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沉浮 03

专业考试田柾国发挥得不错,稳打稳算不出意外仍然能保持系里前三。他与金泰亨和朴智旻的不同在于田柾国还懂得学习的好,想靠成绩谋生路。

情侣们上大学,每门成绩压线过档,金南俊总说再上点心吧,再好好学习才能找到好工作啊,金泰亨说他只需要开便利店的能力就够,朴智旻自然帮腔,说他只要追上金泰亨的能力就好。

田柾国成绩好,金泰亨不是因为经济头脑出众,他知道金南俊也从商科毕业所以学商,想踩着脚印走,也想至少替金南俊完成四年大学;朴智旻的动机更单纯了,他学商只是因为喜欢金泰亨。

田柾国再回家是一周之后。衣服还是那身衣服,洗衣液换了香型,金南俊得以知道他这些天不在家也有地方住。安全暂且不谈,金南俊的精力顾不上担心三个成年男人安危,只关心他考得怎么样。还不错,还不错就好;去哪儿了,哦,去男人家,哪个男人?嗯,闵玧其,哥就是永远在家里看不到皮筋香水一类的了,是吗?

他开玩笑,田柾国不睬他,朴智旻和金泰亨过来打趣:不爱suga爱他呀,田柾国眼神一瞥,闵玧其就是suga。

能要到suga真名金泰亨很意外,朴智旻还是那样噗噗地笑,手指弯起来勾下唇,金泰亨看他又做下意识动作,问他到底在笑话谁。朴智旻说没有,我们家里最小的孩子长大了,我呢在替你高兴,你也替南俊哥高兴一下吧,我们都长大了。

“是长大了,逃脱哥的海螺壳去做别人的寄居蟹,田柾国,至少打个电话回来吧,哥这块可怜海螺才比较依赖小螃蟹们。为什么不打电话?”金南俊替他把换下来的衣服丢进洗衣机,家小,洗衣机装在厨房里,有时一边做饭一边洗衣服,轰鸣交响曲。

“叛逆一次,想看看哥会不会发消息来主动担心我。”

朴智旻和金泰亨要吃橘子,田柾国自告奋勇要帮他们剥皮。橘皮离开果肉,清香立刻在小小家里爆发开来。金南俊在洗衣机前调试,听见专属田柾国的拖鞋声走近,他没抬头看,一瓣没有白丝的橘子抵在他唇边。

金南俊很干脆地张嘴吃掉,洗衣机嗡鸣,咀嚼时听见田柾国在他耳边轻声说:“对不起,南俊哥。”

田柾国好运一次,那天他夺过闵玧其电话,反倒让闵玧其冷漠眼神瞪的性欲全无。他只好放过闵玧其,随他在自己面前脱换衣服,把染上店里浓郁香薰的衬衫脱在床上,换一件卫衣,深蓝色衬得他很年轻。

“我的电话号码,要做再联系,今天算我赊账。你听见了,要吃咖喱牛肉呢。”闵玧其牵过床头KTV宣传单,在背面写下一串数字。犹豫要不要加区号,最后放弃了,对折,用指甲压过折线,在唇边过一次,再轻巧拆下一条,上面躺着他的电话号码。

田柾国接过捧在手心,闵玧其已经完成穿戴,准备出门。他问他:“干脆直接退我钱,何必破坏你的神秘感呢。”

“我也想保持我的神秘感。你不知道,我的手机号码从来不留给生意伙伴。”闵玧其站在门边等他,手指勾串钥匙在指节上打转,“不退钱,规矩,怕无赖。”

田柾国不再问,不管理不理解,闵玧其已经在赶他出门。他把纸条揣进兜里先闵玧其一步跨出门框,闵玧其在他身后关门,钥匙落锁,从这间房间到KTV接待大厅有段距离,他得以和闵玧其在这条七转八弯的走廊上再度过一段时间。

两人聊天,脚步不觉中放慢了些。闵玧其问他哪里上大学,田柾国说在音乐学院。前者又问他哪里的音乐学院,他回答说这座城市也就那一所艺术类院校,就那里,成大。闵玧其兴致来了不少,一笑,说因为太巧了,难免还想求证一下。

“我的老板,我妹妹,也在那里念大学。”走到交叉口,面前有人推着餐车横穿,闵玧其停下和服务生打招呼,他叫他suga哥。田柾国也停下等餐车过。

“闵玧其,”田柾国叫他,一种只有我知的优越感让他心情也好一些。他叫闵玧其就应,回他一声语气词,田柾国又接着说:“她学什么的。”

“作曲。你大几?”

