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们 03

03


靠着营养价值堪比母乳的代餐奶粉,在闵玧其没办法亲自提供三餐的情况下,田一南长的也很健康。


闵玧其恢复的很快,除了生产过后的三天里有些胸涨,田一南半岁的时候,他已经能再穿上以前的修身毛衣。从身体里剥离出一个小个体,孕期九个月,闵玧其其实也有过百万种恨的想法憎的情绪,但看到碎花褥子间裹着的小朋友,睫毛很长,弯弯地翘起来,闭着眼睛在他身上趴着,他忽然释怀了。


阿姨还是没辞退,留在家里传授育儿知识。闵玧其也有些手艺,掌握冲泡奶粉的温度却花了很久。田柾国比他学得快,抱小孩的姿势也比他标准,换成闵玧其来抱,田一南偶尔会一边哭一边打他,其实只是小朋友拍拍爸爸,闵玧其却觉得那算一种初级暴力。田柾国接到怀里就立刻安静下来,闵玧其总会有些愤愤,说以前是他打压田柾国,现在田柾国又派别人来回报他。田柾国颠颠怀抱,笑声从他怀里传来,明明已经不能再用身体状况做借口,但闵玧其仍然感到神经有些被刺痛。


起夜频繁的时间已经过去,闵玧其还是常常会在半夜梦醒。田一南诞生后,田柾国立刻换了张更大的新床,足够容纳三个人。夜里醒来,田一南躺在旁边,再往过是田柾国,手臂横亘在他们之间,掌心稳稳地搭在他腰侧。想翻个身打开手机看看时间却没成功,闵玧其刚刚有动静,田柾国像有特殊感应,闵玧其腰腹被一股力量断了动作,力气不大,但还是把闵玧其拦下。他躺回枕头时手机响了一下,屏幕的光打在天花板上。闵玧其立刻回望另一边,田柾国的眼睛还合着,田一南咂了咂嘴,不知道梦见了什么。那几秒锁屏亮着的空档让气氛变得微妙,他心里缺了块东西,说不清,等屏幕灭掉,闵玧其向田一南凑了凑,脸颊碰上她额头,来自婴儿柔软的触感在他皮肤上化开,田柾国的手臂又搂紧了些,让闵玧其怀疑他是不是还在做睡觉的演技。他又看了看,这时田一南翻个身抓上他胸前的衣料。这样小小的力量来安抚闵玧其,他才能再入睡。


闵玧其好像还是没能走出某种情绪。以前也会叹气,但不是常常,偶尔长叹一声舒缓压力,最近却变成固定的练习曲目,不知道哪一次是为了不亮的路灯,哪一次又是为了没倒的垃圾。也不是容易多愁善感的年龄,都说十八岁会为了落叶流泪,闵玧其一叹气,田柾国就说他重返十八岁;到后来闵玧其把叹气都做的很轻。


田一南过一岁生日,金南俊带着几个同事代表一起来了。他只在聊天软件里看过田一南的照片,彼时脸还皱在一起,现在一见已经留上发型。


直到结束生产之后,广告部的同事们才知道闵玧其辞职是因为怀孕。那几张姿势没什么风度的照片在公司里流传开来,真的没那么好看,金南俊委婉地在聊天窗里发女大十八变,隔天闵玧其回了句西八,看起来像玩笑语气,之后却真的再也没给金南俊发过照片。


周岁宴在东西方文化中还是选了韩食,唯一的外来代表只有四层蛋糕。两人一起握着田一南的手从顶层切下去,切出来的一块边缘不太直,给田一南沾了点奶油尝尝,闵玧其吃了两三口,剩下的被田柾国清理。一块不够,田柾国又偷偷给自己加了块。闵玧其抱着田一南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等他吃完了自信地擦干净嘴巴,一转头发现这幅场景,闵玧其又恢复审视的眼神,看的田柾国有些无地自容。


