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小长冬 04

04:Park


泰亨问我,他能追我吗?

我住在泰亨家里,南俊哥身材大,又因为泰亨才是我的同学,我不好和南俊哥睡一起。泰亨的房间很小,一张床就占据四分之三,我和泰亨一起睡,晚上打架,南俊哥怕我们挤在一起不长身高,把他的大房间让出来,他去睡泰亨的小房间。

在我答应泰亨之前,泰亨辗转反侧的晚上,其实我都知道。泰亨睡在我左边,我睡眠轻,他翻身,我立刻就醒。我没有打算睁眼,还是闭着眼睛装睡,再转身过去面对泰亨。

我也有孩子心事,实际上是想偷偷看看泰亨,但我转过去,鼻尖被泰亨的呼吸抚摸,又闻到泰亨头发的味道,我说不出来,也猜不到泰亨用的是哪牌洗发水,只知道我没有偷看泰亨的机会了,只能闭着眼睛观察泰亨。泰亨的手偶尔会碰到我,眼皮或者嘴唇,我猜他在数我的睫毛或者想描唇型,因此泰亨邀请我午休去操场,在他为我重新做回小坏蛋时,场景实在布置的太好也太巧,我料到泰亨或许会再勇敢一次,泰亨果然问我,智旻,我能追你吗?

我的心里话总是很多,比如那时我想说,泰亨,我在雨里奔跑,其实把你当作救世主。我绝对不是好小孩,上课跑神时也设计过几种报复手段,但我想算了,我总不能同流合污,我还要给你看我更多的好好人设。我不是好人,也不是坏蛋,在我想我要给你看更多的我的好,偶尔看看我的坏,泰亨,其实我要比你聪明一点点,在我意识到我的想法时就明白,我们之中绝不是你一人对我有小心思。我也有,泰亨,但我高明一点,也狡猾一点,我让我们的拉锯战变成你的追爱成功,其实不然。金泰亨,我真正爱上你的瞬间在将十五岁时看到你在我的病床边低头的样子,你肩膀颤抖的时候,我的心也落了。

我们没有课桌,完成作业的工作在客厅茶几上。所以如果泰亨回家要先去卧室,肯定是因为他偷买漫画或者游戏充值卡,他要快点藏起来。这事泰亨连我都瞒,他以为天衣无缝,我不晓得南俊哥有没有发现他的做派,但至少我肯定在南俊哥之前知道泰亨的秘密。南俊哥和泰亨从家里离开,他的全部财产只有他留在大学宿舍里的两台笔记本电脑,南俊哥留了一台用来敲论文,另一台给了泰亨。

泰亨被我发现后要我保密,他说智旻,我也在赚钱。我做游戏代练赚了不少!他给我看流水记录,泰亨确实有在赚钱,金额也不少,除去他买游戏充值卡的开销,余下纯利足够我们不再问南俊哥要零花钱。但代练生意没能做多久,泰亨成绩下滑,南俊哥没收了他的电脑,泰亨短暂的创业生涯就此告一段落。我们还是得问南俊哥要钞票。

我和泰亨确定了关系,生活没什么大的改变。泰亨突然想起来问我是怎么处理他送我的巧克力的,我和他坦白,全化了,泰亨又问我为什么还能回答他喜欢榛子,我又告诉他我在哪里得的信息。我原以为足够了解泰亨,他会难过地质问我为什么放他的第一份礼物融化,但泰亨对我说,智旻,还好你留给我送你真正巧克力的机会。

泰亨说的真正巧克力是他在初三最后一学期的情人节送我的巧克力。泰亨送了整整一盒给我,我打开,盒子里的巧克力都放独立包装,小动物造型,封在小的透明塑料袋里。我说泰亨,虽然很感动,但我不能吃这么多。泰亨回答我,知道你不能吃这么多,所以才做了小包装,我们有冰箱,留给以后慢慢吃。