“我学声乐。大一。”

“那就是正儿八经的同学了。”闵玧其笑着,又想起什么,“原来让你唱歌我没猜错啊。下次助兴唱歌听听吧,田柾国。”

“我要收费。”快到大厅,田柾国又把步伐放小了些。

“你舍得在我这种人身上牟利吗?”闵玧其一副委屈样子,一步跨进大厅。不同于昏暗走廊,大厅光线还算明亮,玻璃彩球挂在天花板旋转,巨大屏幕嵌在墙壁正中心,闵玧其站在屏幕前反虚光,在田柾国眼里一下变得暗了,暗成一片人影。

“那今晚能约你出来吗?”田柾国愣了片刻才从走廊阴影里走出来,闵玧其回眸,正好对上他微眯的双眼。

“明知故问的问题......”说到一半,手机在闵玧其口袋里振动。他点开锁屏看了一眼,略带无奈地点点头,转身对田柾国说:“现在可以了。”

“不吃咖喱牛肉了?”

“玩去了。臭丫头。”闵玧其走回田柾国身边,又用仰视意味的角度看着田柾国。

田柾国想避开这种眼神,难自拔,三角眼偏偏有魔力,他一看,那双眼睛顶着棕色光辉审视他,接触不多,但总险些让田柾国无处遁行。

田柾国勇大拇指指指身后,问他:“那现在回去?”

闵玧其摇摇头:“我衣服刚换,不去那里。”

“我没闲钱另外开房。”

他准备掏钱包给闵玧其看,证明他的话不掺假。后者好看穿他手指放在口袋边踌躇的动作,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随后打个响指,问田柾国有没有记下他的手机号码。又说之后可以在联系人里加上他的家庭住址了,田柾国一时间没明白他的意思,问他为什么自己能知道他家住哪里。

“意思是去我家,开点窍吧你啊,脸这么好看,心也要好看一点才行。”

闵玧其拍田柾国的肩膀,这当口,田柾国还在处理信息。等他完全反应过来闵玧其已经转身走了,他只能带着满肚子疑问先跟上去,等路上再慢慢问。

说是去家里,其实没多远。离店只隔几条街,兜兜转转拐进一处老式居民楼,田柾国走进院门,觉得设计和他家有异曲同工之处,做大门的铁栅栏已经关不上了,连合处生锈,一推吱哑作响。

站在单元楼前闵玧其觉得饿,想起晚上已经不再有咖喱牛肉等他果腹,又拉着田柾国去附近便利店买饭团便当。田柾国看着速溶奶茶和汽水出神,闵玧其说刚刚在店里问他要喝什么不懂得要,那都是花老板的钱,现在花他的钱倒放的够开。他嘴上这么说,还是豪迈地把两种饮料扫进购物篮。

两个梅子饭团闵玧其就够吃,田柾国不喜欢梅子口感,换成四种纯肉夹心,也丢进篮子里。付钱时他坚持要AA制,闵玧其笑了,讲他不要看不起他,他现在也很够赚,没理由逛便利店还让小辈花钱。

老居民楼没有电梯,楼梯间的感应灯灭掉一半,春夏交接之际,白天逐渐拉长,爬楼梯时时间不早,天光也才走到黄昏。田柾国把手机里自带的手电筒打开,闵玧其请他吃饭,他替闵玧其提袋子。最有重量的六个饭团在他手里也没重量,日落暮光从楼梯间一低一高两处入口透进,闵玧其后背打上手电筒,落暮氛围瞬间被吞没,田柾国忽然有种他也一样把闵玧其吞下的感觉。