早在大学统一体检时就查出来血糖偏高,闵玧其开始有意管制他的糖分摄入:奶茶从全糖压到三分,以前几乎天天光顾的蛋糕房在极权下也成了一月一次。他随意挥霍自己的身体,对田柾国的饮食平衡倒格外在意。便当坚持三素一荤,好在田柾国来者不拒,做了就吃。闵玧其的恶趣味体现在给田柾国买了儿童餐盒,后来发现他根本不够吃才换,换成情侣款,粉的那一半是田柾国的,觉得还不够,又买了卡通贴纸贴满盒身,最后贴了姓名贴,替他端正地写上田柾国。


小朋友抓周,韩元是田父摆的,闵母摆了教科书。一边希望拼事业,一边希望当老师,田柾国更希望她能选择摄像机。闵玧其很无所谓,其实哪边都好,想做什么就做吧,只要她得到的比割舍的多,只要她快乐,什么都好。


最后哪个也没选。田一南还不会走路,在桌面上打个转转向爸爸们,爬近了又坐定,左右看看,指着闵玧其磨嘴唇。


被生日宴主角点名,闵玧其挪近了些。刚把耳朵凑过去,田一南咿咿呀呀地出声了,咬字不太清晰,但闵玧其还是很快辨认出来。


她叫趴趴,一连好几声,每一次都换个音调。短暂地当机之后闵玧其立刻笑了,把田一南抱进怀里颠她,小朋友又把眼神看向田柾国,田柾国也很快靠过来。她咬了会儿手指,闵玧其让她再叫一声,说这个也是趴趴,田一南才开口喊,趴趴。


说话和走路都学的很快。两岁时田一南已经熟练掌握两者,叫田柾国也不是趴趴,有时候喊他柾国,国仔。语气天真就够让闵玧其笑很久,田柾国刚开始还会反驳,说我也是爸爸,田一南圆眼睛一瞪,指着闵玧其说这个是爸爸,你是柾国。问她谁教的,小丫头撇撇嘴,和田柾国说你笨笨,闵玧其摸摸田一南的脑袋,也跟着重复一遍,你笨笨。


家庭地位被迫降格,田柾国对现状倒很满意。如果没有这一环,他也会主动请缨,把自己的姓名贴黏在最末尾。谁是第一暂且无解,但他知道选择垫底是为了更好地托住,想他们是天是水的时候他能做地,无论多高多低,田柾国永远能是闵玧其的底。


只是有时候,他会离他远一些。



田一南上幼儿园的第一天,田柾国从首尔出发到美国去。


田氏集团新合作的跨国项目,双方第一次共事,都派去些自己的人手帮衬。说是这样,其实心里清楚都是对方盯梢等的眼线。牵扯运营金额庞大,田柾国是绝对能够信任的自家人,田父再选不出其他合适的人选,才决定把儿子放到国外去。


闵玧其也劝他去,田柾国说其实也有别人可以用,闵玧其坚持让他走。临到田柾国的飞机出发那天前,他替田柾国检查行李,又添了几件衣服进去。到这关卡,闵玧其有一瞬间开始祈盼田柾国能撕掉机票说不去了,迟来的被需求感才找上门。


但他决定不了,田柾国也决定不了。飞机仍然照常起飞,闵玧其没去送,他要接田一南放学。


第一天上幼儿园田一南没有哭,松开闵玧其的手就和他说再见。闵玧其心想这种早早独立的性格一定遗传他,田柾国不行,田柾国一定是幼儿园里哭的最响吃的最多的那个。


接送孩子的人群中不乏有男家长,但像闵玧其一样每天都来接送的男家长确实鲜少。不知道该和爸爸们聊什么,又真的没法融入妈妈们的群体里。不明白口红色号,也赶不上公司的业绩和营业额,像一颗孤独的卫星,两点一线,徘徊在家和幼儿园之间。


阿姨回家了,闵玧其又要亲自投入到家务中。小朋友在家里也不穿拖鞋,没了大脚印,小脚印在地板上印画。教训她也没用,顶多当时挤几滴眼泪,过段时间接着踩。闵玧其只能跟在后面收拾,收拾她的脚印,她随手扔下的毛绒玩具,吃过的零食袋子,水彩笔,发卡。闵玧其不合时宜地想起贪吃蛇,但他越吃越累,最后瘫在床上,田一南有时会甜蜜地替他盖被子,但上床前一定会把袜子随便扔在地板上,弧度让他心碎。