我在那瞬间想,冰箱。是泰亨给了我从冰箱取冷饮喝的机会,而我从此再也不用担心巧克力融化,只需要想我们的单开门冰箱够不够大,够不够放。泰亨早就送了我最好的礼物。

初三备考,我和泰亨都很拼命。南俊哥那时代写论文的名声正响,钞票也赚的蛮多,他刚刚学会煲汤,买很多猪骨头存在冷冻层,隔三岔五给我和泰亨煮猪骨汤喝。南俊哥在原先上三层的生活里认识许多上三层的人物,等他和泰亨流到下三路来,仍然结识了很多基层群众。于是我和泰亨总能吃到很好的柿饼,新鲜核桃,或者品质优良的海产品。南俊哥说备考生最差营养,最常炖牛肉来吃。我不晓得南俊哥只凭代写论文的工作该怎么才能供上我和泰亨三天一顿的牛羊鱼肉,后来我和泰亨知道,南俊哥那会儿白天跑家教,踩点回家做饭,等我们放学吃饱喝足,南俊哥已经回他书房写论文去。他通常写到凌晨两到三点,我和泰亨六点半就要从家出发,但南俊哥从没让早餐失约。

我和泰亨的中考成绩都不错,我能上重点中学,但泰亨只够去二线。我才不放心泰亨能保持这种劲头在高中继续努力,我和泰亨说,我陪你去。

南俊哥太忙,等我们中考结束他才真正能休息下来。我和泰亨在上了高中之后才对南俊哥坦白关系,南俊哥说蛮好的,幸好我们在一起,我就是泰亨的第二监护人,而泰亨能保护我,我不再回去初中境地,他少花很多担心。

我们家庭增加新成员也是在这时候。

上了高中,泰亨和我还在一个班。但我们入学成绩相差太多,我荣获坐在第一排的资格,泰亨仍然在最后一排安家。我在高中依然管教泰亨,让他从一开始就收敛自己不再去做学校的坏蛋;可我或许是拥有某种体质,开学没多久,我被高三年级的准成年人们打断一条胳膊。

泰亨并不是不来救我,南俊哥不让泰亨远离我,泰亨自己也晓得。但泰亨发育得晚,上高一还是小扭扭,高三学生身高早完成,两人押泰亨两条胳膊,泰亨就只能跪在地上看我挨揍。我的骨头在泰亨保护下有一年没被拳脚锻炼,十七岁男生下手不懂轻重,泰亨在挣扎中鼻子挨拳头流了血,没能力救我;而我更没能力反抗。

在我感到手臂筋骨断裂的剧痛时,我们家庭的新成员出现了。

这次泰亨真的要低头认输。在初中他是打架第一的不良明星,这回面对力量悬殊,泰亨的三脚猫功夫派不上用场,只能做到同我一起挨打。是柾国一对多救下我们,事后我和泰亨说,你看,你得长到这种身材才好说保护我。

我们经过柾国这一次救援行动熟悉起来,在我和泰亨知道柾国身世后,泰亨决定让我们的救命恩人田柾国同学也住进家里。彼时柾国也同我一样是住校生,只是他有宿舍费和学费来源,但仅此而已。我们把柾国带回家,并没有提前通知南俊哥这件事,只在饭后拉南俊哥做了简单的秘密会谈。南俊哥听过,点点头,说就这么办吧,留下吧,我们以后也有小保镖了。

我们一家支离破碎,又在人海重新团圆,等我们寻得柾国加入,才算暂时完成这份拼图。

我的手臂遵从伤筋动骨一百天的法则,好在断的是左手,还能正常写字,吃饭。

柾国是比我还要好的好学生,他一来,我在南俊哥那里不再是成绩第一,柾国学习更厉害。南俊哥更乐得这样的好氛围,柾国退了宿舍,他原本交宿舍的费用剩下一大笔。我们用这钱去打电动,只买一点游戏币,交给柾国投给拳击测力机。柾国打下去,一般吐出三四倍硬币,我们用这种方式在游戏厅打一下午拳王。南俊哥不管我们,他晓得柾国比我还严格,我或者泰亨偶尔有想翘课去约会的念头,柾国铁面无私拦下我们,准时管我们回家,准时管我们上课。

