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坏种 10

特邀嘉宾





 “我病了。”影山飞雄把自己挤在客厅的沙发角落,用轻松的语气阐明自己的病因,“我找在校园祭上受凉了,那天你没来,所以我生病了。”

及川彻为影山飞雄热了一杯牛奶,玻璃杯稍加用力就磕在桌面上:“和我有什么关系?”

“老师你没出现,我不得不处理一些额外的事情。”他把手脚伸开,伸手去够茶几上的热牛奶。及川彻把手拦在了他和茶几之间,他追问:“什么事?”

影山飞雄的手转了个弯,像鱼一样地从及川彻的胳膊下溜走。他稳稳当当地抓住了玻璃杯,再沿着来时的路线返回,拿到胸前先温暖自己的双手,再虔诚地喝一口,神态充满骄傲。他认为自己已经圆满完成了任务,为了使自己完成任务的过程显得更加来之不易,影山飞雄在得到平井不敢掺假的坦白后又拖延了一整个月,在临近期末考试前把同竹内的校外爱好告诉了及川彻。

这个时候,竹内已经办理了退学。很少有人真正清楚竹内的动向,大家猜测竹内和那个葛木做了浪漫的私奔,热衷爱护学生的津代老师疲于两头都对付,不得不做出权重过后的选择。他放弃追踪竹内的信息了,影山飞雄的情报从燃眉之急成了无用功。他把它捏在手里时,要调度及川彻的心是多么轻松,眼下竹内已经退出了校园生活,他一下失去了最大的手段,这其中有他故意拖延而造成的结果。

他尽可能使自己可怜,然而及川彻并不受用。期末考试近在咫尺,他不放过他,要为他做为期一周的考前复习。他坚信影山飞雄能够学好,他身上有善于动脑的基因,只是没能物尽其用,才显得像荒废了似的。他是他的一个学生,从前是,现在也是,他对他最大的义务就是帮扶他走上更好的人生道路。大学是一条绝不出错的光明大道,为了影山飞雄的前途,他可以把他们的关系奉献出去做一些小小的牺牲。尽管他最初的梦想是将学生们看成终生的孩子、终生的朋友,他三十七个小孩都要走去漂亮的未来,而非因某种偶然性的差错使一辈子都在十八岁之前陨落。影山飞雄就是一个摇摇欲坠的家伙,他拉他一把,但把他拉得太超过,这个人已经打算把自己全身都交托在他的手中。他当然不肯的——要对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负终身责任,他偿还不起。

为了这个,期末考试过后,他决定向影山飞雄坦白他和津代老师已经开始恋爱的事实。事实当然是表演的,但对于影山飞雄,他一定要把它做成真。他发现影山飞雄并不会真的信守承诺,那个“好孩子”的宣言没在他们之间发挥任何作用,他看着他因喝牛奶而鼓起的脸,惆怅地说:“怎样你才肯听话?”

影山飞雄半张嘴埋在玻璃杯里,说话声在水面嘟出几个气泡:“我很听话。”

“一点儿也不。”及川彻说,“你是有所选择地听话。”

“你命令我的事情我都做。”

“你是有选择地做。”

“哪一件没做好吗?”

影山飞雄瞪着两只眼睛,似乎是及川彻冤枉他了,他把剩了一层底的玻璃杯“嘭”地放回桌面,幽怨地看向及川彻。及川彻直言不讳地说是哪一件都做的不够漂亮,竹内的事情暂且不提,只说他答应他要做乖孩子好学生,哪方面真正做到了?影山飞雄说还不够乖?不惹是生非,不作践同学,他已经尽力做到最好。及川彻摇摇头,那本来就是你的分内之事。我希望你能在期末考试里有个好成绩,紧接着能在大学的入学考试里有个好成绩,那时候……

影山飞雄打断了他:“我能吗。”

及川彻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能。”

到大学去,多么遥不可及的梦想啊,他不是没想自己作为大学生的身份,只是前途太渺茫了,希望之于他就像是以水燃火,倘若人一生的运气是注定的,那么他希望这点微不足道的可怜的命运能够把好的降临在真正该被使用的地方。譬如他和及川彻的关系:他认为他们是走钢索般的恋爱,纵然危险,可能够证明其中一方的真诚和坚定。即使及川彻尚未能够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但某些已成定局的事情将永久留在及川彻的生命之中,不做活人,那就做他一个死掉的记忆。他笃定能够在这场恋爱游戏里大获全胜,即使他输给某一个,就好比输给了津代老师,往后及川彻在同津代做每一次亲吻之时都会想起他曾经也有一些吻给过这样一个人。想起他的身份,再想起他的脸,津代身上就总有千分之一要包含着他的名字。

现在想到津代,他冷不丁地对及川彻提问:“你和津代在一起了?”

