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就像水消失在水中 04

 我并不清楚这其中的差错和变数,只明白一点:我似谁掌中玩物一样地与一个已经死去的爱人重新周旋过两场。而我每一次的努力都将为他带来新的死因,我甚至有些感到可笑,这倒是分不清是我在做一件拯救的事亦或是在谋害闵玧其。因为我的介入,在不断重复的时间中导致他的死亡,又因为我的意志不断地复活过来,即使杀害他的凶手不是我,也使我拥有一种帮凶的错觉。

  但是......我并不打算就在这里放弃。如果短距离的回溯起不到什么关键的效果,按理来说,就只能从根源进行改变了。

  细想这三次的事故皆是因为生物研究所一行所所导致的意外,若需要改变其根本目的,则须得将这件事的可能性原原本本地从闵玧其的生活中剔除。而想要彻底将这一件事的发生几率降为零,最好的方法就是回到闵玧其决定出国留学的那一天,那个我喝的烂醉的晚上,我要告诉他留下吧,别走,我很需要他。从前是,现在也是。学生时代的我没有一刻不在想他,因此重归于好后就再不能接受第二次分别。

  想到这些,我立刻进行再一次的祈祷。只是这一次直到我成功回溯时间后,精神并没有沉浸在多大悲伤之中。似乎潜意识清楚我与他还能再次遇见,因此只觉得上一次只算做一回是失败的尝试,我还有更多的下一次。可是,不能否认的是,我从眩晕中回过神的时候,与他缠绵过的感觉仍然还停留在我的掌心。我想抓住他,抓住闵玧其,哪怕这一次是我的死亡结局也好,如果说我和他的因果是必然有一方死于非命,那就让我代替他吧。于我而言眼下的赴死并不可怕,真正可怖的是每次抱着赴死绝心的我最终都将完好迎来闵玧其的悲惨结局,就像是被关在无限回放的影院里,强制地让我一遍遍回看最恐怖又最难过的电影。

  可除了回溯我的时间,回到每一个闵玧其还做生者的时候,除此之外,这里再没什么是我能做的。我在那处时间静止的空间中不能发生任何事,在不清楚的后果的情况下,我不能使我的时间真正地流动,所以,比起永远困在那里,我还是更愿意回到过去。

  这也算我的一点小小私心,但更多的是念想如何救下闵玧其。

  等到眩晕从我身体完全消散了,我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一些简单的家具摆放在周围。我又看到门上挂着的卡通门牌,522。我的记忆立刻翻动起来。这是我和闵玧其的大学宿舍。

  桌子上摆了两袋啤酒,闵玧其这时不在宿舍里。

  我记得,刚刚上大学的时候宿舍还有六个其他系的学生,但我和闵玧其是恋爱关系,人一旦密集起来,做什么都不太方便。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闵玧其先我一步主动向学校递交的申请,申请我和他一起换到五楼二十二号宿舍。那一间宿舍是整栋楼最末尾的房间,因为宿舍楼每年不够满员因此常年空置着,但缺少打扫,校方批准了闵玧其的申请,只说里面灰尘很大,我和他要住的话得自己打扫才行。我和闵玧其花了三天时间将522打扫的差不多干净,他童心使然,买了卡通门牌给522换了个门面,上面写着宿舍号,还有我和他的名字。

  我们为522置办了很多新东西。宿舍里只有一张床,我们先后买来了最便宜的沙发和衣柜,一些家居装饰,小夜灯一类的东西。我和闵玧其就挤在这一张床上,打算将就过大一,我和他就出去租房子住。那张桌子被我们变成了书桌,而后又买了专门用来吃饭的圆形木桌,倒也显得颇有小家的味道。

  而这个时间点,就是我偷偷买酒带进宿舍,就这样无所事事地等他下课的时间了。

  很多次,我的记忆里,很多次都是我在等他下课。有时候会陪着他熬夜做课题,但通常我不是那么地会熬夜,大多数情况都是就那样抱着他睡过去,那时候,闵玧其会给我唱歌听。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唱的是旋律很温和的歌,如果他觉得无聊就唱一些怪曲子,一般都是他现编的,随便哼哼来的。我会被这样的怪调惹的笑出来,笑过之后头脑又会变得清晰一些。那样,闵玧其的目的就达到了。但如果他今晚要通宵就不会让我抱着他,有一次我因为这样陪他熬夜而落枕,早晨歪着脖子去上课,回宿舍的时候大家都在看着我,让他觉得也很不好意思。