我和泰亨,还有柾国,我们做高中生,总有时候想成为大人的冲动。我们成为精神上的成年人在某个南俊哥出去做家教的周末。

我不晓得南俊哥还是不是处男身,泰亨当然也不晓得。我们的惊喜发现在泰亨从他原先房间里发现了南俊哥私藏的光碟,封面就够露骨。我们那时还没换网络电视,家里还有碟机,但泰亨觉得在电视上看色情片不够正式,南俊哥在初三假期已经把笔记本还给泰亨,他把碟片滑进电脑里,关了灯,我们三人躲在房间看。

片子不长,四十多分钟,大约一节课的时间。泰亨本身喜欢男人,对男女性爱提不起兴致,靠在我身上打盹;我和柾国虽然在生理课上学到两性教育,观看实战还是脸红。

泰亨说,没什么意思,他没感觉。我说是呀,如果是男人和男人做爱的片子你会有感觉吗?泰亨听我说完,过来搂住我,柾国见不得我们的情侣时间,起身离开,说要出去转一转,透透风。等柾国关了卧室门又关了大门,泰亨对我说,智旻,我对你蛮有感觉。

我那时还不懂得泰亨说这话的意思,只当他还在讨好我。我没接他的话,让他放开我,我也想出去通风透气,但泰亨紧接着对我说:智旻,你和我做一次吧。

我不能把泰亨说这句话的语气当做玩笑,但我想不到我们如何才能交合,我装傻,回答他,别说傻话。泰亨两手搂着我不放,他又说了次,我们做吧,我停下来,不知道怎么回答。等到泰亨说第三次,他语气里有点恳求的意思,我明白这是金泰亨最擅长的手段,可我输在看了泰亨一眼。泰亨看着我,眼神像掉进儿童泳池的落水小狗,而我是不知深浅被蒙骗的救生员,隔了很久,我说,那做吧。

我们说要做爱,不晓得怎么开始;我和泰亨又争论谁上谁下。最后猜拳,泰亨赢了,我得做下面。

泰亨让我躺在床上,他压上来亲我。他学片子里做,但只摸索到皮毛而已,不懂得怎么才算接吻。我也不会,泰亨的犬牙磕上来时我才发现,我和泰亨成为男男朋友到现在,真正的接吻都没做过。而我们现在正要粗略跨过这一步,学AV电影互表爱意。泰亨咬我嘴唇,我觉得疼,用手推他,泰亨不动,他的力气对我够用,我不敢用力,推他几下像打上棉花。直到泰亨也亲够了,忽然退后,我被他这样亲的居然有些缺氧,眼睛泛花,看到泰亨走到卧室门前,随后咔哒一下,再一下,又立刻重新压回我身上。我反应了会儿,明白泰亨是在是上锁。我分不出是泰亨害怕被发现我们行为越线还是单独想增加刺激感,我在这时也不愿意想了,我把手搭在泰亨的肩膀上,问他,你真的知道怎么做吗?泰亨像是被我这句话激起好胜心,他没应我,两手径直来扯我衣服。

我和泰亨第一次做爱时刚刚入夏,我没什么衣服,穿的是泰亨的长袖衬衫。泰亨解扣子很快,一手锢我两只手在头顶,单手挑我衬衫扣。其实我挣的开,但不好破坏泰亨的成就感,就乖乖停在他手心,让他保持这种尽在掌握的征服欲。