他没大没小的态度让及川彻终于产生了一丝“忍不住”的念头。为了体面,他把咬牙切齿吞回了肚子里,尽量平静地回答影山飞雄:“是啊,怎么了?”顿了顿又补充一句,“这是我的个人自由。”

影山飞雄“噌”地从沙发上站起来:“那件事你也和他做了?”

及川彻还在做自以为适当地装傻:“成年人是没有限制的。我知道你的心思,希望你能够把自己放回正道上。”

“你不要用两句话就想打发我。”

“我对你从来都是严肃的。影山,我和谁谈恋爱、和谁产生了那种关系,对你来说都是旁人的事,是大人的事。我对你好,自然是出于作为教师的情面和身份,怜惜你,是不愿意看到一个孩子毁在他自己手里。我们——”他在这处停顿了一下,想说那次荒唐的性并非出自他的本意,是他被影山飞雄迷惑了,因为一个冠冕堂皇和未必能够实现的承诺,他那时候还不知道他是个骗子——不,他应当早就对此有所了解。早在高档小区的骗局里他就知道影山飞雄是个彻底的小骗子,他欺骗了他的好和善,然而及川彻却从未因此做出过严厉批评。他太嫩了,所谓的惩罚不过就是把一件从无到有的东西重新变回了无,对影山飞雄而言怎会产生真正的影响呢?以至于使影山飞雄误以为那是一种超过了师生的偏袒,还有其他更多的关心,还有他的这张脸……他不再一一列举。他最后郑重地问了他一次:“怎样你才肯变好?”这个时候,他心中依然怀抱着对他的万般期待与希望,他会给影山飞雄一记好看,同样地,他也在等待影山飞雄给他的那一记;然而影山飞雄什么都没说,沉默地起身随后走向卧房。他罕见地对他做了逃避。

在影山飞雄逃避的一瞬间,及川彻忽然得到了新的想法。或许他没必要真的把影山飞雄远远推开,或许他正可以利用他的情结,来引导影山飞雄走向正面方向去呢?譬如“考上一所大学老师便同意你如何如何”,虽然卑鄙,但不是他第一次这样卑鄙。

所有人都可以自如地流入社会,唯独影山飞雄不行。及川彻听见卧房的门被轻轻扣上,立刻紧随其后,猛地打开房门,背光把他的整个脸和身体都抹黑了:“你想和老师在一起其实没那么难。你考上大学,我就考虑考虑你的事情。否则这个机会的开始就永远是零。能明白吗,接受还是不要?”

影山飞雄坐在床边安静地看着他。他想他在思考,思考这个提案值不值得,同时思考是什么促成了老师转瞬之间的改变,他心中的爱迅速转化为猜疑和矛盾,如果及川彻的爱情是可以随便开始的,那津代老师算什么,只是一个玩笑吗?倘若津代老师能够被随意弃用,那下一个被弃用的又为什么不会是他?其实听话不难,重要的是他为了什么而听话。要他克制自我至上的冲动,还得看看用什么来做交易。他一点也不阳光,其实黑暗透了,他还没告诉过任何人譬如打架挖苦或真的伤害某人,那冲动都源自内心深处,有时他能够控制,有时他就被它拿走了心智,他觉得自己心中住着一个邪恶的小人儿,可是他从来没有过想象中的自我厌恶。

他不太喜欢及川彻的这种说法。这好像把他们之间原本的关系就变作一场交易。他不想上大学,他对自己未来的所有构想就是心安理得地死在三十岁,可是及川出现了,他又想和他有度过一生的可能。

他想了想,左右他不会失去什么,沉着之后,他点了点头,答应了及川彻。及川彻立刻拉起他的胳膊回到客厅,着手为他操办补习的事情。影山飞雄苦着脸问及川彻,一定要吗?及川彻罕见地开怀大笑,当然要啊,否则你怎么有进步,怎么完成目标?