  我和他有过很多温情的时候,今晚要发生的就算一个。

  我想着这些,宿舍的门被推开了。闵玧其手上提了一袋零食,转身关门的时候掉了一包。我去接他手里的课本和电脑,闵玧其看了一眼桌子,问我,怎么买这么多?

  今天就是特别想喝酒,而且是为了庆祝你的,等一下你要多喝一些。我一边回答一边将他手里的东西归置整齐,闵玧其去找空调遥控器。

  别喝的太多了,田柾国。他一挥手,我立刻听见一声叮响。很快,空调风呜呜从我头顶吹来,我抖了抖,说,今天好像没那么热。

  今天三十九度,你在开玩笑么?闵玧其用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我,我们之间最怕热的不是你吗?

  话是如此,但那阵风吹到我身上的时候,我的的确确感受到一股突然的凉意。因为我并不是该出现在这个时间里的人,所以今年三十九度的夏天我还没能来得及感受温度就被这风吹散了,闵玧其走过来摸我的头发,问我,你应该也才下课不久吧?我说怎么了,他说,你一点都没出汗。

  我立刻回答他说是为了买啤酒而翘了课,回来之后睡了一觉。

  可你没开空调,你昨晚干什么了,有这么累吗?

  他又接着问我这些,我被他问的有些在支吾。他的敏锐用到我身上总是不在好的时候。我只能搪塞他,就是忽然觉得很累,没来得及开空调就睡着了,而且昨晚,昨晚不是和你一起睡觉了么?

  闵玧其的眼睛上下地打量我,宿舍面积不大,温度很快凉下来。闵玧其最后看向窗外,说,现在时间还早,你要在白天喝酒吗?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想了想,站起身,走到阳台边将窗帘拉上。我说现在是晚上了,这就不能算我不务正业。闵玧其说我已经逃了课还装什么正经,我耸耸肩,走到桌边拿起一罐啤酒,单用食指叩开易拉环。我用余光看见闵玧其眼中有惊喜的情绪,我并不理会这一闪,一仰头就将那罐啤酒喝掉大半。

  工作之后我的酒量有所长进,不再会因为这样豪迈的喝法把自己灌的大醉。我把酒罐用力地放回桌面,又开了一罐递给他,我说,喝吧,庆祝你。

  闵玧其接过去,我将他买的零食一类在桌上摊开,又用电脑调了一部爱情片出来。我说今晚的气氛一定会很好,上了大学之后他总是很忙,我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去看电影了。

  闵玧其点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事实上,这部爱情电影也是我计划中的小小一步。我在播放电影的一个多小时内将自己终于灌出一些微醺的感觉,因为我实在不能确信自己的演技能够骗过闵玧其的眼睛,还是来真的才最有保证。

  电影在播片尾曲的时候,我借着这点酒意去抱他。闵玧其知道我已经醉了,哄孩子一样地哄着我,他开始唱他的摇篮曲,我听到那段熟悉的旋律,不知怎的,眼泪已经先于感情流出来。

  怎么哭了,他笑了笑,这部电影好像也没有那么感人。闵玧其一边拍我的后背一边调侃我,我能闻到我身上有股酒味,我尽量用一种醉酒的腔调说,闵玧其,你能不能不去外国?