每天提前一小时起床做早餐,田一南继承了闵玧其脆弱的肠胃,偏偏又和田柾国一样贪嘴,要算好时间保证她穿衣洗漱过后饭菜还热。田一南本人更喜欢闵玧其睡过头的日子,因为赶时间,闵玧其会让她吃曲奇饼将就。她很喜欢这个将就。


送到幼儿园再回家,闵玧其多半补觉到中午才醒。再起床收拾收拾,两三个小时就囫囵过了,五点半又该接她放学。这期间变得还算干净整齐的家,等到小魔女一回来就抱枕布偶满天飞,闵玧其最多只说几句别吵,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晚餐上。他可以吃微波便当,但田一南需要吃饭。只做一口,仅供田一南吃,做完饭后通常没什么食欲,等到饿了时间已经很晚,比起因为吃东西闹肚子,闵玧其宁愿饿一饿,坚持到明天早餐再吃。


田一南某天突然发现田柾国不回家了,问闵玧其田柾国去了哪里,闵玧其也懒得再编谎话,告诉她田柾国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家了。小朋友也没哭,三岁多,一脸不屑,对闵玧其说出差嘛,我知道,搞什么神秘。闵玧其听了却真的有点不太知道,田一南能说出出差一词是好还是不好,幼儿园的课程应该还没前卫到这部分都教。他只能夸她真乖,任凭心口的空缺又多了一块。


为了弥补她的孤单,休息日成了闵玧其的地狱。田一南喜欢邀请小朋友到家里玩,家长理所应当跟着来,闵玧其要张罗一顿本可以从简的午餐,担心小屁孩们会不会打碎他的黑胶唱片,也要分出精神应付大人不太对口的好奇和疑问。


闵玧其本不应该是在这种场合冲锋陷阵的最佳人选,他也和田柾国一样,曾经有过一份会更成功的事业,面对KPI和甲方乙方,那才是属于他的战场。


有天晚上放了学,田一南想吃炒年糕,闵玧其觉得难消化,哄她等到放假和田柾国一起吃。结果直到周日也没等来田柾国,她已经知道不能叫田柾国名字了,问闵玧其小田爸爸为什么还不回家。闵玧其递给她根平常不允许吃的棒棒糖,田一南握在手里,没剥开,一股劲追问。闵玧其搪塞说我们可以先吃,小朋友随即把棒棒糖摔到地板上,眼眶里盈满泪水说:“你太坏了,我又不是想吃炒年糕的时候才需要小田爸爸的!”


闵玧其被驳斥的有些发愣。本来也没想过隐瞒,只是想到解释很麻烦。善意又幼稚的谎话编的太多,有时候刚说出口就立刻对自己感到陌生,仿佛那阵已经泯灭了的声线还以波的形式在空气里回荡。田一南这边还在爆发小怒火,闵玧其看着她,忽然看到一丝田柾国的影子。


他们也吵过架,多半是闵玧其胜利。一紧张田柾国就有些嘴笨,闵玧其又是越战越勇的类型,吵到最后田柾国已经不回嘴了,两个人都变得没话可说。冷静下来后虽然会互相道歉,但闵玧其回忆起来,田柾国总是说对不起更多的那一个。闵玧其生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从家到公司的距离能散掉一半,一吵架,田柾国除了开会时对员工发狠,唯一的发泄方式就是吃零食。早早回家,膨化食品一袋一袋地拆,等闵玧其回来,看到铺了一地的食品包装,田柾国坐在沙发上,茶几摆着没吃完的,桌面哪里都是饼干屑,空布丁壳摞起两三个,犹如一颗子弹打穿闵玧其的防弹衣。消了的气被迅速点燃,倒不是因为要收拾垃圾,只是想到田柾国的血糖数字飙升,觉得心疼,才更觉得生气。


现在闵玧其看着田一南,瞪眼睛的样子真的很像田柾国。


田一南还在等他答案,闵玧其把棒棒糖捡起来放回她手里,捏了捏脸颊,说:“小田爸爸在赚钞票,否则你哪里还能吃炒年糕。”


“我也可以永远不吃炒年糕,他可以永远都出现吗?”田一南问他,明明还这么小,问题就让他很难回答。


隔了一会儿,闵玧其才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就不能做我爸爸。”田一南的眼泪彻底流下来了,豆大的泪珠掉在地上砸出轻微声响。


她又说了几句讨厌,闵玧其每一次都回答不知道,田一南再次把糖摔向地面,而后清晰地传来破碎的声音。


只这一声,闵玧其所有耐心都被点燃。他突然提高音量,田一南被吓了一跳,眼泪都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闵玧其说:“你想找谁就找谁吧,随你。”


田一南吓坏了,立刻道歉:“闵爸爸......”