他对他如此诚心的期盼一直延续到期末考试这一天,临上考场之前,及川彻特意做了一顿早餐,他特别提到是“为了你”,还把两颗煎蛋塑造成心型,吃过之后,他出乎意料地把车径直开进了学校。没有中途下车了,也没有遮掩了,及川彻的国产汽车向影山飞雄的同学们宣告了一切:他和影山飞雄很早之前就开始这样要好了。他们的好是暗度陈仓的、掩人耳目的,几个学生看见影山飞雄从副驾驶车门后现身,形同加冕似的风光。及川彻把透明笔袋塞进影山飞雄的手里,说你要把笔袋再还给我,那是我借给你的东西。影山飞雄神气地回过头,对及川彻说了一个“嗯”,但在这一秒他便决定绝不归还这只笔袋。定情信物一般的物品没有再次回到对方手中的道理,他紧紧捏了捏笔袋,笔袋里似乎还残留着及川彻家的淡淡的香薰气味。

及川彻目送他走进教学楼,随后回到车上去,过了一阵,津代老师的车轻巧地停在了他的旁边。津代从车上走下,来到驾驶座前敲了敲及川彻的玻璃,及川彻摇下一条缝隙,说上车再谈,津代便绕进了副驾驶,语气有些焦急地问:“你真这么决定?”

“我真这么决定。”及川彻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玻璃纸包的水果糖要递给津代。津代摇头,说不需要,随后翻出剩了半包的香烟,及川彻立刻按住了津代的手,“我的车里不要抽烟。”

津代的视线在及川彻手背上若隐若现的青筋上停留了几秒,然后回答:“抱歉。”把烟塞回去,他再次问:“你真的想好了?那我们……”

“真的想好了,我们的关系算作Plan B。不好吗,原本也是津代老师你提出来的计划吧?即使他真的考上大学,我也未必会和自己的学生走下去,我们就暂时——”

“抱歉,可我不想就这样暂停。”

“津代老师。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但我不会做办公室恋爱。如果你要追求我,我更希望方式是正常且直接的。我的考虑很多,一来不希望你成为一个道具,二来不想要辜负小孩子的心意。虽然天真幼稚,可是胜在单纯。等他考上大学之后一定会发现在我之外还有更加广阔的世界,对我的感情只是一种在狭小环境里被促生的荷尔蒙。一种激素,一种状态,那绝不是长久的,更不会维持一辈子。”他一边说一边向津代的眼睛望去,回忆起起先津代表现出的大度,就知道那不是真的。那必定不是真的。机会近在眼前,他没有任何放弃的理由。

或许津代相信感情是培养出来的,但及川彻不认这一套道理。他不是拒绝办公室恋爱,而是对津代太没感觉。及川彻从不相信培养,培养这个词该如何利用?——培养员工、培养生命、培养研究。培养只能对标如此等级分明的东西,所谓培养出的爱情,有朝一日一定会如河堤蚁穴般轰然倾塌。他只相信一见钟情。什么人爱到最后都是千疮百孔:一个人把自己从前半生的模具里倒出来,剃掉坏的留下好的,另一个人就从自己身上割肉填补,唯有一见钟情才能使人在恋爱这样的雕琢中忍受。就好比麻醉或酒精,一想起某人的那点儿好,再疼痛也只是咬咬牙的功夫。

“你命令我的事情我都做。”

“你是有选择地做。”

“哪一件没做好吗?”

影山飞雄瞪着两只眼睛,似乎是及川彻冤枉他了,他把剩了一层底的玻璃杯“嘭”地放回桌面,幽怨地看向及川彻。及川彻直言不讳地说是哪一件都做的不够漂亮,竹内的事情暂且不提,只说他答应他要做乖孩子好学生,哪方面真正做到了?影山飞雄说还不够乖?不惹是生非,不作践同学,他已经尽力做到最好。及川彻摇摇头,那本来就是你的分内之事。我希望你能在期末考试里有个好成绩,紧接着能在大学的入学考试里有个好成绩,那时候……

影山飞雄打断了他:“我能吗。”

及川彻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能。”

到大学去,多么遥不可及的梦想啊,他不是没想自己作为大学生的身份,只是前途太渺茫了,希望之于他就像是以水燃火,倘若人一生的运气是注定的,那么他希望这点微不足道的可怜的命运能够把好的降临在真正该被使用的地方。譬如他和及川彻的关系:他认为他们是走钢索般的恋爱,纵然危险,可能够证明其中一方的真诚和坚定。即使及川彻尚未能够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但某些已成定局的事情将永久留在及川彻的生命之中,不做活人,那就做他一个死掉的记忆。他笃定能够在这场恋爱游戏里大获全胜,即使他输给某一个,就好比输给了津代老师,往后及川彻在同津代做每一次亲吻之时都会想起他曾经也有一些吻给过这样一个人。想起他的身份,再想起他的脸,津代身上就总有千分之一要包含着他的名字。

现在想到津代,他冷不丁地对及川彻提问:“你和津代在一起了?”

