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沉浮 12

“总听别人说饿唱饱吹,我在你身上真的一点都没看见。”

经纪人说到,他正替田柾国整理演出服。

四年前他凭歌唱类节目出道,一夜之间家喻户晓,公司因他走红渡过危机,他成了小公司里走出的草根明星。田柾国还是坚持完成了学业,赚了四年钱,租了房子,找到了能给妈治病的医生。一切都顺利,又和公司签了六年合同,仍由郑号锡替他把关。

闵玧智也不在成大念书了。他后来从郑号锡那里知道闵玧智原来早被海外公司挖走,在那里修完学业,研究生毕业也过去一年,正筹备她的第一张专辑。他和闵玧智没分手,他们仍有联系,艰苦地谈着异国恋,也蛮甜蜜。郑号锡替田柾国旁敲侧击过她知不知道闵玧其的行踪,闵玧智说她假期回国见过闵玧其,但具体住哪里,闵玧其连她也瞒着不说。

田柾国说,麻烦你了,号锡哥。都已经过去,我现在蛮好。郑号锡笑问他,你也已经会说蛮好了,时间真快。

金泰亨本科毕业后开了家蛋糕房,今年本店已经举家搬迁至市中心,原先地址做成分店。金南俊算是彻底完成任务,放心搬去金硕珍店小复式住,把老房子留给他们做小窝。

朴智旻说他的店根本不是蛋糕好吃,他的脸更占分量。金泰亨已经学会听朴智旻牢骚,他说这也是天赋,你不是爱我的脸吗?朴智旻说是啊,太爱你的脸,所以你管你的店叫V’s M我才没意见。泰亨问他,你本来要有什么意见,朴智旻一拍桌子,我偶尔也得做一次前面!

田柾国出了名,联系国内的权威外科医生,去年年底安排朴智旻做了搭桥手术。手术很成功,朴智旻从那时才变得开朗,抑郁的影子好像也从他身上一扫而空,金泰亨十几年前在学校天台遇见的朴智旻,浑身灰尘,满脸伤,也被手术刀一并割下,留在匆匆而去的岁月里。

妈和爸离了婚,财产四六分。妈拿六,爸拿四。终审出庭那天上了新闻,妈成了英雄母亲,他成了励志故事。而莺莺也真成了下一个妈,第一个孩子被爸打流产,怀了第二个,也一样地流了。再不能生育,爸下手更狠,直到田柾国把他送进监狱她才得以解脱。田柾国已经懒得和莺莺纠缠,她以往月月打电话来讥讽妈,有一年终于不打了,田柾国以为爸终于害死人,后来才知道她比妈疯的更早一些。她在他家那条街上游荡,喊着“田哥,别打了,田哥,轻一点”,跳着舞,从他家门口跳到路尽头,再跳回来就变成了“田哥,好舒服啊”。莺莺彻底成了废人。

而那年打架,事后从金硕珍那里知道是刘咏沁递的情报。她可怜闵玧其,也恨刘铜,看不下去了,从刘铜手机里翻出金硕珍号码,金硕珍告诉田柾国,就有了之后的故事。

刘咏沁早年家道中落,刘铜被打入院,袁家人来找她,说她袁家已东山再起。刘咏沁毫不留情地揭发刘铜做下的孽,他也和爸一样蹲了号子。刘咏沁回了袁家,改回原名,现在仍叫袁咏沁。

他每年清明都去看莱莱。莱莱柜子上的兔子贴纸越来越多,都是他买的,每年贴一片新的,拍了照片,洗出来,同纸钱纸衣服一起烧了,再烧一整板贴画,给莱莱在天上能看看。田柾国托人找到莱莱爸在的养老院,才知道他也随他女子一同离了人间,他想这也好,他们一家,总算迎来好日子。