泰亨把我的衬衫解开,房间里刚开空调,我觉得冷,让泰亨替我盖被子再做。泰亨这会儿不再是听话的泰亨,他俯下身来亲我胸口,我觉得痒,他舔乳头,让我有种我正被他当女人做爱的感觉。我说金泰亨,我不是女人呀,泰亨模仿我的语气,朴智旻,我不喜欢女人呀。我被他逗笑了,胸腔震起来,我想泰亨分不清我是被他逗笑的还是因为痒才笑,我告诉泰亨,嗯,但是你快点,我真的很冷。泰亨拿刚刚片子里的台词来用,说,等一下就让你热。他说完抬起头,手在脖子前凭空做了个扯领带的动作,眼神酷酷的。我又催他快点,泰亨才再往下做。

他脱我睡裤的动作毫不拖泥带水,我在两腿吹上冷风的那刻甚至怀疑泰亨是蓄谋已久,但泰亨眼神好真,我不忍心给他加罪名。我在泰亨不晓得下一步如何进展时回忆影片桥段,把两腿向他折起,我说做吧,男朋友。泰亨吹了个很有弯度的口哨,他在调侃我,我不在意,又叫他男朋友,泰亨也叫我男朋友。我们把三个字互相交换几次,都觉得肉麻,还是叫回智旻、泰亨。

我们因为事发突然,也不晓得男人和男人做爱比男女之间更麻烦,我们看的事前性教育里,女人张开双腿,男人就能扎进女人身体,而拥有柔软敏感的巢穴,我以为那是种被进入者的天性。我们自然没学到要扩张,当泰亨强硬地进入我时,我在撕裂感中一瞬间明白,我仍然是男人,我和泰亨以同性身份相爱,连性爱也是痛的。

泰亨说我哭了,我没知觉。我在下身堪比分娩阵痛的情况下已经感觉不到脸上是不是流眼泪,我抓着泰亨后背的衣服,呼气,吸气,然后疼痛,再来是呼气,吸气。

我正放松自己,体内感到泰亨要抽出去,我说不要,就这样,给我一点时间。泰亨明明是进入我的人,也跟着我一起哭了。他的眼泪滴在我脸上,滚烫的,比我自己的有温度太多。

其实我应该拒绝,从一开始就不该对泰亨妥协。我的身体没能学会主动为侵入者开放,但泰亨的一部分和我相连,我含着它,好像心理也被填满。在这时不知道为什么,泰亨说不做了,而我想让泰亨尽快占有我;我想说泰亨,你做吧,你可以动,你为我做混蛋,我也可以为了你疼。泰亨的眉毛弯下来,我想拣出一句我脑海里的好听话说给泰亨听,但到了嘴边,我对泰亨说:泰亨,你操我吧。

我们这次做爱并不痛快。最后还是为对方撸射,而南俊哥也很快发现我们做爱的事。他脾气实在太好,只教训我们不能再无套做爱,给我和泰亨上性教育公开课,柾国也听,又替我们买润滑剂,安全套。我对南俊哥的开放式教育总有更震惊的一天,南俊哥不阻拦我们提前交合,所以起初我和泰亨还会挑家里只有我们两人的日子,时间久了,半夜捂着嘴也能滚在一起。

我们三人的高中生活不如初中艰苦精彩,我在和泰亨做爱之后真正意识到,我或许这辈子都没办法离开泰亨。泰亨对我也是一样的。之后我们考大学,我在高中的学习意志并不高,泰亨倒反常,成绩与我持平,柾国名列前茅,顶替我在家里的好学生位置。

因为柾国打架实在可靠,泰亨在高二迅速窜高,使我的高中生活真正像样起来;再加上南俊哥的代写工作逐渐稳定,家教的排班少了,让我觉得似乎生活正走上正轨。我因为这样,意识有所懈怠,高考成绩够不上一本,同泰亨上了二本大学。