他没大没小的态度让及川彻终于产生了一丝“忍不住”的念头。为了体面,他把咬牙切齿吞回了肚子里,尽量平静地回答影山飞雄:“是啊,怎么了?”顿了顿又补充一句,“这是我的个人自由。”

影山飞雄“噌”地从沙发上站起来:“那件事你也和他做了?”

及川彻还在做自以为适当地装傻:“成年人是没有限制的。我知道你的心思,希望你能够把自己放回正道上。”

“你不要用两句话就想打发我。”

“我对你从来都是严肃的。影山,我和谁谈恋爱、和谁产生了那种关系,对你来说都是旁人的事,是大人的事。我对你好,自然是出于作为教师的情面和身份,怜惜你,是不愿意看到一个孩子毁在他自己手里。我们——”他在这处停顿了一下,想说那次荒唐的性并非出自他的本意,是他被影山飞雄迷惑了,因为一个冠冕堂皇和未必能够实现的承诺,他那时候还不知道他是个骗子——不,他应当早就对此有所了解。早在高档小区的骗局里他就知道影山飞雄是个彻底的小骗子,他欺骗了他的好和善,然而及川彻却从未因此做出过严厉批评。他太嫩了,所谓的惩罚不过就是把一件从无到有的东西重新变回了无,对影山飞雄而言怎会产生真正的影响呢?以至于使影山飞雄误以为那是一种超过了师生的偏袒,还有其他更多的关心,还有他的这张脸……他不再一一列举。他最后郑重地问了他一次:“怎样你才肯变好?”这个时候,他心中依然怀抱着对他的万般期待与希望,他会给影山飞雄一记好看,同样地,他也在等待影山飞雄给他的那一记;然而影山飞雄什么都没说,沉默地起身随后走向卧房。他罕见地对他做了逃避。

在影山飞雄逃避的一瞬间,及川彻忽然得到了新的想法。或许他没必要真的把影山飞雄远远推开,或许他正可以利用他的情结,来引导影山飞雄走向正面方向去呢?譬如“考上一所大学老师便同意你如何如何”,虽然卑鄙,但不是他第一次这样卑鄙。

所有人都可以自如地流入社会,唯独影山飞雄不行。及川彻听见卧房的门被轻轻扣上,立刻紧随其后,猛地打开房门,背光把他的整个脸和身体都抹黑了:“你想和老师在一起其实没那么难。你考上大学,我就考虑考虑你的事情。否则这个机会的开始就永远是零。能明白吗,接受还是不要?”

影山飞雄坐在床边安静地看着他。他想他在思考,思考这个提案值不值得,同时思考是什么促成了老师转瞬之间的改变,他心中的爱迅速转化为猜疑和矛盾,如果及川彻的爱情是可以随便开始的,那津代老师算什么,只是一个玩笑吗?倘若津代老师能够被随意弃用,那下一个被弃用的又为什么不会是他?其实听话不难,重要的是他为了什么而听话。要他克制自我至上的冲动,还得看看用什么来做交易。他一点也不阳光,其实黑暗透了,他还没告诉过任何人譬如打架挖苦或真的伤害某人,那冲动都源自内心深处,有时他能够控制,有时他就被它拿走了心智,他觉得自己心中住着一个邪恶的小人儿,可是他从来没有过想象中的自我厌恶。

他不太喜欢及川彻的这种说法。这好像把他们之间原本的关系就变作一场交易。他不想上大学,他对自己未来的所有构想就是心安理得地死在三十岁,可是及川出现了,他又想和他有度过一生的可能。

他想了想,左右他不会失去什么,沉着之后,他点了点头,答应了及川彻。及川彻立刻拉起他的胳膊回到客厅,着手为他操办补习的事情。影山飞雄苦着脸问及川彻,一定要吗?及川彻罕见地开怀大笑,当然要啊,否则你怎么有进步,怎么完成目标?

