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在赤色的宇宙中 01

01 不仅仅是蔷薇的


所以你跟那女孩儿接吻了?

是女人,阿姆罗。

夏亚同阿姆罗倒在床上拥抱,这时已经过去二十六分又三秒。一个小时竟然变得这样久远,夏亚盼望着一块儿钟表的出现,当那秒针走过下一时第一秒时他就要把他放开,他会把他推下床去——夏亚将这样表达自己的决心和坚定。

阿姆罗得到他的心声了,他操着十六岁男孩儿特有的嗓音问夏亚:你想把我推下去吧?他边说边把夏亚的后背抱的更紧,幽怨地指责夏亚,这儿只有一张床。

夏亚笑了笑,十六岁的小男孩儿懂得什么。你还是睡觉好了。阿姆罗说:那么我要放手了。夏亚回想到因为第一次不顺利的拥抱而遭了惩罚,浑身抖了抖,这回换做他把阿姆罗抱得很紧。他没说任何话,只用这一个抱的动作告诉阿姆罗,他是没办法反抗他的。因他二十岁,他只有十六岁。

夏亚正处在一个漂泊的二十岁。二十岁,夏亚明确地感知到一旦从十九岁变成二十岁便是第二段人生,他的第二段人生本应该围绕着高达、宇宙和国际战争展开,某一天睁开眼只看见一张乳白色的天花板,他一翻身,看见十五岁的联邦军人阿姆罗躺在他的身边。

他先是被吓了一跳,但他的吓一跳表现得相当平静:他坐在那儿迷茫地环顾整个房间,军人的素质使他很快从无措与慌乱中回过神。他下了床检查浴室,只有这样简单的基础生活用品。从浴室走出来,左手边有一张白色布艺沙发,沙发前放着一台老型号电视机。他尝试把它打开,电视机屏幕上只有一整片的乱码,他只能把它关闭,向后坐上沙发。沙发叫他发出一声赞美的感叹:真软。其实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朴素的家具。

他想他并非是因为作为军人才挺直脊梁的,那是战舰宿舍铁板床的功劳,同他夏亚本人的努力几乎无关。如果没有阿姆罗他一定会优先回到那张床上,柔软极了,但阿姆罗在那儿,他不愿意同敌军的少尉躺在一起。若他是女人就好了,他还能够显得从容一些、冷静一些。

事实就是,他无法将阿姆罗·雷变成一名窈窕多姿的女人,而他夏亚·阿兹纳布尔也只能是个男人。他转头看向阿姆罗所在的床的位置,阿姆罗的宇宙服已被替换成贴身的居家衬衫,他这时才知道看一看自己的穿着,和阿姆罗的一样。

夏亚返回阿姆罗身边的契机来自于阿姆罗的苏醒。阿姆罗一醒来,房顶上空便降下了冷冰冰的机械的命令,它要求夏亚和阿姆罗进行一小时的拥抱。

阿姆罗还陷在睡意中,夏亚已经感到天大的愚弄。在灯光下,两个人被迫僵持了很长时间,彼此好像连呼吸都没有。阿姆罗真正的清醒便是由于这第一次的失败,这第一次的失败叫他体验了人生第一的胃绞痛,阵痛袭来,阿姆罗立刻缩成一团活像只炸开了的毛栗子。那痛苦并非是轰炸式的,他感到一只大手正在搅弄他的脏器,觉得胃囊快被顶到脊背上;他窝在那儿什么话也说不出,夏亚不以为然,观察了一下阿姆罗,继续听他的低低的哀叫。直到阿姆罗小声地说:抱我,抱我,夏亚才明白疼痛并非是阿姆罗的伪装。

他跳上床去把他抱住了,手掌摸到后背,摸出一把热烈的汗水。他同时感受到阿姆罗的颤抖,他心中竟然产生一丝愧疚。他想还真是奇怪啊,被他杀死的人有许多,他对他们抱以敬意或轻蔑,但从未对谁愧疚过。他不敢看阿姆罗,这个不敢之中包含一些不忍和不愿,尽管他知道这个拥抱并非出于两个人的自愿,但他抱住他了便不敢再多看他。