他们是什么关系,田柾国心里当然明白。用眼神画闵玧其后背轮廓太专心,从五楼楼梯口出来,田柾国才开始品味这段路。

不坐电梯他已经习惯,金南俊总派他们三个小的去买东西,来回也要爬楼梯。他们家住九楼,楼梯间更黑,墙角一样堆着垃圾袋。但他会走前面,金泰亨排他之后,朴智旻总喊慢点呀,跟不上了,他和金泰亨这时难得变成一队,一边跑远朴智旻打的手电光又在转折处等他,让爬楼梯的时候总有种朴实感。那是和家人一起过生活才有的朴实感。田柾国此刻不知怎的,几节楼梯,闵玧其走在前,他替闵玧其照前路,脚步声节奏有序,闵玧其穿着凉拖,一声之后还会有一声,就从这样一黑一亮中唐突地冒出这种感觉。

站在门口闵玧其对了好一会儿钥匙孔,发现拿错钥匙了,用KTV里那扇门的钥匙怼自家门锁,似是自嘲地笑着颤了下。田柾国站在他身后数发丝,仔细看才发现他发根发黑。原来他不是天生棕发。

用对钥匙,开了门,闵玧其催田柾国快点进门,免得招进蚊子。楼老了些,门还是为了安全装两道,闵玧其说他家之前进贼,才换过S级锁,钥匙也跟着换了才忘记已经不和店里那把栓在一起。

田柾国其实没多注意闵玧其换钥匙的动作,没接话,折了话题问闵玧其他要不要脱鞋。闵玧其才恍然大悟他忘了待客之道,弯腰在鞋柜里替田柾国取客用拖鞋。

他弯腰时卫衣滑上去一些,露出后背一节白皙皮肤,还有紧身牛仔裤在他腰间勒出的红痕,压痕和皮带扣无异。

闵玧其起身,田柾国匆忙把眼神里赤裸的注视收起来。他不躲,对闵玧其也没什么好躲,他们之间关系有多明朗,他看他理解成出于某种欲望也在理;他跟他回家,本身就是出于这种欲望。

没有鞋架,田柾国把鞋脱下放在门旁,闵玧其已经把一双花拖鞋摆在他脚边。

真的是花拖鞋,塑料假花立在中心,恶俗的粉色,田柾国看了半晌,犹豫要不要把脚伸进去,又抬头看闵玧其。闵玧其正在憋笑,忍的不是多努力。

“妹妹买的。穿吧,没别的了。”闵玧其看他光脚踩地面,家里虽然铺木地板,但还没打扫卫生,等一下田柾国要用这双脚踩他床单,会变成让他心碎的一种举动。

没办法,田柾国脚底发凉,只能屈尊踩进粉红花拖鞋。闵玧其已经把塑料袋扔到小餐桌,拿饭团放进微波炉叮,田柾国兀自走到餐桌边,纠结先喝奶茶还是汽水。闵玧其在厨房喊他帮忙冲他那份奶茶,田柾国决定一起喝同款。

椰果配料是他的,珍珠是闵玧其的。热水壶就在小餐桌上,田柾国颠在手里,没什么分量,大概够喝两人份。

开水从壶口一股涌进塑料杯,水面迅速升至四分之三处,配料沉底,奶茶粉结块浮在表面。闵玧其这时从厨房端饭团出来,看田柾国拿塑料吸管搅拌的缓慢,心底有种不祥预感。走近一看,寡淡液体上飘着化不开的块状物,闵玧其叹了口气,放下饭团,夺过田柾国手里吸管让他好好看。

“冲粉不要一下倒这么多水,结块了,知道吗?看着,先倒一层,化开再继续加,搅拌,不要等变成这样才想起来要搅一下。”闵玧其用管身碾压粉块,粉红关节被杯中热气染的颜色更深。田柾国心思不在他讲解,随便应了几声,闵玧其听出他语气中敷衍意味,用手肘向后撞,正好顶上田柾国腹部。

