵玧其不想理他,脚心已经传来些田柾国挺动的势头。睡意有些散了,闵玧其唯独不敢把田柾国的这个信号当做假话处理,掀开被子跳下床来,一脚踩上田柾国没扔进桶里的避孕套。

忽略那个,闵玧其去找校服外套,从口袋里拿出包中华,火红的纸壳,像把火星在夜里燃烧。

闵玧其抽了一根,把烟盒随手甩在床上,田柾国这回准心在家,拿起烟盒一个抛投,准准地砸进垃圾桶里。再回过头来闵玧其已经站在窗台边点烟了,穿的是他的校服上衣,有些大,刚刚盖过屁股。

从这个角度隐约能看见闵玧其的鸟在腿间晃荡,田柾国晓得不能再看了,眼神抬上去看到闵玧其嘬了一口烟,缓缓地吐出一缕雾。

他不高兴,起身下床,从闵玧其的嘴边抽出那支烟,想灭在掌心又怕疼,只能恶狠狠地按灭在窗沿上。闵玧其的表情没什么变化,手还维持着夹烟的动作:“那是中华,宝贝儿,你太大款了,一整包都给我扔了。”

田柾国理直气壮地说:“我不喜欢你抽烟。”

“我这个属于梦游嘛,就是那种睡醒了发现诶呀我怎么在抽烟呢,挺神奇的是不是,你有烟吗?”

“我没烟,你别和我贫。”田柾国走到闵玧其身后,从他背后抱上去,两手撑在窗台上,说:“我说真的,春游那天是你生日,我给你吹泡泡。你不是有那个什么,单反......单反相机,你不是要准备那个,呃,......破佛理?”闵玧其笑了一下,回答他:“portfolio。”田柾国接着说:“我就只有英文不好而已!”

“有两件事,第一件,上周数学模考我考140,你抄我的考了80,田柾国,你不只是英文不好而已。第二件事,”闵玧其用手指比了个二,在田柾国面前摇一摇,“其实我的生日是上个月的九号。”

“这件事我也知道。”田柾国把手从窗台边转移到闵玧其身前,紧紧搂住,“之前做心理问卷调查,我负责收的,看见你的了。”知道闵玧其要问什么,又补充道:“你不和我说,我就当做我不知道。”

吹来一阵风,有些冷,闵玧其向田柾国的怀里躲了躲:“那是人为的意外吧,田柾国。你没办法陪我过今年的生日了,我也没办法过你的,早点说的话请你吃蛋糕,错过了这个,觉得可惜吗?”

“我会觉得可惜的是没办法陪你过生日这件事,蛋糕什么时候都能吃。”田柾国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搂着闵玧其轻轻地左右晃了晃,感觉很幸福的:“还是说你后悔骗我了,我们玧其,人之将离其言也善,你到美国之后也会在我生日的时候买个蛋糕庆祝吗?”

“我是去美国上大学,又不是去美国找死。”闵玧其把田柾国的手臂拍开,在他的怀抱中转过身去,换手肘后曲搭在窗台上,“你呢,田柾国,不考大学?”

“不考了,学的太差,八十分怎么考大学。准备考大学的人不会在高考前三个月还在和男同学做爱。”

“你不用强调是男同学。”闵玧其觉得田柾国一定要说是“男同学”,是想让他产生一种性兴奋。而偏偏他和田柾国之间有的也只是男同学的关系,用最近流行的词语来说,他们还可以是炮友,同性炮友,同龄炮友。但仅此而已。闵玧其问他:“你妈呢?”

“你骂我?”

“你随便,我骂她也应该。”

“我妈说也给我报个舞蹈班音乐班,说闵玧其你小子都能出国学摄影,她儿子也能在国内上大学。”停了停,田柾国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说:“用你爸的钱。”

闵玧其做了个很厌恶的表情:“前爸,先父,你别恶心我。”

田柾国问他:“你说是我妈勾引你爸在先还是你勾引我在先呢?”

“我不觉得这是个很值得讨论的话题。你妈是你妈,做不了我的后妈,你后爸是你后爸,我没爸。还有,给你个忠告啊,你后爸的钱是从我亲妈那里打离婚官司抢来的,坐吃山空坚持不了几年,劝你妈见好就收提前找好下家,反正她也擅长干这个,是吧?”

“还聊吗我们,吵架还是打架?”

闵玧其双手在胸前交叉,做了个禁止的动作:“我不和你打架,一会儿又打到床上去了。我真的很累。”然后从田柾国已经松懈了的双臂之间走出去回到床上,田柾国看到他又把后背朝向自己,把这处最柔软的要害暴露给自己,想到他和闵玧其除了同学的身份之外,还有仇人的关系。

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请在天亮前打碎那盏灯

那个孩子,闵玧其,就坐在靠窗的最角落。   原本她坐在靠窗的第一排,那是个很光亮的位置,阳光很好,只是看黑板有些斜视。很多学生都希望坐到那里,那首先代表某一人是公认的好学生,其次,那里还贴着暖气,是冬天的一块宝地。不过闵玧其在乎的不是那些,她只是单纯喜欢挨着窗户坐。闵玧其不是总会听讲的,虽然是绩优生,但在多半的课堂时间里,闵玧其都习惯对着左手边的窗户发呆。   透过那扇窗户,闵玧其看到过很多东西:

金蛇狂舞 11

地牢昏暗,闵玧其转转手腕,耳侧传来滴水声。 手脚给两条腕子粗的铁链牵住,闵玧其没有逃脱的本事,这会儿坐在草席子上,湿气袭身,给衣裳烘的半干不干,黏在皮肤,冷进膝盖骨。 这小半辈子,原以为穿越就是最深刻的记忆,没想到临了到头还能住一遭古代人造的牢房,给铁链磨破皮肤。因着是建在地下的牢房,光线只有外头墙上挂着的火把,一团火,熊熊燃烧。 进牢前还是下午,太阳烈的很,毒辣辣地烤他头皮。这会儿早把时间同方位

金蛇狂舞 10

闵玧其向昔翰星认了命,真不再打听金蛇绞的下落。风寒三日,于昔翰星而言也算场蜕变,有着这层安慰,昔翰星的心里总算好过一些。 他这就要下床打理家务去,闵玧其说,既然你真心想我一辈子留在这里,那就得听我的。他要他接着回去歇息,昔翰星说,田家仍然有田勇仁把持,他做不了田柾国,他早早就该独立。闵玧其问他,你信不信得过我?昔翰星晓得这话什么意思,回答他,你能吗?闵玧其心想,昔翰星太入戏,真把他当作昔府女主人,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