夏亚开始回忆阿姆罗的那两个“抱我”。他把脑袋仰起来去看天花板,两个“抱我”好像两颗小小的子弹在他的手心回荡。他想了一会儿,总认为“抱我”不该是阿姆罗说出口的,“抱我”不该由他们之间任何一人说出口,你知道的他是男人他也是男人,“抱我”意味着阿姆罗把承受的权利交给他了,他一般是这么认为的,只有那些和他接吻的女人才会说出这两个字:抱我,夏亚。

夏亚竟无法对阿姆罗的“抱我”有过任何不快。阿姆罗的颤抖逐渐平息了,夏亚跟他说的第一句就是:你也得抱我,或许我们应该照着它说的做。

阿姆罗没有拒绝夏亚的提议,疼痛证实了一切的真实性。他把手伸了过去,发现二十岁的夏亚的上半身比他宽厚许多。他的手虚虚贴在了夏亚的后背,胃部反复的隐痛提醒他的不达标,他干巴巴又有些尴尬地说:我得用力一点儿。他用他的干巴和别扭加上几个字的回答做辩解,为了证明他也和夏亚一样,他不是主动要拥抱他的,他已经把那两个“抱我”抛到脑后了——他不要记得那样不必要的不愉快的事。阿姆罗扎扎实实地抱住了夏亚。

拥抱用不上语言,所以两个人选择了暂时性的沉默。阿姆罗不得不承认夏亚的确暖和许多,他的热快把他烘睡着了,他想他不能抱着一个男人睡觉,决不能!于是他开始尝试通过与夏亚交流来抑制来势汹汹的睡意。

这儿什么都没有,阿姆罗说,只有一张床。

是的,我早知道只有一张床。夏亚开始摆出一副成年人的架子来,似乎要训导阿姆罗:在你醒来之前我就检查过了,只有一间浴室、一条硕大的毛巾、一套换洗衣物,牙刷倒贴心地出现了两支。我早检查过了阿姆罗,趁你这个孩子睡醒之前,我得尽一尽作为成年人的义务。

你看到了这儿什么也没有了,没有门也没有电子屏幕,我们逃不出去。夏亚以一种轻松又戏谑的态度反问阿姆罗,他故作无知地问他:怎么办?阿姆罗摇摇头,板栗色卷发在夏亚眼下失落地摇晃。

他比他高一些,又比他年长一些。因此阿姆罗这样搂着他,他看见的只有阿姆罗头顶的小小旋涡。他看见那个旋涡隐蔽地藏在阿姆罗的卷发中,心里笃定他是第一个发现阿姆罗发旋的人。恐怕连阿姆罗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短发总是这样难打理,为什么断掉的头发总是在头顶聚成毛糙的小球了,夏亚为他找到了原因。夏亚心中便涌起一股冲动:他想用手指摸一摸他的发旋。这很危险,一来头顶是男人的三角区;再一个,他正在和阿姆罗一起履行命令,命令使他必须用两只手同阿姆罗拥抱。

我想你的新人类的能力该派上用场了。夏亚拍了拍阿姆罗的后背,阿姆罗抬起头看向夏亚,他用了一种类似瞪的眼神看他,夏亚依旧认为那就是十五岁的男孩儿的逆反心理,他没有理会阿姆罗对他的敌意,接着说,试试看能否感应到这里有没有MS或者……能够对你的心灵沟通产生联系的人之类的。试试吧阿姆罗。

这是什么话?阿姆罗想,他有一些把他当做道具的嫌疑,若是没有,他应该再把态度放低一些。那不是求人的态度,他想告诉他你应该平视我,不能因为年龄上细小的差距就将我看扁下去,而且夏亚上校,你驾驶机甲与我战斗的时候却不把我看作孩子了。你是个狡猾的人——他想着这些在夏亚的后背敲了一拳,闭眼感应了几秒,随后对夏亚说,什么也没有,只有我们。我只听得见你的心跳。