皮肤相触碰,手肘能清晰感到田柾国腹部坚实肌肉。田柾国没后退,闵玧其不显害羞,反倒反手把手掌贴去。

掌心指腹隔层衣服描肌肉轮廓,闵玧其这边逗田柾国,另一手还在碾奶茶粉。

块状物逐渐散开,奶茶颜色明显浓郁一些。闵玧其拿起一杯尝,奶茶入口,他手掌动作停下,舌尖融化的糖分有些太甜了,闵玧其又放下杯子,打算倒出一半再兑牛奶匀开甜度。他只做了放杯子这一步,抵到田柾国腹部的手掌刚想离开,手腕忽然被握住拉回,闵玧其没来得及反应,田柾国又立刻从身后把他圈进双臂之间。两手箍在他身侧,手腕上的力量卸了,改成离他只有厘米距离。

呼吸吹到他后颈,闵玧其忍住抖的欲望,把两杯奶茶推边推远,在他做的圆圈里转身,靠上桌边抬头。他眼尾总有种慵懒味道,看向田柾国,略带懒散地倚着。

田柾国再向前逼近,鼻息节奏清晰地盖过热水壶工作声。闵玧其仍立着不动,等田柾国真正把嘴唇贴来,也不反抗田柾国环上腰间的手臂。他臀部先前还压在桌沿,现在跟着田柾国远离,又立刻被对方抱上桌子,臀面结结实实压上,两腿岔在田柾国腰侧。闵玧其后仰,双手做重心撑桌面,此刻做了木偶,只张嘴任凭田柾国啃他咬他。

闵玧其睁眼被接吻,田柾国闭着眼亲的激烈。牙齿扫过下唇,田柾国嘴唇上的死皮跟着一起划过,闵玧其好像被刃疼了,这时才有些表情,微微皱眉。田柾国看不见,他只管狠狠咬,用他热情撬开闵玧其上下双齿,舌头就滑进去,滑他口腔和一颗犬牙,尖尖的,田柾国再用力一些,那颗尖牙就要刺破他舌苔皮肤,把自己的血肉味道留在闵玧其口中。

他会呵一口混着唾液吐出来还是把他DNA咽进身体,田柾国有一瞬间想,他的尖牙又钉住多少像他一样的人呢。

嘴角缓缓漫出血腥味,闵玧其唇瓣一点圈圈泛疼。

破了。他的血,田柾国把他咬破了,他呼吸也殆尽,这才用手掌推田柾国胸膛,让他立刻离自己远些。

两人分开,田柾国还有些不情愿。他肺活量更高一层,闵玧其一边抹嘴角一边换气。尽量小口呼吸,还是没避免短暂晕眩,一时坐不稳,田柾国又抱他,使得闵玧其没准备地把鼻梁再次撞上田柾国肩膀。

他的鼻尖一天亲吻田柾国两次,或许会有更多,但闵玧其不想再继续了。他还在饿肚子,嘴巴闷在田柾国怀里发声:“田柾国,放我吃饭。”

田柾国仍然搂着,回答地理直气壮:“我不饿。”

“我饿,我吃饭,饭团凉了。”闵玧其在他紧箍的怀里完成二次转向,又面对餐桌,伸手去够放在盘子里的饭团。

手伸出去还是有些距离,闵玧其又窜着身子想把手臂再伸长些。他上半身倾斜,和桌面有一定角度。肩袖缝合处拉扯起衣沿下摆,田柾国又看见卫衣下闵玧其的一节腰身,深蓝色衬托,像雪山新雪白的刺目。

他把两根指头搭上去,试探地点了点,闵玧其刚刚找到他的梅子饭团握在手中,准备回身撕下塑料包装,浑身动作顿一下才接着继续动。

田柾国的指尖温度比他高不少,如同蜡油滴上皮肤,高一些,但恰到好处。他手指位置不动,随着闵玧其拉回原位的动作,五指顺其自然地窜进衣服里,手掌贴上闵玧其挺直的脊椎线。