“别叫我,饿了吃零食吧。”


他还在气头上,田一南站在原地,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一大一小两种呼吸声。停了很久,闵玧其感到头发被压下。


田一南张开手臂,她三岁半,胳膊腿脚都还短,只能堪堪抱住闵玧其的肩膀。闵玧其被她抱着,又过了会儿,闵玧其才回抱她。田一南用脸颊蹭蹭闵玧其换上耳钉的耳朵,说闵爸爸,对不起,闵玧其摸摸她的后背,田一南又说了几遍,闵玧其才回答她,丫头,对不起。靠着营养价值堪比母乳的代餐奶粉,在闵玧其没办法亲自提供三餐的情况下,田一南长的也很健康。


闵玧其恢复的很快,除了生产过后的三天里有些胸涨,田一南半岁的时候,他已经能再穿上以前的修身毛衣。从身体里剥离出一个小个体,孕期九个月,闵玧其其实也有过百万种恨的想法憎的情绪,但看到碎花褥子间裹着的小朋友,睫毛很长,弯弯地翘起来,闭着眼睛在他身上趴着,他忽然释怀了。


阿姨还是没辞退,留在家里传授育儿知识。闵玧其也有些手艺,掌握冲泡奶粉的温度却花了很久。田柾国比他学得快,抱小孩的姿势也比他标准,换成闵玧其来抱,田一南偶尔会一边哭一边打他,其实只是小朋友拍拍爸爸,闵玧其却觉得那算一种初级暴力。田柾国接到怀里就立刻安静下来,闵玧其总会有些愤愤,说以前是他打压田柾国,现在田柾国又派别人来回报他。田柾国颠颠怀抱,笑声从他怀里传来,明明已经不能再用身体状况做借口,但闵玧其仍然感到神经有些被刺痛。


起夜频繁的时间已经过去,闵玧其还是常常会在半夜梦醒。田一南诞生后,田柾国立刻换了张更大的新床,足够容纳三个人。夜里醒来,田一南躺在旁边,再往过是田柾国,手臂横亘在他们之间,掌心稳稳地搭在他腰侧。想翻个身打开手机看看时间却没成功,闵玧其刚刚有动静,田柾国像有特殊感应,闵玧其腰腹被一股力量断了动作,力气不大,但还是把闵玧其拦下。他躺回枕头时手机响了一下,屏幕的光打在天花板上。闵玧其立刻回望另一边,田柾国的眼睛还合着,田一南咂了咂嘴,不知道梦见了什么。那几秒锁屏亮着的空档让气氛变得微妙,他心里缺了块东西,说不清,等屏幕灭掉,闵玧其向田一南凑了凑,脸颊碰上她额头,来自婴儿柔软的触感在他皮肤上化开,田柾国的手臂又搂紧了些,让闵玧其怀疑他是不是还在做睡觉的演技。他又看了看,这时田一南翻个身抓上他胸前的衣料。这样小小的力量来安抚闵玧其,他才能再入睡。


闵玧其好像还是没能走出某种情绪。以前也会叹气,但不是常常,偶尔长叹一声舒缓压力,最近却变成固定的练习曲目,不知道哪一次是为了不亮的路灯,哪一次又是为了没倒的垃圾。也不是容易多愁善感的年龄,都说十八岁会为了落叶流泪,闵玧其一叹气,田柾国就说他重返十八岁;到后来闵玧其把叹气都做的很轻。


