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就像水消失在水中 05

  或许在过往的无数次回溯之中我始终相信,在某一个瞬间,我是有能力拯救他的。只是在这一座巨大的时间机械之中,想要找到能改变结果的那根螺丝并不是那么容易。因此我需要时间,且我所需要的也仅仅只是时间,恰巧现在这是我最不缺少的东西。毅力也是,耐心也是,只是我忘了一点。我盲目地将这一条道路行进下去,并不想如何才是终点,怎样才算成功。我在那一天里并未获得预想之中属于我的好结局。醒来之后,我已经回到了原先的世界。这之后我明白一点:只要那段时间中的闵玧其已经确定死亡我就会立刻回到这个世界,当然,这里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在我有过无数次的回溯后这个世界依然维持在这天的早晨,有几次的回溯中我对闵玧其说出了实情,甚至有一次闵玧其已经全然信任于我,但只要他消失在我视野中,下一刻就将宣告死亡。但我总有要和他分开的时候,我不能永远跟在他身后。我和他一起的相处之外总会有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再一个,闵玧其并不是那种很愿意让我随时都打扰他的人。而我早就明白如果要彻底地结束这件事就该从根源解决它,而对我和闵玧其来说,我与他产生了联系,这就是最最根源的事。

  也就是说,想要完全地避开他的死亡,最好的办法是完全避开我和他将要发生的任何故事。

  这对谁来说这都是个很难的决定。这意味着我要亲手斩断我与闵玧其的关系,哪怕这会让他受到或大或小的伤害,而我又不得不去做。可在我不计其数地回到过去一次又一次经历他的死亡,我所拥有的这些瞬间终于使我感到一败涂地。拥有这项能力却无法动摇现实,那么对我来说,什么才是最值得做的?

  我是时候应该与闵玧其做真正意义上的道别了。

  在做下这个决定之后,我终于崩溃地流了一次泪。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去完成,我不明白自己意志力的边界在哪里,害怕在整个过程中因为闵玧其的或是我的心软,我与他再次产生了过于深刻的因果关系。结局将不会有任何变化。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所以,这一次,我选择回到了我们还在做中学生的时间。回到那个闵玧其向我告白的中午,我睁开眼睛的时间刚刚好,正是闵玧其和我在天台睡午觉的时候。很快,他推开门走上来了。十几岁的闵玧其脸蛋还没长得太开,五官团在那张还有些肉态的脸上,在阳光的照耀下,信誓旦旦地向我走来。这个场景设计的很浪漫,我和他的年龄刚好,光线也是刚好的。一切应该都进展的顺利极了;至少在第一次发生的时候是这样的。但现在,他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甚至不敢去看他。我知道他的胸有成竹已经溢于言表,因为他确信我会答应他的,在过去的十五岁的我也的确那么做了,可今时再不同往日。

  闵玧其在十五岁对我的告白到现在我仍然记得内容,他说的很简单也够直接。就像现在一样,他对我说:田柾国,我们在一起吧。

  我沉默了很久,直到我感到他浑身开始充满一种不可名状的愤怒气氛,我告诉他,声音里很多颤抖。我说,我不喜欢你,闵玧其。

  闵玧其是个十分要强的人。这样要强的一个人在这时候会选择率先戳破窗户纸,想必这都和我流露给他的一些信息有关。我想,我一定在我们相处的日子里示好过很多次,那些细节我已经想不起来了,因为这状况实在太罕见,我和他总是在做朋友,因此不敢将它归类为到暧昧那一类的气氛。只知道那时候清楚,闵玧其对我的态度也总是不一样的。他作为我们之中思维更敏感的那个人,在我之前率先明白这就是喜欢的感觉,因此才那么有把握地首先推开这扇门。所以我在那时拒绝他,闵玧其的第一感受一定是羞愤无比。他没有经历过太多失败,这回是我让他吃瘪了。而事实证明确是如此,在那个中午之后,我与闵玧其展开了一种无形的距离,周围的人都很好奇我们怎么一下就不要好了,要老死不相往来似地分道扬镳。原因只有我和他清楚。他大概并不是为了我拒绝他这件事而生气,是因为我骗了他,让他认为我们是绝对会结果的。在之前我对他释放了太多可接近的信号,因此才让他如此地坚定这种想法。可是,我顾不上是否伤了闵玧其的心,反正这一次,我和他再也不会有未来。

  在中学时我的成绩不算差,和闵玧其有着差不多的排名。为了避免我与他日后的人生再有重叠,我在中考时故意交了一张白卷,之后去了一所很差的高中。在那里我重新过了一把学生生活,打架逃课,跟混混们去网吧通宵,做纹身,似乎我也在这里彻底地放纵了。我从没这么无拘束过。但作为成年人呢,我知道这种无拘束的代价是我自己的人生将要变得艰难坎坷无比,成为坏学生,与闵玧其彻底地错轨。闵玧其一定会按计划考到D大去学生物,哪怕他仍然选择出国留学,也不会因为心里还挂念我们可惜的第一段恋爱而回到国内,从而彻底避开最初的那场车祸。我呢,我则会考一个差不多的大学有一份凑合的工作,无论如何,总是跟他沾不上边的。