以为怀中人多少做些反击,口头也好,骂他,脏字来到这样的气氛好过熏香和爱情电影。

闵玧其却让他扫兴,没声响,站在他怀里剥塑料皮。

透明包装沿着中线拆开,饭团外包着紫菜,和褪下的外皮一起破裂了,发出两人间仅有的声音。

饭团还热,不烫口,规矩的等边三角形。闵玧其把破皮的一角抵在唇边试温,发出紫菜壳酥脆声响;再张嘴咬下第一口,动静更大些,随后是咀嚼声,闵玧其指尖在塑料皮上轻轻敲打的声音,正好和咀嚼声合成复调。

田柾国只能看见他随之一起运动的耳垂,上次见面还戴耳钉,现在全卸下,留出一排耳洞孔眼。

一口吃完,闵玧其咬第二口,耳朵忽然也被温暖关照。田柾国揉他耳垂,指腹掠过耳洞,皮肉下好像藏着什么。圆的,有些硬,田柾国捏了捏,立刻被闵玧其打掉手臂,换回一根竖起的中指。

指骨引着根筋在闵玧其的手背皮肤下纵横,白的立体的一双手,关节分明,骨感有力,冷色血管清晰可见。

握上是什么感觉?

田柾国在想,身体比他更先行一步。

他把闵玧其的手牵过,五指展开瘫在他虎口,再举近了细细看。闵玧其想把手收回去,这次田柾国没放水,凭他好力气让闵玧其留下。闵玧其只得一只手捏着饭团,用嘴巴剥塑料皮。

手指纤长,不小,和田柾国的大小相当。只是总感觉比起自己的,他的手要弱一些,再用力一点就散了。田柾国这时想到他和校花牵手,她的酒红色甲油灵光一闪般在他眼前显现,进而去看闵玧其的指甲。

边缘破损的厉害,长度过短,本该被指甲保护的嫩肉裸露在外,经历过风吹雨打,现在也变得粗糙了。但他惊喜发现闵玧其五指上都有月牙,淡淡的奶白色,有种残缺的美感。

看了好一会儿,闵玧其的饭团吃完了,田柾国问他:“你咬指甲?”

“焦虑就咬。”

闵玧其答他,嘴里还有些没咽下的米粒。田柾国把他手握紧,又说:“别咬了。”

“不是,”闵玧其笑了一下,语气无奈又不屑,“宝宝仔,管我干什么?”

田柾国忆起小时候妈也喊他宝宝仔。喊他宝宝仔,洗手吃饭;宝宝仔,睡觉了;宝宝仔......甚至他的畜生爸打妈的时候,她也对他说,宝宝仔,闭眼睛,妈在呢。

“你......”

他想问闵玧其是不是和妈长在一个城市,话没说完,闵玧其抛来饭团打断他的发言。

“吃吧,吃饭的时候别玩了。”

闵玧其从田柾国的怀里脱身,去拿奶茶喝。田柾国停在原地,双手捧着饭团发呆。闵玧其没听见塑料摩擦声,叼着吸管再回神看,田柾国愣着,他咂了声,又靠回去替田柾国剥开饭团放回他手里。

“小少爷,等谁伺候呢?”闵玧其在他屁股上拍了一掌,他的两个饭团已经吃完,奶茶还是太甜,不喝了,转手倒进水池。田柾国在他催声中才开始大口吃,闵玧其看着,立刻晓得田柾国为什么饭量比他多一倍。

他吃的快,神经来不及反应,吃饱了也当没吃饱处理,等到真的吃饱了,肚皮已经撑起来。但田柾国的肚子俨然是整齐码起的腹肌,闵玧其对能坚持健身的人都小有崇敬,他唯一喜欢的只有篮球,肚子还是平的,他的服务对象们不喜欢被压着的那个身材比自己还好,喜欢把他有时在床上当女人,小腹平平,闵玧其有借口。

田柾国很快吃完,很快喝完,来回只用了闵玧其吃饭时间的一半。闵玧其把垃圾拢在手心丢进垃圾桶,用纸巾擦擦桌面,田柾国就跟在他身后。

“你有妹妹,是吗?”田柾国问他,闵玧其嗯了声,田柾国又接着问:“茶几旁边的指甲油是她的吗?”

闵玧其探头看了看,点点头:“是,怎么了?”