夏亚本想说新人类也并非那么超脱的存在,但他定在那儿了,他没能把这句话说出口,一整段冗长的闪着白光的画面打断了夏亚的发言。

在这场白光之中,他得到了一大段从未发生过的记忆。夏亚看见拉拉·幸成为了已死之人,这场对抗扎比家的战役结束之后,作为吉翁英雄的他几乎是被贬到阿西克斯,而阿姆罗同样作为被监视的英雄回到了地球圈。不久他们重逢,这时他二十七岁,劝说二十二岁的阿姆罗重返天空。两个人之间还连接着一名少年卡缪,而他的结局不出彩。也就是因为这个不出彩的结局,他最终又做回了残酷的吉翁。他要把阿西克斯坠落到地球去,他说那是“拯救地球”,可是,此时的二十岁的夏亚想,这不是已然违背了当今的自己的愿望么?

他看向阿姆罗,阿姆罗浑然不动。他便知道无独有偶,并非只有他获得的了未来的记忆,他便试探问他:卡缪?阿姆罗沉重地回答他:卡缪。我也知道了。

真可惜。夏亚流露出惋惜的神情,阿姆罗这时已经将视线重新挪回夏亚的胸口。沉静了一会儿,阿姆罗忽然问:所以你跟那女孩儿接吻了?

夏亚说:哪个女孩儿?

就是拉拉·幸。你说她有可能成为你的母亲,可你还是跟她接吻了。

是女人,阿姆罗。

是女孩儿。她还没有长大。

哈哈……夏亚搂着阿姆罗咯咯地笑,你应该承认你还是小男孩儿的思想。

你总是这么俯视着谁么?阿姆罗有些愤恨,他反驳夏亚:现在你要跟所有你的女人说你和男人拥抱过了。

是男孩儿。夏亚学着阿姆罗的语气纠正他。他的确正在俯视阿姆罗,可他认为自己有资格也有理由自上而下地俯视他,他比他要悲惨许多,他比他要多经历四年的人生,因此他总是提前成熟的。二十岁时拥有三十岁的底气,三十岁时拥有五十岁的底气,他一下又比阿姆罗大出十岁来,所以他的凌驾是这样不容反驳、掷地有声。

夏亚的结论使阿姆罗差点就要松开双手,他气恼夏亚的态度,阿姆罗反驳开始有些语无伦次。他说我是军人,我是军人,抬头又用那种叛逆的瞪去看夏亚。夏亚说我知道你是军人,没人不承认这一点。除此之外你是个未成年的男孩儿,白色基地上大多都是你这个岁数的女孩儿男孩儿,你们联邦政府就这么的……他不说了,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暂停。阿姆罗却没法儿再反驳他。

夏亚又说,不过你似乎总是爱上金发的女人。他朝自己的头发点了点头,阿姆罗便知道他在说一种很隐晦的捉弄。

阿姆罗什么也不再回答,他认为还是装睡来的更快、更直白。他把眼睛一闭不再去听夏亚任何的对话,夏亚在阿姆罗的黑暗之外又是笑又是搂,他多自在啊,他拿着他的二十岁的身份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压下他了,阿姆罗撑撑手臂发觉连夏亚的搂都比他更加有力,他想,真是年龄的问题么?真是这多出的四岁才叫他无法在这个分不开的拥抱中处于下风么?

所有人都知道阿姆罗·雷是个好战的男人,他隐忍地度过了剩下的十几分钟,在机械命令重新响起、宣布他们可以分开的时候,他立刻向夏亚的腹部打去一拳。

夏亚毫无防备地接下这一拳,这一拳很够劲儿,夏亚闷哼了一声:……你还真是睚眦必报。

阿姆罗跳下床一溜烟儿地钻进浴室,夏亚很快听见水流的声音。阿姆罗落下了浴室的门锁,这个锁门的决定使他们之间产生一股不必要的暧昧。夏亚清楚知道像阿姆罗这个年龄的男孩儿是男人女人都能爱的,他们并不介意拥有一段混乱又短暂的青春期,青春期对于十六岁来说仅仅是一只模糊的玻璃罐子,没有人能从罐子外看透罐子里的岁月,很多时候连他们自己也忘了,人类的品性就是健忘。