  我说完这句话,片尾曲正好结束。我和他之间空出一段冗长的沉默。

  许久,他回答我,好。

  这样,反倒是我从他怀抱中弹出来。我问他为什么不问我原因呢,闵玧其说这几乎是想想就猜得到原因的事情。因为我知道,他说,我知道你是一个害怕着许多事情的人。你还记得我们上初三的时候吗,是我先对你表白的,对吗?但实际上是你先暗恋我的。因为那时候我觉得你实在太笨也太胆小了,很多次机会你能说但都没说出口,总是支支吾吾的,只有打架很厉害。可我好像就是喜欢你这一点。我在那个年龄也不够成熟,只是比你勇敢了一些。但有件事你从一开始就猜到很对。我也喜欢你,我不愿意我的第一次早恋结束的这么惨淡,所以你也可以认为告白我的一点私心。不过在一起之后我才知道那时的认知并不全面,是我太片面了。你是个勇敢且担忧着许多的孩子。不过无论如何,我都从你那里得到了很多的爱。以及,我们似乎从来没有真正深入地讨论过这个话题,你也没有问过我,对于我的性取向这件事......我要告诉你的是,原本,原本我就是喜欢男生的那种人。你知道我为什么来学生物吗?我很需要有人来告诉我这件事不是错的,我和你的爱情也并非违背了生物本来的目的。我就是喜欢你而已。所以在我这里,关于这件事你就拥有参与权,虽然说这次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并不是唯一的机会。当然,你可能会认为这段话的价值观不是那么正确。但我和你并非无情人,也不能对这件事还保持那样的客观。我和你的结局总会是为情所困的,所以我把这权利交给你了。如果你说需要我,那么比起这些,我还是在乎你更多更多。

  之后他又说了许多,都是闵玧其在告诉我什么。但我没能记住后面,只知道那时候在想,原来我们的结局要不同只差这一句话,只差这一句,就不应该是分开九年之后的破镜重圆,我们本应该有更好的未来,也不会有这样的轮回了。

  但我知道,闵玧其说的对,我是一个顾虑很多又束手束脚的人。我总在担心是否踏出这一步我们就再没有其他余地,在我们之间,我才是那个不敢前进的胆小鬼。如果这一次能这样抓住他就好了,如果这一次我们会拥有更好的故事就好了,我又哭出来,一边哭一边说了很多对不起,闵玧其只是抱着我就那样安静地听着,拥抱很温暖,我想,是我从他这里拿了很多爱情才对。

  闵玧其,我感到眼皮沉重起来,我对他说,我再也不能失去你。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请在天亮前打碎那盏灯

那个孩子,闵玧其,就坐在靠窗的最角落。   原本她坐在靠窗的第一排,那是个很光亮的位置,阳光很好,只是看黑板有些斜视。很多学生都希望坐到那里,那首先代表某一人是公认的好学生,其次,那里还贴着暖气,是冬天的一块宝地。不过闵玧其在乎的不是那些,她只是单纯喜欢挨着窗户坐。闵玧其不是总会听讲的,虽然是绩优生,但在多半的课堂时间里,闵玧其都习惯对着左手边的窗户发呆。   透过那扇窗户,闵玧其看到过很多东西:

金蛇狂舞 11

地牢昏暗,闵玧其转转手腕,耳侧传来滴水声。 手脚给两条腕子粗的铁链牵住,闵玧其没有逃脱的本事,这会儿坐在草席子上,湿气袭身,给衣裳烘的半干不干,黏在皮肤,冷进膝盖骨。 这小半辈子,原以为穿越就是最深刻的记忆,没想到临了到头还能住一遭古代人造的牢房,给铁链磨破皮肤。因着是建在地下的牢房,光线只有外头墙上挂着的火把,一团火,熊熊燃烧。 进牢前还是下午,太阳烈的很,毒辣辣地烤他头皮。这会儿早把时间同方位

金蛇狂舞 10

闵玧其向昔翰星认了命,真不再打听金蛇绞的下落。风寒三日,于昔翰星而言也算场蜕变,有着这层安慰,昔翰星的心里总算好过一些。 他这就要下床打理家务去,闵玧其说,既然你真心想我一辈子留在这里,那就得听我的。他要他接着回去歇息,昔翰星说,田家仍然有田勇仁把持,他做不了田柾国,他早早就该独立。闵玧其问他,你信不信得过我?昔翰星晓得这话什么意思,回答他,你能吗?闵玧其心想,昔翰星太入戏,真把他当作昔府女主人,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