“我替你涂指甲油。”

不等闵玧其反应,田柾国拉起闵玧其的手向沙发走。闵玧其家里的沙发不大,够坐三人,还有一块坐垫。田柾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坐垫,圆的,中间陷下一片,人坐上去得蜷起来。

他越过这个选项,拉闵玧其坐在普通沙发,后知后觉地问:“我可以用吗?”

闵玧其这时才有所反应:“田柾国,我是男人。”

田柾国已经扭开甲油瓶盖:“涂透明的,你就不会咬指甲。”

“麻烦,不用管我。”

“我看见了,关心你一下。”

“说了不用。”话到一半,田柾国把他手捧到掌心,视线抬起来,闵玧其正好对上田柾国目光。

他看向闵玧其,用的正是这一路走来他窥探闵玧其背影的眼神。闵玧其一瞬间被这种眼神折服了,或许马上他又能重拾底线,但在这瞬闵玧其无力挣脱,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田柾国已经把甲油刷抵到他甲面。

冰凉触感透进甲层,再要拒绝已经没有退路。闵玧其忍住抽回手的欲望,把五指按在田柾国手里,看他一笔笔在自己指甲上刷涂。

田柾国涂的很认真。校花也让他帮忙涂过甲油,因此他晓得要把刷子毛在甲面压下铺开,再一笔画到指甲边,两侧留一点缝隙。不用全涂满,透明甲油也不在乎好不好看。

他慢慢涂,闵玧其任凭他摆弄自己的手指,让他把指头分开不要合拢闵玧其也照做。田柾国握上哪个,不晓得是太凉还是田柾国力气太大,闵玧其的指尖在他手里轻颤。

涂完一只手,田柾国把刷子放回甲油瓶里,两手捧起闵玧其的手,把指甲凑到嘴边吹气。闵玧其被他吹的有些痒,脚尖碰碰田柾国的脚踝让他别吹了,田柾国当听不见,继续他的工作。

“怎么会涂这个。”闵玧其问。

“前女友教的。”

田柾国在吹气中抽空回答他,闵玧其哦了声,说:“你不喜欢男的。”

甲油干了,闪出一片镜面般的光泽。田柾国还把他的手握在手心。闵玧其手凉,田柾国想替他暖,变换动作的过程中闵玧其终于把手抽走,田柾国才答他:“我还不清楚。”

“我随便问问。无所谓,当我没说,也不用要你喜欢男的我们才能睡。”

闵玧其弯着手指看指甲,大拇指摸了摸最近的食指。触感光滑,没什么异样凸起,闵玧其看了会儿,点点头,夸田柾国水平不错。

田柾国似是很开心,笑的眼睛弯起来。他牵过闵玧其的另一只手想接着涂,门锁突然传出一阵动静。

钥匙在锁孔划了几下终于插进去,随后转动,门锁里掌管开关的扣被转开,咔哒一声,防盗门开了;紧接着又在木门上划,转两圈转到头,把手压下,门却没开;钥匙又转回半圈,再压,木门开了,还有失修的嘎吱声。

闵玧其背对门口坐,田柾国替他涂指甲,则正面向玄关。布置沙发的客厅在进门右手边,沙发靠和门一面的墙,因此田柾国也只能从侧边观察玄关。

木门被彻底从外推开,田柾国还看不见来者是谁。先是防盗门关上的声音,铁纱网剧烈一颤,鞋柜在玄关左侧,他们刚刚吃饭团的地方,小餐桌也在那里。进来的人开始脱鞋,速度很快,几下甩掉又踏进别的鞋子。听声音,田柾国猜也是双塑料拖鞋,搞不好和他这双情侣款。

终于,拖鞋声主人从门后显形。闵玧其转头,笑了,田柾国看不到闵玧其的表情,但从他笑声中能猜到闵玧其心情不错,至少不是对他那副臭表情。

闵玧其喊:“玧智啊,怎么回来了?”

玧智没有急着应答,向两人走近些才有些意外地大呼:“干什么呀,我新买的,不要拿来玩气氛好吗?”

“抱歉,我主动的。”田柾国起身,把闵玧其挡在身后一些,“不好意思。”

“给他涂指甲油干什么?”