柾国学唱歌,专业第一考到成大声乐系,我和泰亨继承南俊哥衣钵,念商科。

再后来,柾国遇到闵玧其,有过一段热烈感情;我因为冠心病发作愈来愈频繁,在途中同泰亨短暂地分开又和好,南俊哥也在这时遇到硕珍哥,破了他的初恋男儿身;到闵玧其离开,柾国出了名,成了歌星,替我安排搭桥手术。手术很成功,我从心脏病高危患者的行列中退出,和泰亨开了一家蛋糕房。蛋糕房做的很不错,今年第一家连锁店才开,我们总店搬到市中心去。我总对泰亨说,托你这张脸的福我们才有好生意,但事实上泰亨的烘焙手艺确实不差。我也想学,我想趁泰亨忙的时候自己烤来吃,泰亨教我烤杯子蛋糕,我在做了四批都失败后认识到我不是这块料。我放弃做后厨帮忙的梦想,认真做招财猫,以顾客角度替泰亨试新品,给意见。

我们在年初招了些甜点师,打算调他们到分店去。泰亨亲自教他们调配方,很认真,我站在门边看泰亨在厨房里指挥,心里想,这是我的小国王。

我和泰亨,我们在十四岁阴差阳错地认识,延续到如今二十五岁,十一年,泰亨和我在恋爱时长上已经属于成熟的感情。柾国成名,南俊哥不再操持财务进出,同硕珍哥住小洋楼去。我们的生活从泥潭中褪去污水,终于变的崭新多彩,去年我们和南俊哥商议,想结婚,得找个允许我们领证的国家才行。南俊哥说那就出国吧,到欧洲,英国或者荷兰,我们一起去。柾国和硕珍哥当然是我们这趟旅行的赞助商,但柾国因为有行程在身,不过让我们放心,他婚礼那天会到场。

敲定婚礼日期和各项事宜也花了不少力气,最后决定去西班牙。我们算准日子,去时刚好能赶上狂欢节,泰亨前些日子看了部西班牙动画片,一直想去,这下我们都实现了。

而我在完成这些事情时问金泰亨,你有没有想过不爱我?我能猜到泰亨的回答,泰亨一定会回答我三个字:

你做梦。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请在天亮前打碎那盏灯

那个孩子,闵玧其,就坐在靠窗的最角落。   原本她坐在靠窗的第一排,那是个很光亮的位置,阳光很好,只是看黑板有些斜视。很多学生都希望坐到那里,那首先代表某一人是公认的好学生,其次,那里还贴着暖气,是冬天的一块宝地。不过闵玧其在乎的不是那些,她只是单纯喜欢挨着窗户坐。闵玧其不是总会听讲的,虽然是绩优生,但在多半的课堂时间里,闵玧其都习惯对着左手边的窗户发呆。   透过那扇窗户,闵玧其看到过很多东西:

金蛇狂舞 11

地牢昏暗,闵玧其转转手腕,耳侧传来滴水声。 手脚给两条腕子粗的铁链牵住,闵玧其没有逃脱的本事,这会儿坐在草席子上,湿气袭身,给衣裳烘的半干不干,黏在皮肤,冷进膝盖骨。 这小半辈子,原以为穿越就是最深刻的记忆,没想到临了到头还能住一遭古代人造的牢房,给铁链磨破皮肤。因着是建在地下的牢房,光线只有外头墙上挂着的火把,一团火,熊熊燃烧。 进牢前还是下午,太阳烈的很,毒辣辣地烤他头皮。这会儿早把时间同方位

金蛇狂舞 10

闵玧其向昔翰星认了命,真不再打听金蛇绞的下落。风寒三日,于昔翰星而言也算场蜕变,有着这层安慰,昔翰星的心里总算好过一些。 他这就要下床打理家务去,闵玧其说,既然你真心想我一辈子留在这里,那就得听我的。他要他接着回去歇息,昔翰星说,田家仍然有田勇仁把持,他做不了田柾国,他早早就该独立。闵玧其问他,你信不信得过我?昔翰星晓得这话什么意思,回答他,你能吗?闵玧其心想,昔翰星太入戏,真把他当作昔府女主人,

Commenti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