田一南过一岁生日,金南俊带着几个同事代表一起来了。他只在聊天软件里看过田一南的照片,彼时脸还皱在一起,现在一见已经留上发型。


直到结束生产之后,广告部的同事们才知道闵玧其辞职是因为怀孕。那几张姿势没什么风度的照片在公司里流传开来,真的没那么好看,金南俊委婉地在聊天窗里发女大十八变,隔天闵玧其回了句西八,看起来像玩笑语气,之后却真的再也没给金南俊发过照片。


周岁宴在东西方文化中还是选了韩食,唯一的外来代表只有四层蛋糕。两人一起握着田一南的手从顶层切下去,切出来的一块边缘不太直,给田一南沾了点奶油尝尝,闵玧其吃了两三口,剩下的被田柾国清理。一块不够,田柾国又偷偷给自己加了块。闵玧其抱着田一南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等他吃完了自信地擦干净嘴巴,一转头发现这幅场景,闵玧其又恢复审视的眼神,看的田柾国有些无地自容。


早在大学统一体检时就查出来血糖偏高,闵玧其开始有意管制他的糖分摄入:奶茶从全糖压到三分,以前几乎天天光顾的蛋糕房在极权下也成了一月一次。他随意挥霍自己的身体,对田柾国的饮食平衡倒格外在意。便当坚持三素一荤,好在田柾国来者不拒,做了就吃。闵玧其的恶趣味体现在给田柾国买了儿童餐盒,后来发现他根本不够吃才换,换成情侣款,粉的那一半是田柾国的,觉得还不够,又买了卡通贴纸贴满盒身,最后贴了姓名贴,替他端正地写上田柾国。


小朋友抓周,韩元是田父摆的,闵母摆了教科书。一边希望拼事业,一边希望当老师,田柾国更希望她能选择摄像机。闵玧其很无所谓,其实哪边都好,想做什么就做吧,只要她得到的比割舍的多,只要她快乐,什么都好。


最后哪个也没选。田一南还不会走路,在桌面上打个转转向爸爸们,爬近了又坐定,左右看看,指着闵玧其磨嘴唇。


被生日宴主角点名,闵玧其挪近了些。刚把耳朵凑过去,田一南咿咿呀呀地出声了,咬字不太清晰,但闵玧其还是很快辨认出来。


她叫趴趴,一连好几声,每一次都换个音调。短暂地当机之后闵玧其立刻笑了,把田一南抱进怀里颠她,小朋友又把眼神看向田柾国,田柾国也很快靠过来。她咬了会儿手指,闵玧其让她再叫一声,说这个也是趴趴,田一南才开口喊,趴趴。


说话和走路都学的很快。两岁时田一南已经熟练掌握两者,叫田柾国也不是趴趴,有时候喊他柾国,国仔。语气天真就够让闵玧其笑很久,田柾国刚开始还会反驳,说我也是爸爸,田一南圆眼睛一瞪,指着闵玧其说这个是爸爸,你是柾国。问她谁教的,小丫头撇撇嘴,和田柾国说你笨笨,闵玧其摸摸田一南的脑袋,也跟着重复一遍,你笨笨。


家庭地位被迫降格,田柾国对现状倒很满意。如果没有这一环,他也会主动请缨,把自己的姓名贴黏在最末尾。谁是第一暂且无解,但他知道选择垫底是为了更好地托住,想他们是天是水的时候他能做地,无论多高多低,田柾国永远能是闵玧其的底。


只是有时候,他会离他远一些。



田一南上幼儿园的第一天,田柾国从首尔出发到美国去。


田氏集团新合作的跨国项目,双方第一次共事,都派去些自己的人手帮衬。说是这样,其实心里清楚都是对方盯梢等的眼线。牵扯运营金额庞大,田柾国是绝对能够信任的自家人,田父再选不出其他合适的人选,才决定把儿子放到国外去。


闵玧其也劝他去,田柾国说其实也有别人可以用,闵玧其坚持让他走。临到田柾国的飞机出发那天前,他替田柾国检查行李,又添了几件衣服进去。到这关卡,闵玧其有一瞬间开始祈盼田柾国能撕掉机票说不去了,迟来的被需求感才找上门。