  我照着这样的安排度过了第二次的高中生涯,这期间我母亲查出一些慢性病,父亲的生意遭到了许多障碍。这都是在我原先世界没有过的,我心里明白,除了是为我的未来操心上火,这应该也是我改变这些因素的代价。我并不和他们做对,只是想和将要发生的那场意外抗衡。对于他们身体的衰弱并不在我的规划之内。我本打算在高三的最后一学期辍学帮助我父亲打理一些生意的上的事,我想我是能帮上忙的,毕竟我已经有过几年的职场经验也在原先世界里完成了大学学业,只要他愿意带着我,我完全能胜任这里的一切工作。但我母亲因为我的这个决定住进了医院,所以我不得不临时取消掉这一步的计划,最终考上了一所二本学校。

  毕业那天,我的班主任哭着说我算是一个奇迹,幸好我醒悟的不算晚,否则这一辈子真毁了。可我已经不知道重复地活过多少辈子,没有一次不是以毁灭性的结局告终。

  但令我没想到的是,哪怕我已经将自己的人生捣乱的不像我,在我上大学二年级的时候,以一种其他方式遇见了闵玧其。

  上大学我仍然读的是金融系,但不够D大好。家里不再像先前一样能够支出我的大额度开销,为了补贴生活费,我在市中心的一家烤肉店做服务员。这里离D大有一段距离,因此我不能料到有一天闵玧其会以客人的身份出现在这里。在玻璃门外我就发现他了,在我准备和同事换班的时候闵玧其从那扇门外走进来,就像他在十五岁的那个中午一样,走进那扇门,随后,闵玧其也很快发现了我。

  他看到我之后愣了愣,紧接着装出镇定的样子。路过我的时候闵玧其说了一句好久不见,那时我正给别的桌子端托盘,因为他这一句话,我差点把盘子打翻。而后他和他的同伴一起坐到了最大的那处位置,我看着他们,和闵玧其最近的人把胳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我心内立刻感到许多不悦。

  闵玧其在那里坐下,我不受控地向那处看。他们要了很多酒,在喧哗声中我大概听明白缘由。闵玧其代表他们学院获得了生物技术方面的竞赛奖,这一回,他们是为了给他庆祝的。

  但是,在我的印象中,闵玧其并没有参加过什么生物竞赛。再一个,我突然反应过来,这时候的闵玧其应该已经出发留学了,并不应该还在这里出现。这难道也是因为我的决定而导致变化的一个节点吗?

  只是那时我没能顾得上思考这些,闵玧其在被同行的男生灌啤酒,他的酒量我清楚,喝两罐就要倒了,喝醉之后还喜欢缩在角落里唱歌。我本应该不再与他有任何瓜葛,但身体先于大脑一步行动。

  我走到那桌去,拍了拍闵玧其的肩膀。

  我说,闵玧其,好久不见。

  他让这句话在空气中滞留了一会儿,随后他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用一种微笑的感情对在场的介绍我:真是很巧......那就介绍一下吧。这是我的初中同学,田柾国。我们多久没见过了?

  初中毕业以后就没见过了。我回答他,顺便把在他面前的酒瓶酒杯都推远了一些。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你在D大上学吗?

  闵玧其终于肯回头看我,他问我你怎么知道?我说,你一直想考D大。我猜的。我又对他的同伴说少让他喝酒,闵玧其的酒品很烂,喝醉之后下手很重。桌上的其他人立刻大笑起来,闵玧其被我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咂了咂嘴说,招呼你也打了,现在不是你能闲下来的时间吧?

  我知道他说这话是在赶我,我也识趣,点了点头,很快离开了那里。在之后闵玧其好像要反驳我似的喝了很多酒,喝的他同学也看的害怕,都劝他少喝一些。闵玧其并不听劝,终于,随着一声响亮的国骂,闵玧其吐在了地上。

  我心想好啊,真有这么恨我吗?以至于这么多年后见到还要用这种幼稚的方式来反击我,他那些同学只知道看着他皱眉毛,有几个来结了账干脆就先行离开了,只剩下两个男生给他递餐巾纸。我拿着拖把将那处打扫干净,又和其中一人架着他去卫生间漱了口,之后也劝他们先回家吧,我会把闵玧其安全送到他的住处的。

  他二人解脱似地立刻离开了,我把闵玧其扶回座位上,给他倒了杯热水,问他,你现在住哪里,宿舍,还是自己租的房子?闵玧其瞪了我一眼,没理会我。我又说不告诉我的话我只能把你带回我家了,你不能一个人坐出租车。

  为什么不能?闵玧其对我吼了一句,店里的客人都看过来,场面显得有些尴尬。我的老板这时出现在我背后,说,你先送他回家吧,今天也就算你全勤,辛苦你了。我点了点头,去更衣室换了衣服,立刻扶着他走出店门去。