“不想让他咬指甲。”

“哦,”玧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那涂吧,他确实不能再咬指甲了。”

她转身向厨房走,看到垃圾桶里的塑料包装们,又问:“哥哥,你吃过了?”

闵玧其把拖鞋蹬掉靠在沙发上,看闵玧智在厨房准备的身影,道:“吃过了。但你要做,我也可以再吃一点。”

闵玧智已经把围裙系带在身后打结:“我还没吃,他呢?”

“都吃了。”闵玧其替田柾国回答。

“我多做一口。”她终于想起来要回答闵玧其的问题,又补一句,“朋友临时有事,就还是回家给你做饭咯。”

“那个,”田柾国忍不住打断对话,他想至少应该介绍自己是谁,才好给闵玧其把工作带回家这件事一个解释,“我是......”

“我知道,你不用解释。”

闵玧智已经把土豆放进水池冲洗,这下困惑的是田柾国,没等他再次提问,闵玧智又说:“哥以前也带人回家,他的工作我知道。”

她说完,田柾国看向闵玧其,闵玧其耸耸肩,意思是就是这回事。紧接着闵玧智再开口:“哥,一会儿小点声吧,我想看电视剧,大结局了今天,好吧?”

“呀,闵玧智。”闵玧其这时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田柾国想他居然也会觉得害羞,有些意外。

“你叫什么,田什么?”闵玧智双手还在替土豆削皮,只转头看向田柾国,“我是不是见过你?”

田柾国嘴巴刚张开,闵玧其又抢着回答:“你和他一个大学,人家唱歌的。”

“对,对。是你啊,我在明星栏见过你,田正国。”

闵玧其一下子笑的乱颤,闵玧智停了双手动作问他笑什么,闵玧其说你把人家名字念错了傻丫头,闵玧智问他,那难不成他叫全正国吗?

田柾国这厢还在尴尬,又得立刻跳出来解释:“柾,木正柾。没关系,很多人都念不对。”

“哦,我也不好意思一次,你用我指甲油扯平了。”闵玧智把他名字重新读一次,转头继续准备工作。

她眼神和眉毛,尤其一双三角眼,和闵玧其一个模子出来的兄妹,只不过她头发长了些,齐肩短发,现在扎起来,在脑后攒成一股小尾巴。

学期末已然入夏,闵玧智穿吊带背心配牛仔短裤,皮肤和闵玧其一样白,白的在厨房白炽灯下反光,好像要趋于透明一样。闵玧其很瘦,她也很瘦,一家瘦子。两臂动着,吊带背心宽松了些,带动下露出更里的肉体。他突然发现她没穿内衣,很糟糕,田柾国知道自己不能再看,但又不舍得把目光从一个和闵玧其那么相似的身体上移开。她胸前几乎没什么起伏,太瘦了,屁股倒很翘,这一点和闵玧其也是一样的;她完全就是闵玧其的女人版本。不同在于她的腰比闵玧其更细点,转身把切块的土豆下锅时田柾国打量她背影,更明显的腰部曲线,两条腿从短裤里延伸出来,脚跟突出好看的跟腱。

他看的有些出神,闵玧其发现田柾国在看闵玧智,坐在沙发上拉他手臂,田柾国这才从打量中回过神。

再看向闵玧其,温度已经不低,闵玧其还穿着卫衣。他和闵玧智都是标准夏天打扮,怎么看怎么觉得闵玧其这身都热得要命。

好奇心使然,他问闵玧其为什么还穿卫衣,闵玧其立刻让他小点声。幸好抽油烟机的声音盖过他们的谈话声,闵玧其向田柾国勾手,让他再近些。

等田柾国弯下腰,闵玧其还要再看看厨房里闵玧智有没有回头,放心了才对田柾国撩起卫衣。

卫衣下本该完美无瑕的皮肤遍布红痕,一道道爬满全身,又有圈状痕迹,田柾国辨认那是鞭痕和牙印。闵玧其很快把衣服放下来,又把手腕、脖子给他看。

捆绑遗留下的痕印,脖颈青紫一片,有些血点几近消退,田柾国不大确定闵玧其脖子上的一整片瘀积是不是掌痕。

只能是有谁咬过他,打过他,被谁用手掐了脖子,闵玧其一定哭了,他是不被扩张不戴套就会哭的人,田柾国想他被绑着双手哭的模样,他应该懂得心疼,胯间却不合时宜地硬了。

闵玧其发现他有了反应,笑着在他下身摸了把:“她漂亮吗?”