但他决定不了,田柾国也决定不了。飞机仍然照常起飞,闵玧其没去送,他要接田一南放学。


第一天上幼儿园田一南没有哭,松开闵玧其的手就和他说再见。闵玧其心想这种早早独立的性格一定遗传他,田柾国不行,田柾国一定是幼儿园里哭的最响吃的最多的那个。


接送孩子的人群中不乏有男家长,但像闵玧其一样每天都来接送的男家长确实鲜少。不知道该和爸爸们聊什么,又真的没法融入妈妈们的群体里。不明白口红色号,也赶不上公司的业绩和营业额,像一颗孤独的卫星,两点一线,徘徊在家和幼儿园之间。


阿姨回家了,闵玧其又要亲自投入到家务中。小朋友在家里也不穿拖鞋,没了大脚印,小脚印在地板上印画。教训她也没用,顶多当时挤几滴眼泪,过段时间接着踩。闵玧其只能跟在后面收拾,收拾她的脚印,她随手扔下的毛绒玩具,吃过的零食袋子,水彩笔,发卡。闵玧其不合时宜地想起贪吃蛇,但他越吃越累,最后瘫在床上,田一南有时会甜蜜地替他盖被子,但上床前一定会把袜子随便扔在地板上,弧度让他心碎。


每天提前一小时起床做早餐,田一南继承了闵玧其脆弱的肠胃,偏偏又和田柾国一样贪嘴,要算好时间保证她穿衣洗漱过后饭菜还热。田一南本人更喜欢闵玧其睡过头的日子,因为赶时间,闵玧其会让她吃曲奇饼将就。她很喜欢这个将就。


送到幼儿园再回家,闵玧其多半补觉到中午才醒。再起床收拾收拾,两三个小时就囫囵过了,五点半又该接她放学。这期间变得还算干净整齐的家,等到小魔女一回来就抱枕布偶满天飞,闵玧其最多只说几句别吵,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晚餐上。他可以吃微波便当,但田一南需要吃饭。只做一口,仅供田一南吃,做完饭后通常没什么食欲,等到饿了时间已经很晚,比起因为吃东西闹肚子,闵玧其宁愿饿一饿,坚持到明天早餐再吃。


田一南某天突然发现田柾国不回家了,问闵玧其田柾国去了哪里,闵玧其也懒得再编谎话,告诉她田柾国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家了。小朋友也没哭,三岁多,一脸不屑,对闵玧其说出差嘛,我知道,搞什么神秘。闵玧其听了却真的有点不太知道,田一南能说出出差一词是好还是不好,幼儿园的课程应该还没前卫到这部分都教。他只能夸她真乖,任凭心口的空缺又多了一块。


为了弥补她的孤单,休息日成了闵玧其的地狱。田一南喜欢邀请小朋友到家里玩,家长理所应当跟着来,闵玧其要张罗一顿本可以从简的午餐,担心小屁孩们会不会打碎他的黑胶唱片,也要分出精神应付大人不太对口的好奇和疑问。


闵玧其本不应该是在这种场合冲锋陷阵的最佳人选,他也和田柾国一样,曾经有过一份会更成功的事业,面对KPI和甲方乙方,那才是属于他的战场。


有天晚上放了学,田一南想吃炒年糕,闵玧其觉得难消化,哄她等到放假和田柾国一起吃。结果直到周日也没等来田柾国,她已经知道不能叫田柾国名字了,问闵玧其小田爸爸为什么还不回家。闵玧其递给她根平常不允许吃的棒棒糖,田一南握在手里,没剥开,一股劲追问。闵玧其搪塞说我们可以先吃,小朋友随即把棒棒糖摔到地板上,眼眶里盈满泪水说:“你太坏了,我又不是想吃炒年糕的时候才需要小田爸爸的!”