  一出门闵玧其又把我甩开,你别扶我,他说,我不用你帮忙。我竟觉得他这个模样又好笑又可爱,我说至少让我送你回家,好吗,有什么话到家了再骂。他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似的低下头,我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和他一起坐进后排。刚刚坐下闵玧其就睡着了,这样一来就只能先回到我家去,明早再和他解释。

  我是背着他上楼的。那晚我们并没有发生什么,所谓酒后乱性往往是意在人为。我没敢给他换衣服,第二天醒来,他那身蓝色衬衫上立刻多出许多皱纹。

  我给他煮了醒酒汤,场景就像我们分手那天的一样。他也明白是自己喝了太多烂醉成一滩,因此没给我什么难堪。

  洗漱之后他淡淡说了声谢谢便沉默下来喝汤。或许是连他也不能忍受此间的尴尬气氛,安静中突然扯出一句,田柾国,你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最近都很好。我立刻接上他的话,这很难得。随后又说一些客套话,闵玧其话锋一转,问我,你当初拒绝我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

  我支支吾吾了好一阵,没想到应该如何告诉他这件事的原因。闵玧其看着我的支吾,摆了摆手说,算了,不问你了。

  ......关于这件事,我说,我其实应该和你好好道歉。闵玧其问我我需要道歉什么呢,我回答他,因为在那时没有告诉你,拒绝你这件事单纯是我在害怕......我是个胆小鬼,闵玧其。

  是吗?闵玧其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音调也变高许多:我只知道这些年我过的并不好。你那时的态度好像在驱赶我似的,我没说错吧?这件事几乎要在这些年里逼疯我了。我以为你的表现是我们原本就应该有感情的,在那时我还不确定喜欢上你算不算是一种病态的关系,但我想,即使说出来,如果对方是你我们也不会如何地撕裂开。你的做法呢?现在告诉我只是你的单纯害怕而已......你在害怕什么?害怕我这样的异类吗?如果本身就有解释,在我们毕业前的那些日子里我什么不说呢?

  他说到这里眼眶已经泛红,我感到无措,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身份安慰他。我能做的只有看着闵玧其的那滴眼泪落进汤碗里,看着那滴眼泪在碗中满满消散。

  可是我又何尝不痛苦呢?我好不容易重新熬过的这几年都只是为了闵玧其能活着这件事在努力,哪怕重来无数次,我也愿意奋不顾身地拯救他。拒绝他的时候我想到我们从前的温馨在此刻都要烟消云散了,我又怎么会不难过呢?我是个胆小的人,胆小到最勇敢的年龄也害怕表白,胆小到无法接受爱人的离去,这样胆小的我选择一次次面对闵玧其的死亡,还有谁会比我更爱他呢?

  我的感情也不受控,我对他说,闵玧其,难过的并不只有你。我也很痛苦,我对他说,那时候因为一些不可抗力我只能拒绝你,而且本来,本来我们就不该重新遇见的。现在这一切全乱套了。我说完这些顿时生出放弃的想法,我想,干脆就这样算了,我没有更多的精力再拒绝闵玧其。我喊住他,我说,闵玧其,我们......

  但这句话没能说完。

  我听到一声枪响,紧接着,我看到闵玧其的胸口多出一处弹洞。这一次我同时看清了凶手。那个在他身后开枪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闵玧其自己。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请在天亮前打碎那盏灯

那个孩子,闵玧其,就坐在靠窗的最角落。   原本她坐在靠窗的第一排,那是个很光亮的位置,阳光很好,只是看黑板有些斜视。很多学生都希望坐到那里,那首先代表某一人是公认的好学生,其次,那里还贴着暖气,是冬天的一块宝地。不过闵玧其在乎的不是那些,她只是单纯喜欢挨着窗户坐。闵玧其不是总会听讲的,虽然是绩优生,但在多半的课堂时间里,闵玧其都习惯对着左手边的窗户发呆。   透过那扇窗户,闵玧其看到过很多东西:

金蛇狂舞 11

地牢昏暗,闵玧其转转手腕,耳侧传来滴水声。 手脚给两条腕子粗的铁链牵住,闵玧其没有逃脱的本事,这会儿坐在草席子上,湿气袭身,给衣裳烘的半干不干,黏在皮肤,冷进膝盖骨。 这小半辈子,原以为穿越就是最深刻的记忆,没想到临了到头还能住一遭古代人造的牢房,给铁链磨破皮肤。因着是建在地下的牢房,光线只有外头墙上挂着的火把,一团火,熊熊燃烧。 进牢前还是下午,太阳烈的很,毒辣辣地烤他头皮。这会儿早把时间同方位

金蛇狂舞 10

闵玧其向昔翰星认了命,真不再打听金蛇绞的下落。风寒三日,于昔翰星而言也算场蜕变,有着这层安慰,昔翰星的心里总算好过一些。 他这就要下床打理家务去,闵玧其说,既然你真心想我一辈子留在这里,那就得听我的。他要他接着回去歇息,昔翰星说,田家仍然有田勇仁把持,他做不了田柾国,他早早就该独立。闵玧其问他,你信不信得过我?昔翰星晓得这话什么意思,回答他,你能吗?闵玧其心想,昔翰星太入戏,真把他当作昔府女主人,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