田柾国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分不清这是闵玧其的调情还是真的问他闵玧智好不好看。

纠结中闵玧其又主动给他解围:“她很漂亮,很瘦吧,穿吊带是不是也挺好看的。”说到这里,闵玧其把眼神放回田柾国脸上,忽然变得凌厉起来:“她是很漂亮,但你不能那么看她。眼神摆正一点,宝宝仔。”

像被按进雪地的窒息感,田柾国一时间竟有些被震慑住,正想解释,闵玧其指了指桌上的甲油瓶,说:“田柾国,替我涂完。”

田柾国听话坐回沙发,再次牵他手来,打开甲油瓶,用刷子在他指甲上涂涂画画。

抽油烟机该换了,噪音太大,但闵玧其没钱,此刻这噪音填满两人间空荡荡的沉默。

他涂着,闵玧其看着。动作慢了很多,本来就慢,现在更慢,闵玧其也不摧,田柾国就大胆地慢下去。

他知道涂完小拇指,吹干之后他就要和闵玧其说再见了,他们今天还什么都没做,即使他口袋里放了闵玧其的联系方式也不确保闵玧其真的会接电话。再慢一点,至少等闵玧智和她的咖喱牛肉上桌。

慢慢地,还是涂完了,总要完成的。田柾国还是用他自己空气风干甲油,闵玧其指尖又颤。

闵玧其忽然说: “好凉。”

田柾国把他手再捂回手心,这次闵玧其没挣脱,静静地呆着。

闵玧其的眼神又恢复如初,田柾国也如此,用楼道里的眼神看他。闵玧其没躲,隔了会儿,又说:“留下来吃饭吧。”

留下来,吃个饭吧。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请在天亮前打碎那盏灯

那个孩子,闵玧其,就坐在靠窗的最角落。   原本她坐在靠窗的第一排,那是个很光亮的位置,阳光很好,只是看黑板有些斜视。很多学生都希望坐到那里,那首先代表某一人是公认的好学生,其次,那里还贴着暖气,是冬天的一块宝地。不过闵玧其在乎的不是那些,她只是单纯喜欢挨着窗户坐。闵玧其不是总会听讲的,虽然是绩优生,但在多半的课堂时间里,闵玧其都习惯对着左手边的窗户发呆。   透过那扇窗户,闵玧其看到过很多东西:

金蛇狂舞 11

地牢昏暗,闵玧其转转手腕,耳侧传来滴水声。 手脚给两条腕子粗的铁链牵住,闵玧其没有逃脱的本事,这会儿坐在草席子上,湿气袭身,给衣裳烘的半干不干,黏在皮肤,冷进膝盖骨。 这小半辈子,原以为穿越就是最深刻的记忆,没想到临了到头还能住一遭古代人造的牢房,给铁链磨破皮肤。因着是建在地下的牢房,光线只有外头墙上挂着的火把,一团火,熊熊燃烧。 进牢前还是下午,太阳烈的很,毒辣辣地烤他头皮。这会儿早把时间同方位

金蛇狂舞 10

闵玧其向昔翰星认了命,真不再打听金蛇绞的下落。风寒三日,于昔翰星而言也算场蜕变,有着这层安慰,昔翰星的心里总算好过一些。 他这就要下床打理家务去,闵玧其说,既然你真心想我一辈子留在这里,那就得听我的。他要他接着回去歇息,昔翰星说,田家仍然有田勇仁把持,他做不了田柾国,他早早就该独立。闵玧其问他,你信不信得过我?昔翰星晓得这话什么意思,回答他,你能吗?闵玧其心想,昔翰星太入戏,真把他当作昔府女主人,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