闵玧其被驳斥的有些发愣。本来也没想过隐瞒,只是想到解释很麻烦。善意又幼稚的谎话编的太多,有时候刚说出口就立刻对自己感到陌生,仿佛那阵已经泯灭了的声线还以波的形式在空气里回荡。田一南这边还在爆发小怒火,闵玧其看着她,忽然看到一丝田柾国的影子。


他们也吵过架,多半是闵玧其胜利。一紧张田柾国就有些嘴笨,闵玧其又是越战越勇的类型,吵到最后田柾国已经不回嘴了,两个人都变得没话可说。冷静下来后虽然会互相道歉,但闵玧其回忆起来,田柾国总是说对不起更多的那一个。闵玧其生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从家到公司的距离能散掉一半,一吵架,田柾国除了开会时对员工发狠,唯一的发泄方式就是吃零食。早早回家,膨化食品一袋一袋地拆,等闵玧其回来,看到铺了一地的食品包装,田柾国坐在沙发上,茶几摆着没吃完的,桌面哪里都是饼干屑,空布丁壳摞起两三个,犹如一颗子弹打穿闵玧其的防弹衣。消了的气被迅速点燃,倒不是因为要收拾垃圾,只是想到田柾国的血糖数字飙升,觉得心疼,才更觉得生气。


现在闵玧其看着田一南,瞪眼睛的样子真的很像田柾国。


田一南还在等他答案,闵玧其把棒棒糖捡起来放回她手里,捏了捏脸颊,说:“小田爸爸在赚钞票,否则你哪里还能吃炒年糕。”


“我也可以永远不吃炒年糕,他可以永远都出现吗?”田一南问他,明明还这么小,问题就让他很难回答。


隔了一会儿,闵玧其才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就不能做我爸爸。”田一南的眼泪彻底流下来了,豆大的泪珠掉在地上砸出轻微声响。


她又说了几句讨厌,闵玧其每一次都回答不知道,田一南再次把糖摔向地面,而后清晰地传来破碎的声音。


只这一声,闵玧其所有耐心都被点燃。他突然提高音量,田一南被吓了一跳,眼泪都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闵玧其说:“你想找谁就找谁吧,随你。”


田一南吓坏了,立刻道歉:“闵爸爸......”


“别叫我,饿了吃零食吧。”


他还在气头上,田一南站在原地,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一大一小两种呼吸声。停了很久,闵玧其感到头发被压下。


田一南张开手臂,她三岁半,胳膊腿脚都还短,只能堪堪抱住闵玧其的肩膀。闵玧其被她抱着,又过了会儿,闵玧其才回抱她。田一南用脸颊蹭蹭闵玧其换上耳钉的耳朵,说闵爸爸,对不起,闵玧其摸摸她的后背,田一南又说了几遍,闵玧其才回答她,丫头,对不起。

1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请在天亮前打碎那盏灯

那个孩子,闵玧其,就坐在靠窗的最角落。   原本她坐在靠窗的第一排,那是个很光亮的位置,阳光很好,只是看黑板有些斜视。很多学生都希望坐到那里,那首先代表某一人是公认的好学生,其次,那里还贴着暖气,是冬天的一块宝地。不过闵玧其在乎的不是那些,她只是单纯喜欢挨着窗户坐。闵玧其不是总会听讲的,虽然是绩优生,但在多半的课堂时间里,闵玧其都习惯对着左手边的窗户发呆。   透过那扇窗户,闵玧其看到过很多东西:

金蛇狂舞 11

地牢昏暗,闵玧其转转手腕,耳侧传来滴水声。 手脚给两条腕子粗的铁链牵住,闵玧其没有逃脱的本事,这会儿坐在草席子上,湿气袭身,给衣裳烘的半干不干,黏在皮肤,冷进膝盖骨。 这小半辈子,原以为穿越就是最深刻的记忆,没想到临了到头还能住一遭古代人造的牢房,给铁链磨破皮肤。因着是建在地下的牢房,光线只有外头墙上挂着的火把,一团火,熊熊燃烧。 进牢前还是下午,太阳烈的很,毒辣辣地烤他头皮。这会儿早把时间同方位

金蛇狂舞 10

闵玧其向昔翰星认了命,真不再打听金蛇绞的下落。风寒三日,于昔翰星而言也算场蜕变,有着这层安慰,昔翰星的心里总算好过一些。 他这就要下床打理家务去,闵玧其说,既然你真心想我一辈子留在这里,那就得听我的。他要他接着回去歇息,昔翰星说,田家仍然有田勇仁把持,他做不了田柾国,他早早就该独立。闵玧其问他,你信不信得过我?昔翰星晓得这话什么意思,回答他,你能吗?闵玧其心想,昔翰星太入戏,真把他当作昔府女主人,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