他听着水流声忽大忽小,以此来猜测阿姆罗在门内的行动。阿姆罗在里面呆了很久,夏亚粗略估计了时间,大约有半小时左右。一个十六岁男孩儿拿半小时用来洗澡,足可证明一切了,他到底有多么厌恶他的拥抱!阿姆罗根本是在挑衅他,这事儿真有那么不堪么?夏亚耐不住了,从床边大步走到浴室门前,敲了三下浴室玻璃门,这三下被阿姆罗忽略之后他用力地再敲三下,阿姆罗仍然视若罔闻。

最后,他威胁他“我要用踹的”,阿姆罗才关掉了花洒,用浴巾随意地擦了擦,穿上唯一一套换洗衣物,这才打开浴室的玻璃门。

这道门一打开,机械的命令又从头顶传来。

夏亚抬头去寻找声源,依旧没能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恐怕只能是某种更高级的科学技术了,他没那本事去拆穿高级机器。为此他开始有点儿讨厌高科技,这东西绝不该是用来愚弄人类的物品。厌恶中,他和阿姆罗得到了下一个指示。机械命令冰冷地要求他们为对方做一顿晚餐。

夏亚·阿兹纳布尔从未有过下厨的经验。但在坦白之前,他的天生的罗曼蒂克基因先叫他闻见了阿姆罗身上的香波味儿。

他是个会使用香水的男人,对香味有一些研究。当他在不久的将来因拉拉·幸之死而飞升成为新人类时,所有人在他的鼻腔中都获得了独一无二的味道。

现在他从他身上闻见的是树木的气味。他暂时判断不出是哪一种树,但他认为此刻的阿姆罗应该挂在松树枝头。很快他就要落在地面,成为一颗被夏亚捡拾走的松果。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空心人

将这双表演的眼皮睁开,他实实在在地看到了夏亚·阿兹布纳尔的金色头发。 它们从他头顶上的某一个点向外延伸,他觉得它们像是一种金色的喷泉,源源不断地冒出他的身体。 然后他要移动了:他把手指插进了他的金发,他很快感到它们化作流质的东西游荡在他的指缝中。它们流动的状态惊醒了夏亚,他本来闭着眼,现在睁开来,一点儿无措,一点儿小心,还有一些没能来得及掩盖的尴尬。 阿姆罗垂着睫毛看夏亚,在心里默数他们把嘴唇贴在

在赤色的宇宙中 09

09 爱情是一个光明的字 芙劳·波和小林隼人的婚礼做得相当成功。当芙劳·波穿着婚纱从一侧走出时,小林隼人少见地流了泪。这是幸福的眼泪,芙劳·波用戴着婚纱手套的手替他将那眼泪擦去了,他们在话筒前说着悄悄话。细小的低语在话筒边游荡了一会儿,大约是芙劳·波在宽慰小林隼人,因所有人都看见在这个悄悄话之后小林隼人害羞地笑了,之后芙劳·波对着话筒喊道:谢谢大家能够参加我们的婚礼! 阿姆罗和夏亚就站在一整片的人

在赤色的宇宙中 08

08 长日尽处 夏亚后来始终没有为阿姆罗解释那一天他究竟是怎么将他从生死线上拉回来的,那一场惊魂的高烧仿佛烧走了二十三岁的阿姆罗的灵魂,二十九岁的阿姆罗在康复的瞬间来到了三十三岁的夏亚的身边。 他们最特殊的时段来临了:他们一见面就开始吵架。三十三岁的夏亚也感到奇怪,但二十九岁的阿姆罗一点儿也不稀奇。当他被召唤到白色房间里来的时候是带着二十九岁的全部记忆来到这儿的,虽然这记忆同时也分享给了十六岁和二

Comments


bottom of page