阿吞妈身体健康,田柾国替阿吞谋了份新工作,在健身房做教练。听说他已经谈了朋友,阿吞妈也很喜欢,最近准备结婚,邀请田柾国做他的首席伴郎。

他们每个人都迎来好日子。

这场路演也是田柾国的好日子之一。衣服整理过后他就要上台了,他要通过这次路演替他的新专辑做宣传。

他在后台最后深吸一口气,迈开步子登上舞台,投入一片人海声里。

开头这一首,田柾国要唱《房间》。

田柾国正是凭借这首歌在四年前的总决赛中获胜,四年过去,《房间》依然当红。

他站在那里,扶了扶立麦,台下瞬间安静下来,都等他开口。

他开口唱,伴奏已经不似大一那场新年音乐会般简陋。邀请了有名的钢琴家和小提琴手来替他录伴奏,歌曲唱来,更叫人伤感。

舞台上视野开阔,向下看,谁哭谁笑,一清二楚。

他唱着,眼神扫过人群,想看看谁的反应最大。这是他表演时的小乐趣,田柾国最喜欢把这些流露的瞬间记下来,记在心里,写在本子上。他得记住每个人对他的感动。

他忽然发现人群中有个人,染了绿发,教他好熟悉。

田柾国不由得仔细看,他眼睛好,那人站着的位置正在他视力范围内。

他用目光细细描过那人轮廓,直到他笑了,笑的露出排粉嫩牙龈,一瞬间记忆翻涌,田柾国差点跑了调,决心不再去看。他得先完成演出再来回忆。

后半段他唱的心不在焉,粉丝依然喊破喉咙。唱完了,田柾国再找到他,悄悄地出口气,幸好他还在原地站着。他又眯起眼睛,想看的更清楚些,粉丝们以为这是他做的助兴表演,声浪更高。

田柾国看到那人嘴巴张开,也跟着喊了几声。

他不敢确认眼前人是否就是心中人,于是他想了一招,清清嗓子,对着麦克风说道:“下一首歌之前,我们做个游戏。”

台下人潮立刻答好,田柾国笑了笑,接着说:“如果你爱我,就踮一下脚,挥挥右手,笑一下。”

于是台下的人们都踮起脚,冲他挥挥手。大家都笑着,响起一片我爱你。

那个人呢?

田柾国看到他也踮起脚笑了。

可他没有挥手,那只别人挥起的右手变成一根指头,在一片右手的海中,如同一只帆船,指向田柾国,又指向他自己。

1 view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请在天亮前打碎那盏灯

那个孩子,闵玧其,就坐在靠窗的最角落。   原本她坐在靠窗的第一排,那是个很光亮的位置,阳光很好,只是看黑板有些斜视。很多学生都希望坐到那里,那首先代表某一人是公认的好学生,其次,那里还贴着暖气,是冬天的一块宝地。不过闵玧其在乎的不是那些,她只是单纯喜欢挨着窗户坐。闵玧其不是总会听讲的,虽然是绩优生,但在多半的课堂时间里,闵玧其都习惯对着左手边的窗户发呆。   透过那扇窗户,闵玧其看到过很多东西:

金蛇狂舞 11

地牢昏暗,闵玧其转转手腕,耳侧传来滴水声。 手脚给两条腕子粗的铁链牵住,闵玧其没有逃脱的本事,这会儿坐在草席子上,湿气袭身,给衣裳烘的半干不干,黏在皮肤,冷进膝盖骨。 这小半辈子,原以为穿越就是最深刻的记忆,没想到临了到头还能住一遭古代人造的牢房,给铁链磨破皮肤。因着是建在地下的牢房,光线只有外头墙上挂着的火把,一团火,熊熊燃烧。 进牢前还是下午,太阳烈的很,毒辣辣地烤他头皮。这会儿早把时间同方位

金蛇狂舞 10

闵玧其向昔翰星认了命,真不再打听金蛇绞的下落。风寒三日,于昔翰星而言也算场蜕变,有着这层安慰,昔翰星的心里总算好过一些。 他这就要下床打理家务去,闵玧其说,既然你真心想我一辈子留在这里,那就得听我的。他要他接着回去歇息,昔翰星说,田家仍然有田勇仁把持,他做不了田柾国,他早早就该独立。闵玧其问他,你信不信得过我?昔翰星晓得这话什么意思,回答他,你能吗?闵玧其心想,昔翰星太入戏,真把他当作昔府女主人,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