他对他如此诚心的期盼一直延续到期末考试这一天,临上考场之前,及川彻特意做了一顿早餐,他特别提到是“为了你”,还把两颗煎蛋塑造成心型,吃过之后,他出乎意料地把车径直开进了学校。没有中途下车了,也没有遮掩了,及川彻的国产汽车向影山飞雄的同学们宣告了一切:他和影山飞雄很早之前就开始这样要好了。他们的好是暗度陈仓的、掩人耳目的,几个学生看见影山飞雄从副驾驶车门后现身,形同加冕似的风光。及川彻把透明笔袋塞进影山飞雄的手里,说你要把笔袋再还给我,那是我借给你的东西。影山飞雄神气地回过头,对及川彻说了一个“嗯”,但在这一秒他便决定绝不归还这只笔袋。定情信物一般的物品没有再次回到对方手中的道理,他紧紧捏了捏笔袋,笔袋里似乎还残留着及川彻家的淡淡的香薰气味。

及川彻目送他走进教学楼,随后回到车上去,过了一阵,津代老师的车轻巧地停在了他的旁边。津代从车上走下,来到驾驶座前敲了敲及川彻的玻璃,及川彻摇下一条缝隙,说上车再谈,津代便绕进了副驾驶,语气有些焦急地问:“你真这么决定?”

“我真这么决定。”及川彻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玻璃纸包的水果糖要递给津代。津代摇头,说不需要,随后翻出剩了半包的香烟,及川彻立刻按住了津代的手,“我的车里不要抽烟。”

津代的视线在及川彻手背上若隐若现的青筋上停留了几秒,然后回答:“抱歉。”把烟塞回去,他再次问:“你真的想好了?那我们……”

“真的想好了,我们的关系算作Plan B。不好吗,原本也是津代老师你提出来的计划吧?即使他真的考上大学,我也未必会和自己的学生走下去,我们就暂时——”

“抱歉,可我不想就这样暂停。”

“津代老师。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但我不会做办公室恋爱。如果你希望追求我,更希望方式是正常且直接的。我的考虑很多,一来不希望你成为一个道具,二来不想要辜负小孩子的心意,虽然天真幼稚,可是胜在单纯。等他考上大学之后一定会发现在我之外还有更加广阔的世界,对我的感情只是一种在狭小环境里被促生的荷尔蒙。一种激素,一种状态,但那不是长久的,更不会维持一辈子。”他一边说一边向津代的眼睛望去,回忆起起先津代表现出的大度,就知道那不是真的。那必定不是真的。机会近在眼前,他没有任何放弃的理由。

或许津代相信感情是培养出来的,但及川彻不认这一套道理。他并非拒绝办公室恋爱,而是对津代太没感觉。他不相信培养,培养员工、培养生命、培养研究——培养只能对标如此等级分明的东西,所谓培养出的爱情,有朝一日一定会如河堤蚁穴般轰然倾塌。他只相信一见钟情。什么人爱到最后都是千疮百孔:一个人把自己从前半生的模具里倒出来,剃掉坏的留下好的,另一个人就从自己身上割肉填补,唯有一见钟情才能使人在恋爱这样的雕琢中忍受。就好比麻醉或酒精,一想起某人的那点儿好,再疼痛也只是咬咬牙的功夫。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没有明天

他在影山飞雄的面前放下一盘咖喱饭,其上盖着一只橙黄的温泉蛋。他盯着影山飞雄将蛋液整个儿地戳破,同米饭搅拌过后毫无防备地放入口中,紧接着露出痛苦的表情来。及川彻坐在餐桌对面,撑着脑袋面无表情地看。看见影山飞雄将喉头一动,就知道大功告成了。 随后他离开了餐桌,向母亲报告了影山飞雄的用餐状况。他在沙发的一角坐下,电视上正在播放晚间新闻,报道一位著名的女子排球运动员于昨日顺利产下一名女婴。镜头对准了婴儿,

翠鸟燃烧时

实际的人生跟现实的确不同。那时刚刚读上大学,其实差点儿不能,我们一家都已经为我找好了不同的工作:去小公司里当个打字键盘的职员、去亲戚家的工厂里做小领导,或者干脆留在家里,什么也不做,依靠父母继续养育我。只要不踏出家门,就永远都是孩子。 可喜的是我考上了,大学放榜的那一天,我们全家跑到布告栏前对照名牌号,一起找到我被安置在布告栏最后一名的考试号码。考上的虽然不是什么有名的大学,但好歹算有学可上,大家

心的肖像

及川彻今年十八岁,念五年高中,有两年时间在医院度过。十八岁已经过了念高中的年纪,她应该直接进入大学或短期大学学习,或者进入社会工作,总之不是做高中生。不知道父母用了什么手段,让学校将她当做留级生保留下来,在高二年级一班上课。 她听讲,但不专心,觉得自己年龄大了,不该窝在高中里。虽然只做了一年高中生,青春在这里结束,抱有一些遗憾。但她认为,高中生已经是小孩子的游戏,十八岁一过,就有神仙专门把她变成成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